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搏殺五人組的X因素?他是湖人的新寶藏麼
2020年02月13日17:46

卡魯索
卡魯索

  想要證明一名球員價值的方法有很多。

  有的人喜歡用數據論的方法去詮釋,羅列的數字越多,勾勒出球員的輪廓就越清晰,也更容易貼合他真實存在於場上所創造出來的價值。在很多時候,我也喜歡這麼幹。

  但對有的人來講,這一套也未必時刻都能行得通。

  最簡單的例子,近些年的伊古達拿就是一個幾乎不吃數據的球員。

  他在熱火打了3場球,在場均21分鐘的上場時間里,只能貢獻4.3分5.3板,賽後的數據統計非常平庸。

  但這依舊不妨礙他贏得球迷與球隊的信任,因為即便球隊最近3場球只拿到了1勝2負的戰績,但伊古達拿還是以+23的正負值排在了全隊第二的位置,也就是說,當他在場的那些時間段里,球隊基本上是在贏波的,而且還贏得不少,每百回合+15.1的淨勝分是同期全隊第一的。

  這就是一名優秀球員所該具備的能力。

  得分的高與低,並不是評價一名球員好與壞的唯一標準。更多的時候,球隊所看重的是你在場上所做的,是否能夠幫助到球隊。這可以是一次提前預判到位的防守,也可以是一次精準的站位攔擊,又或者,當你的隊友出現在恰合時宜的位置時,你能準確無誤地將球送到對方的手中。

  籃球是一項比誰更能得分的運動,這的確沒錯。但得分並非籃球世界中的全部,也同樣是句真理。

  如果你只是一名角色球員,如果你註定無法獲得更多的戲份,那麼對你來講,球隊所可能提出的要求和寄予的期望,也多半隻是希望你能儘可能多的在場上做對的事罷了。

  歸根結底,在拚一個勝負的籃球世界里,比的其實就是誰能做出更多正確的選擇。

  麥基丟掉了下半場先發的位置,長時間地被沃格爾摁在板凳上的原因,就是他沒法在有限的上場時間里,做正確的事,他讓約基治非常容易地吃到了籃下,並且不止一次地在高位貿然起跳,導致下線輪轉的崩潰。

  古斯馬跟朗度,大抵也是如此。

  朗度沒法為球隊扯開足夠的空當,也鮮有衝擊籃下的意願,在撕扯防線能力近乎為零的情況下,他的存在幾無價值。至於古斯馬,進攻中的猶豫,出手投籃的綿軟,加上防守端糟糕的表現,也讓他的存在感幾乎只體現在了負面影響上。

  而這也就是卡魯索之所以會在這個夜晚備受稱讚的原因。

  10分6板4助的數據統計,或許沒有那麼耀眼,但他所在場上做出的每一個選擇與判斷,卻為這支球隊注入了無限的活力——湖人能在第二節中段扭轉比賽的頹勢,卡魯索功不可沒。

  你可以看看在湖人暫停結束,對人員進行調整,接著打出一波13比2的攻擊波期間,卡魯索都幹了些什麼。

  首先,他取代了朗度在場上持球組織者的位置,跟一字眉打了一個高位擋拆下順的配合,他的出球足夠及時,在對手形成夾擊合圍之前,將球擊地傳給了跟進的一字眉,完成上籃。

  接著,卡魯索又在弧頂跟一字眉進行擋拆配合,這次對手將防守重心擺在了一字眉的身上,下沉繞過掩護,而卡魯索抓住了這個間隙,弧頂三分跳投得手。

  多齊爾想要空切接應,但被弱側協防刀球的卡魯索候了個正著。

  梅利想要借助約基治的肉身來擺脫卡魯索的束縛,但還是被他提前下沉的路徑移動給預判到位,最終完成了一次偷球快下一條龍的戲碼。

  單論天賦,卡魯索遠不及打麥基、古斯馬,但就是他在場上所做的每一個細微且又正確的事,最終堆砌出了一個冠絕全場的+23。

  卡魯索不是湖人擊敗金塊的全部原因,也不是沃格爾在這個夜晚所做過的唯一正確的選擇。

  事實上,湖人在比賽的關鍵時刻做了許多不錯的嘗試,比如他們做了更多大膽的換防,在金塊試圖將湖人的後衛調到約基治的身前時,占士成為了那個扛起單防重任的球員,而這也讓人看到了他們在季後賽中所可能展現出來的樣子。

  但這些都無法抹去卡魯索在這個夜晚,甚至於這個賽季所給人留下的深刻印象。

  作為這個聯盟里,最不像NBA球員的NBA球員,卡魯索頂著程序員的皮膚,打出了鬥牛犬一般的韌性。這感覺有點像比華利、迪拉維杜華維多瓦,但又偏幾分冷靜。當他在場時,湖人的防守效率能夠達到100.8,是隊內常規輪換中表現最好的球員,每百回合所創造出的10.3分的淨勝分,也是僅次於勒邦占士的存在。

  就像我之前所說的那樣,湖人需要在賸餘的賽季里,儘可能地挖掘隊內的潛力,以便自己能在季後賽中創造更多的可能性。顯然,無懼對抗的卡魯索就有著這樣的潛質,他或許能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點,成為湖人搏殺五人組中的那個X因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