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巔峰佐敦退役因賭球?聯手史端瞞天過海
2020年02月16日06:30

  熟悉佐敦的球迷都知道,所謂“退役”對佐敦而言是做不得數的。他生涯曾2次退役2次復出,直到第3次退役才徹底告別。這其中,1993年退役向來被認為是和佐敦父親遇害有關,佐敦為圓亡父心願才該打棒球。但實際上,除此之外,佐敦1993年退役另有原因,而且可能是更重要的原因。

  眾所周知,佐敦好賭,好勝心突破天際的他在賭桌上也是從不認輸,沉迷於那種患得患失的感覺,而賭博正是迫使佐敦首次退役的罪魁禍首。

  1993年5月,公牛在東岸決賽對陣紐約人,前2場竟以0-2落後,而佐敦合計59投僅22中。此時,《紐約時報》爆料稱,佐敦曾在G2前來到大西洋城通宵賭博,立刻引起軒然大波。起初,佐敦矢口否認,但隨後頂不住壓力,承認自己當天的確是去玩了幾把,但堅稱在晚上11點前就離開了,且僅輸掉了2000美元。

  佐敦的謊言沒被遮蓋多久。G3佐敦18投僅3中,22分中有16分來自罰球,公牛是靠著皮蓬髮揮出色(12中10得到29分)才扳回一城。

  為此,佐敦被迫召開發佈會,面對記者的長槍短跑,他皺著眉頭說到:“沒有人是完美的,我舉行這次發佈會就是想表個態。沒有從不犯錯的人,但要吸取教訓,然後繼續前行。”

  後來發生的事情大家耳熟能詳。佐敦先是在G4中一掃頹勢,30投18中砍下54分,又在G5中拿下三雙(29分10個籃板14次助攻),率隊以3-2反超。G6,佐敦手感有所回落,24投僅8中,但他仍拿下25分9次助攻3次偷球2次封籃,率隊4-2逆轉晉級。在總決賽中,佐敦又以天神下凡般的場均41分表現氣走了巴克利領軍的太陽,三連冠達成。

  不料此事還沒完。就在公牛達成三連冠後,又有媒體爆料稱佐敦重返賭場,並又輸掉了數百萬美元,還涉嫌賭球。對此,佐敦不屑一顧地稱:“我可不是彼特-路斯(MLB辛辛那提紅人隊的傳奇教練,因參與賭球被終生禁賽),我從來沒參與過賭球。”但NBA對佐敦“賭球案”的調查卻已經展開。

  此事越鬧越大。芝加哥當地的一本雜誌刊登了一句話新聞:“別告訴任何人,我們之所以對佐敦禁賽,因為他賭得太大了!”這句話頓時傳遍了整個職業體育界。甚至有傳言稱,佐敦被叫去了紐約的NBA總部,聯盟已查清了佐敦“賭球案”的真相,只是秘而不宣而已。

  在賽場上所向披靡的佐敦首次有了心力交瘁的感覺。他回憶稱那段時間常做噩夢,夢見喝得爛醉如泥的自己去搶銀行,為此他整夜失眠。結果,就在“賭球案”事發4個月後,佐敦突然宣佈退役。更有意思的是,在發佈會上被問到是否會復出時,佐敦列出了若干條件,其中之一竟是“如果大衛-史端允許”,但當時記者壓根沒提總裁大名。

  耐人尋味的是,就在佐敦退役後沒幾天,聯盟終於宣佈了調查結果,聲稱佐敦是清白的,並終止調查。

  “陰謀論”就此甚囂塵上。有傳言稱,是史端和佐敦之間達成了秘密協定,佐敦聽從了史端的建議,以退役來轉移公眾注意力,待風波過去,人們開始思念佐敦時再宣佈復出。

  這招“以退為進”是高明的(如果事實如此的話),既可讓佐敦躲過媒體的攻擊,也可避免讓媒體繼續深挖“賭球案”,危及NBA的整體形象。美媒後來回顧稱:“佐敦退役的確瞬間扭轉了媒體的報導口徑,他們不再緊抓著佐敦的場外新聞不放了,反而都去對佐敦的退役長吁短歎,感覺倒像是他們逼走佐敦似的。”

  於是,在人們的耐心達到臨界點時,佐敦以一句“I am back”震撼世界。人們這才發現,他們無法接受沒有佐敦的NBA,而歸來的佐敦仍是那個久違了的“飛人陛下”。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