大灣區六市密集惠企暖企:減稅、免租、金融扶持成主力
2020年02月12日01:11

原標題:大灣區六市密集惠企暖企:減稅、免租、金融扶持成主力

“受疫情影響,我們的產能僅恢復了50%,訂單壓力非常大。”2月10日,廣州創維平面顯示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黎傑偉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說。他所在的企業在冊員工1150餘人,復工率目前是40%。

不止黎傑偉的公司,由於新冠肺炎疫情,不少粵港澳大灣區的企業正面臨多重經營壓力——延遲復工、人力成本、租金及貸款利息等,現實而急迫。

不少城市敏銳地意識到企業面臨的急迫現實,迅速行動。2月5日,佛山出台“佛山10條”,支援企業復工生產。之後,廣州、深圳、東莞、中山、珠海等粵港澳大灣區內的城市密集出台惠企政策,圍繞扶持中小微企業、穩定外貿出口及降低融資等多個維度展開“暖企”行動。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新經濟研究所執行所長曹鍾雄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各地政策一大特點就是將減稅、免租、金融扶持作為主力措施。目前來看,還沒有從大灣區整體的角度出發的政策措施。

“粵港澳大灣區作為一個整體,無論哪座城市都不能獨善其身。大灣區接下來應該在政策方面加強聯動,尤其需要在聯防聯控、恢復產能方面形成區域合力。”曹鍾雄建議。

六市相繼出台惠企政策

疫情發生後,曹鍾雄拿“非典”與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進行了對比分析。他發現,消費、基建和勞動密集型產業受此次疫情影響最為嚴重。

“廣東是全球製造業重鎮及全國外貿核心區,港澳是全球重要的消費中心城市,包括金融、出口、消費等行業的企業受疫情衝擊明顯。”他表示,不少企業短期內甚至會處於停工或“零用工”狀態。比如,電子信息領域的PCB電路板、手機組裝等用工需求大的企業受影響巨大。

製造業企業日豐集團總裁許騰徽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反映,為穩定住集團的4500名員工,集團每月保障發放的薪酬和福利的成本就接近2000萬元。

房屋租金及銀行本息,也成為壓在中小企業身上的重負“大山”。

東莞市成益紙品有限公司負責人王曉婭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算了一筆賬,每月交付的廠房租金及繳納的銀行利息,占了公司利潤的20%左右,延遲復工讓企業一下子沒了收入,資金鏈斷裂的壓力陡增。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截至目前,粵港澳大灣區內地九市中,有6個城市出台了惠企政策,分別在減稅、免租及金融扶持方面各有側重(具體內容見圖表)。

以廣州為例,2月6日其出台了“暖企15條”,預計為企業減負約50億元,涵括了餐飲、商貿、交通等受疫情衝擊較大的行業、企業和個體戶。尤其對承租了廣州市屬和區屬國有企業物業的中小微企業,減免2月與3月房租或鋪租。

東莞的惠企政策則更加側重金融領域。其公佈的“助企撐企15條”在優化金融服務方面提出,為受疫情影響的優質企業預留200億元信貸額度,綜合貸款利率較去年同期融資成本下浮10%,對受疫情影響較大行業的貸款投放增長10%以上。

積極推動大灣區形成政策合力

“從各地出台的惠企政策來看,應對疫情的重點側重中小微企業,集中在利用財政或金融杠杆解決企業經營成本及融資借貸難題。”曹鍾雄認為,總體而言,各地仍屬於各自為政,尚沒有形成政策合力。

曹鍾雄指出,粵港澳大灣區是一個整體,尤其是產業鏈條早已將灣區內所有地市緊密連接起來,任何一個地市的惠企政策,影響的都不單單是一地,而是供應鏈上的某個環節;對中小微企業的財政補貼只是應急之策,更為長遠而關鍵的考慮是如何有效保障企業有序生產。

“目前各地緊急推出的政策措施還是粗線條,尚未出台針對如何保障企業全面復工的具體思路。”曹鍾雄說。

北京聯訊動力諮詢公司總經理、南山工業書院發起人林雪萍撰文指出,疫情過後中國製造業一定會出現“報復性產能”,中國製造的曲線將會呈現先低後高、扇形擴散的局面,“對一個省市,一個產業集群,這都是需要提前盤算的局面”。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港澳及區域發展研究所所長張玉閣指出,疫情對粵港澳大灣區實體經濟第一波衝擊是餐飲、旅遊、娛樂場所等;第二波衝擊是企業無法開業復工前,面臨無營收但要支付工資、租金、利息及訂單壓力;第三波衝擊將集中在復工企業,大灣區除了防範企業停業破產外,更要防範產業鏈斷裂。

“大灣區企業很多是中小民營企業,部分企業已經實現跨地域乃至跨國經營,對產業鏈高度依賴。”曹忠雄說。他建議,應該由廣東省層面或中央層面統籌發佈政策,針對產業鏈製定相關政策。

“一方面要保物流,物流是供應鏈條的管道,也是製造業的基礎。要優化當前的防控措施,優先保障生產的產品出得去、企業需要的原材料進得來,才能盡快恢復產能。”他說。

而另一方面,他認為應該保出口。粵港澳大灣區是外向型經濟,香港作為重要的出口集散地,必須由國家相關部門出面協調解決“封關”事宜。“大灣區除了積極推動對外貿企業的財政扶持和出口退稅外,還要積極協調解決內地與香港的貨物通關順暢問題。”

倒逼企業專注創新與轉型升級

受訪人士還指出,粵港澳大灣區目標之一是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但受此次疫情影響最嚴重的企業之一,莫過於創新型中小企業。

“中小企業本身對經濟的風險抵抗能力弱,特別是創新創業型企業,很多企業處於非盈利狀態,非常時期增加了企業的生存壓力。”曹忠雄分析。

廣東星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偉明稱,儘管粵港澳大灣區內諸多中小企業體量規模都不大,但卻是名副其實的“隱形冠軍”,在全球製造業產業鏈條中佔據著不可或缺的地位。政策首先要保障創新型中小企業的“生存”,建議粵港澳大灣區在接下來的政策中發揮好財政的激勵作用。

曹忠雄說,疫情會對中國的產業帶來深刻影響。“非典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電商產業,相信這次疫情在某種程度上也會帶來一次‘洗牌’。一些產業公司或許會被市場淘汰,也一定會有一批產業公司獲得更大市場機會。”

在他看來,粵港澳大灣區連接國內與國際市場,在創新能力及生產製造工藝方面也獨具優勢,或許可以借由疫情衝擊倒逼企業更加專注創新和轉型升級。

比如,在醫藥和生命健康產業,包括一方製藥、華大基因等粵港澳大灣區醫藥企業在此次“戰疫”中發揮了很大作用,其原本具備較高的研發能力,如能利用好此次機會一定有更大的發展。

實際上,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也注意到,智能製造也在此次復工複產中起到了不小作用。儘管廣州創維在此次疫情中正遭受復工之痛,但其在高峰期時員工一度高達2000餘人,近年來其自動化率提升,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用工荒”。

“智能製造是國家倡導的方向,我相信,在一線城市、二線城市,為緩解人工短缺,應對疫情期間的生產,企業未來一定加大這方面投入,一批無人工廠、無人車間會湧現。”曹忠雄說。

21世紀經濟報導及其客戶端所刊載內容的知識產權均屬廣東二十一世紀環球經濟報社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詳情或獲取授權信息請點擊此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