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對決,快艇綠衫,曼巴風骨,最後門徒
2020年02月16日06:30

  頂頂鮮雞湯館的李爾館主重回波士頓。

  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場館熟悉的球迷熟悉的氛圍,便連身旁的盧指導,也仍是那張熟悉的不老的童顏。與十年前一樣,李爾館主的手牌仍是把王炸。想來也是如此,就賬面而言,又有哪支球隊能與面癱寶山,路易斯哈雷相提並論?

  另一廂的塞爾特人呢?

  與十年前三巨頭的落日餘暉不同,十年後的塞爾特人猶如旭日初升。23歲的布朗21歲的塔圖姆25歲的斯瑪特27歲的泰斯,以至於獲加與希禾特這倆90後,都能商量商量,組一個玄冥二老了。

  當然還有年輕的史提芬斯,與58歲的道格-李維士相比,布拉德-史提芬斯只有43歲。哪怕對比盧指導,也只大了7個月罷了。

  對著史提芬斯,李爾館主抱拳作揖,“閣下面如冠玉,無愧新生英豪。”

  史提芬斯隨即還禮,“館主印堂發黑,真乃冠軍教頭。”

  聽聞史提芬斯話裡有話,李爾館主不由冷笑,“我有四大名捕,鐵手佐治,無情面癱,追命路易斯,再加冷血。如若一起發難,豈容爾等抵抗?”

  史提芬斯好奇,“鐵手無情追命均有姓名,冷血又是何人?”

  李爾館主皺一皺眉,“年紀輕輕,問題不少,我便問一句,爾等降是不降?”

  史提芬斯正色道,“綠軍傲骨在,馬革裹尸還,哪有不戰而降的波士頓人?李爾館主,你也曾在此執教,不必再說,亮招吧。”

  李爾館主一時語塞,揮一揮手,號令進擊。

  雙探花之一的布朗掛起免戰牌,單純比拚陣容,塞爾特人勢必吃虧。萬幸義氣千秋的佐治身體力行,表示這就不是個事情,他主動請纓化身祖寶山,讓原本不平衡的局面變成勢均力敵的較量。

  本是雙核之一化身寶山幫主,佐治在或不在就沒什麼區別了。首節5中1怒砍2分次節?抱歉,次節沒打多久便拉傷肌腱退場。這一幕不僅讓李爾館長看的無語,同樣令屏幕前的Logo唏噓連連,“老夫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大意了。”

  隨即打開記事本寫下一行:今後絕不能與普雷斯蒂做生意,切記。

  易地再戰趨勢依舊難分伯仲,哪怕綠衫軍使出九牛二虎洪荒之力好不容易撈到8分領先,被攆回去也是分分鐘的事情。這並不意外,當兩邊呈現出的等量的戰力時,就得由各自的當家站出來了 。

  NBA向來就是巨星的戰場,這是規矩;

  巨星也向來能於關鍵時刻定生死,這也是規矩。

  斯瑪特率先站了出來。

  頂著全美鋼鐵集團波士頓分廠廠長的頭銜,斯瑪特開始自己的表演。沃納梅克的偷球猶如迅雷,斯瑪特的快下洛維宛若疾風,接球,後仰,出手,愣沒半點兒猶豫。論出手之瀟灑果決,論身型之美如畫,極具曼巴風範。

  而更具曼巴風範的莫過於第三節,接球,背身,撤步後仰出手,哨響命中。

  李爾館長面沉如水,他深知絕不能讓波士頓就此起勢。一旦起勢便意味著滿盤皆輸,為此暫停時他語重心長,這般交代。

  “對面有人站出來了,我們的大哥在哪兒?”

