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占士差點去金塊? 為何有人不想抽狀元
2020年02月14日11:28

03選秀盛況空前
03選秀盛況空前

  2003年選秀,占士被家鄉球隊騎士選為狀元,一切好似上天的安排。實際上,2003年選秀抽籤過程極為驚險,金塊一度也無比接近占士。此外,當年在活塞和灰熊間還發生了一場扣人心弦的榜眼簽爭奪戰,17年前的那次選秀遠非我們所看到的那樣風平浪靜。

  2003年占士從高中畢業,身為“天選之子”,被譽為集佐敦和魔術手優點於一身的他決定跳過NCAA,直接參加NBA選秀。無需多說,占士的這一決定在當時的NBA可謂投下了重磅炸彈。如果說1984年世人尚不能預見佐敦駕臨多麼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話,那麼19年後人們已明白他們在等待的是怎樣一名球員。

  當時NBA盛況空前,以至於占士前經紀人阿倫-古德溫談到2019年錫安-威廉姆森參選帶來的轟動時還不屑一顧:“如今的社媒和那時簡直沒可比性。我總在想,如果當時社媒也這麼發達的話,勒邦會是什麼樣,畢竟他是一位能改變NBA規則的人。錫安的天賦難以置信,但勒邦參選前,人們只知道他是能像魔術手那樣傳球的得分型前鋒,實際上他無所不能。”

  時任網隊副總裁的斯圖-積遜看過占士高四的比賽後斷言:“別的球員和勒邦不在同一個級別上。”活塞總裁祖-杜馬斯為占士的能力而震驚,開始醞釀是否能將他招入隊中。連彼時仍在上高一的居里在和占士交手後也稱:“當你走進場館,你只要記住他是最強、最具運動能力的球員就行了。他以自己的方式在炫耀天賦,我從未見過。”

  這樣一位天縱巫師會花落誰家?身為阿複製人,占士自然想為家鄉球隊騎士效力,但騎士和金塊因前一季同以17勝65負在聯盟墊底,因此抽中狀元簽的概率同為22.5%。

  此時,一位名叫基斯-丹尼斯的騎士跟隊記者還來攪局,報導稱占士對離開家鄉加盟其他球隊持開放態度,就像“孩子們自主選擇大學一樣”。此文一出引起軒然大波,以至於古德溫還特地向占士的母親格洛麗亞做出承諾。“我始終相信騎士能抽到狀元簽,這是我的直覺,”古德溫說。

  16年後,古德溫舊事重提:“勒邦當時只想去騎士,我也這麼想,能憑一己之力幫助家鄉,這是再完美不過的劇本了。勒邦當時毫不緊張,貌似他對任何事都不緊張。他只想打球,即便被選到火星也是如此。格洛麗亞是我交往過的最偉大的母親之一,她當時對我說,‘上帝自有安排,我兒子去哪兒都能發光。’”

  2003年5月22日的新澤西,樂透抽籤大會正式進行,各路豪強對狀元簽虎視眈眈,其中還包括東岸豪強、將在一年後奪冠的活塞。1997年8月,活塞將全明星球員奧蒂斯-索普送至灰熊,換來2003年一號位保護的首輪簽。當時灰熊僅成軍2年,急需老將來鎮場,而活塞則預計索普一人無法提振灰熊,雙方一拍即合。

  結果,事情的發展還超出活塞的預料。索普來到溫哥華後渾身不自在,僅為灰熊出戰了47場就被甩賣到帝王,2001年退役,灰熊卻還要將2003年首輪簽送至活塞。恰2002-03賽季,灰熊以28勝54負列西岸倒數第三,聯盟倒數第6。他們保住簽位唯一的辦法就是抽中狀元簽。

  “心懷鬼胎”的各路豪強粉墨登場。正式抽籤前,NBA官方進行了一次模擬綵排,結果金塊抽中狀元簽。得知這一結果,金塊老闆斯坦-克倫克立馬黑了臉,時任金塊總經理範德維奇也坦言,在綵排中勝出是不祥的,“就像是死亡之吻,畢竟你不大可能連贏2次。”

  時任NBA副總裁拉斯-格拉尼克開始陸續宣佈各隊抽籤結果,有趣的事陸續發生。當得知熱火抽中第5順位時,熱火抽籤代表卡朗畢拿竟長出一口氣。“我心裡在說,‘上帝啊,勒邦不來,我也不會被交易了,’”畢拿說。在速龍獲得第4順位後,騎士、金塊和灰熊進入前三甲。

  除了這三隊代表外,當時杜馬斯和時任活塞教練卡萊爾正在機場觀看電視直播,因為稍後活塞將趕赴作客對陣網隊。杜馬斯事後打趣稱:“那三隊為能否獲得狀元簽而緊張,我們則為灰熊能否將第2或第3順位讓給我們而焦慮。我們是當年唯一不想抽中狀元簽的球隊,很瘋狂吧?”

  金塊果然沒有“連贏2次”,他們抽中了第3順位,如釋重負的金塊抽籤代表幸災樂禍地想看活塞能否漁翁得利。結果,灰熊接下來就從格拉尼克口中聽到了本隊的名字,時任灰熊總裁謝利-韋斯面如死灰,杜馬斯和卡萊爾則在機場瘋狂慶祝。當然,最興奮的莫過於騎士,他們終於要“迎娶”占士了。抽籤結束後,時任騎士老闆岡德還傲嬌地稱:“我們還沒想好要選誰呢。”

  多年後,“logoman”韋斯還對此心有餘悸:“我不喜歡樂透抽籤,我覺得這很可怕,但我還是得說,這個規則很合理。”古德溫則在談到占士如果加盟灰熊會怎樣時則表示:“那我們就會帶領莫菲斯走向大市場,而且他們目前至少已有2座總冠軍獎盃了。”

  此時,阿複製的一家酒店套房內也成了歡樂的海洋,占士和家人、朋友、隊友以及媒體記者通過電視觀看了直播。據騎士跟隊記者透露:“得知騎士獲得狀元簽後,勒邦被他的朋友們堵在牆角,那是一種解脫。2003年選秀抽籤就好像選秀一樣緊張,畢竟勒邦能確認自己去哪兒了。我記得他當天說過,‘我要照亮整個克利夫蘭。’而在確認勒邦留在家鄉後,大家也都爆發了。”

  不過,2003年選秀也留下了一樁公案:杜馬斯沒有笑納灰熊送上的大禮,在第2順位選中米利西奇。如今人們仍在設想,假如安東尼、韋迪和保殊其中一人加入當時的活塞,東岸其他球隊在10年乃至更長時間內是否還有出頭之日?

  16年後,杜馬斯終於承認當時的選擇是錯誤的。金塊也繼續給杜馬斯捅刀子,“我們根本不會選米利西奇的,”範德維奇說,“即便我們當時獲得榜眼簽,也仍會選Melo。”安東尼也曾坦言:“我當時的確挺失望,因為我挺想去底特律的,那裡有比盧普斯和其他出色球員,還有明確的奪冠目標。”

  選秀就是博弈。當每個人的命運被決定的那一刻,也只能感慨上帝之手無情的撥弄。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