  面癱不語,默默向前跨了一步。

  李爾館長朝面癱一臉尬笑,緊跟著左手握住沙梅特,右手握住路易斯,眼神熱切。

  “靠你倆了。”

  必須得承認,自妖刀退役後,路易斯便是聯盟里最妖的那把刀。他總能在匪夷所思的角度,以匪夷所思的方式,命中一些匪夷所思的進球。於斯瑪特起勢到第一個加時,路易斯連投帶突斬下11分,這還不包括那記模棱兩可的底角三分被吹。

  路易斯瞪圓雙眼,扯開嗓門拍胸賭咒告訴裁判這絕對是3+1絕對是3+1,裁判卻笑著告訴他,“不是俺為難你追命,海公確實提前犯規了。”

  加時時間所剩無幾,原則上來講,落後3分的快艇理應壓一壓節奏,找尋最佳出手三分的機會。然而誰都意想不到的場景,發生了。

  蘭德里-沙梅特,被李爾館長寄予殷殷期望的二人組之一。當馬庫斯-莫里斯開出邊線球後,沙梅特橫運一步迎著防守直接干拔,理論上這絕不合理還給對手留了太充裕的時間,可偏偏球沿著彈道空心入筐。回想末節,第一個吹響反擊號角的是他,如今加時救球隊於水火的,還是他!

  李爾館主激動的都快滑跪了,他喃喃自語道,興奮到整個人都快抽搐。“冷血,冷血,看到了嗎?這就是冷血,這他媽就是冷血!四大名捕齊了,終於齊了!”

  伴隨著塔圖姆三分不中,第二個加時悄然開啟。

  比賽前四節,以及第一個加時賽,身為曼巴最後門徒的塔圖姆,腦海里始終迴蕩著老大的教誨。

  “孩子,千萬記住,籃球是一項五個人的運動,簡單的解釋,就是四位隊友為你搶籃板,傳球,你一個人踢爆對面屁股的運動。”

  塔圖姆深以為然,手感炙熱的斯瑪特在那兒蹦蹦跳跳伸手要球,塔圖姆瞅都不瞅。瞅都不瞅自然有其理由,因為塔圖姆比斯瑪特更炙熱,更強橫。常規時間若非莫里斯橫插一杠,他已經殺死比賽;第一個加時賽他的連得4分,又差一丁點兒殺死比賽。哪怕橫亙在面前的是堅如鐵壁的尼納特,塔圖姆也照樣眯縫起雙眼單對單強勢碾壓。那一球命中後,塔圖姆的數據是這樣的:

  37分,8籃板,0助攻。

  毋庸置疑,無論斯瑪特、路易斯還是沙梅特先前有多閃光,只有真正的男一號如他,才能站得高高在上。待到第二個加時,塔圖姆腦海里又迴蕩起老大的另一條教誨。

  “孩子,千萬記住,只有能掌握真正的核心技術,無論前方有幾個人防守,你都可以熟視無睹。”

  塔圖姆照做不誤,先把沙梅特晃倒暈頭轉向,又迎著哈雷爾的補防霸王硬上……刹那間,北岸花園的歡呼如此嘹喨,小獅子握拳怒吼,鋒芒萬丈。

  臨末了,塔圖姆終於完成助攻數零的突破;臨末了,已經拿下39分的塔圖姆,用一記傳球殺死比賽。有道是極致曼巴+信任隊友,便定能俯瞰天下。

  塔圖姆,開悟了。

  聽聽他賽後說了什麼吧,“我們是一支球隊,無論做什麼都別給自己找藉口,這便是我一直以來都強調的。與尼納特對位?毫無疑問,這就是你夢寐以求的時刻。”

  有太多太多的人被高比所感染,觀其言論,仿其技藝,敬其精神。塔圖姆不是第一個,當然也不是最後一個。儘管當初投身曼巴門下不過寥寥數月,但塔圖姆已然身體力行向引路人致敬。並於情人節那天沿著曼巴的指引,打出一場十分曼巴的比賽。為此你大可以篤定認為,當天堂里的曼巴看到大殺四方的最後門徒時,大抵也會露出會心微笑吧。

  

高比雖已離去,但高比似乎又從未離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