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阿隆-哥頓想要的,只是一個公平
2020年02月17日14:35

  

入樽大賽,果然是高潮里的高潮。

霍師傅率先登場,反向轉體平平無奇。雖然對居里主席而言屬於高難度里的高難度,但放眼聯盟大概25%-30%的球員都有能力順利完成。因而理所當然不被裁判待見,41分。

鍾斯第二個登場,套路是飛躍技巧賽新科冠軍阿德巴約。飛躍前還花里胡哨玩了一套,從生日蛋糕到Happy Birthday,算是給自己加了個Buff。整活整的還行,飛躍過程卻有下壓動作,儼然出瑕疵了。

輪到康諾頓登場,沙灘褲白T恤彩條帽,完美致敬伍迪-夏理遜。其實仔細看看,27歲的康諾頓與當年拍攝《黑白遊龍》時,31歲的伍迪-夏理遜還真有幾分神似。只是在裁判們看來,今兒芝加哥舉辦的是灌籃盛會而不是Cosplay,於是康諾頓第一扣,也就被打了45分。

最被看好的哥頓亮相,反身胯下回頭望月。這一球勝在勢大力沉,完美詮釋暴力美學,現場歡呼一片,裁判樂不可支,齊齊打出5個10分。

  

第一輪,哥頓便建立優勢,只要第二扣別拉胯,決賽手到擒來。感受到壓力的眾人頓時神情凝重起來,固然娛樂第一,但大夥參賽都想贏。霍師傅見勢不妙趕緊亮出情懷,重新穿戴上帥氣的超人披風,這一幕不禁讓人回想起12年前。只是與12年前22歲的魔獸相比,34歲的熟男掙脫地心引力確實太過勉為其難。正如Iron Man會死,Superman也是會老的。

康諾頓第二扣同樣亮大招,飛躍坤坤將球塞入塞入籃筐。乍一看塞得有點勉強,可慢動作分明顯示其中大有門道,丫雙手持球先砸板再大力入樽,無形中大大調高難度。分解動作一出,觀眾與裁判這才咂出味兒來,滿分。

小鍾斯需要高分才能晉級,於是也拿出絕活,空中轉體秀胯下,過程一氣嗬成,滯空時間肉眼可見,同樣滿分。壓軸登場的哥頓,來了出底線助跑飛躍歌手180°轉體反扣,毫無拖泥帶水,又是滿分。

結果出爐,霍師傅與康諾頓離開舞台,真正的決鬥開始了。

  

決鬥第一扣,鍾斯一炮雙響飛躍二人,空中掄臂胯下,滿分。而哥頓給出的回應則是……找來一堆啦啦隊女生助興。有道是你有生日歌,我有勁舞團。當然出於憐香惜玉,哥頓依舊與歌手合作,這回正面接球擰身反向,彰顯一個字:猛。

滿分。

決鬥看到這兒,興許會有看客嘀咕,這倆扣來扣去套路都差不離嘛。其實入樽大賽演化至今,該有的姿勢都有了,該拉滿的距離也都拉滿了。因而目前能剩下的,無非就是在展現彈跳與舒展的同時拾人牙慧。例如鍾斯決賽里的第二扣,接反彈球一躍而起胯下換手大風車。

精彩嗎?精彩;

飄逸嗎?飄逸;

見過嗎?見過。

輪到哥頓了。

他揮舞著雙手,示意現場high起來,當場館氣氛漸趨高潮時,阿隆-哥頓在富斯的協助下蹦了起來。張牙舞爪的奧蘭多霸王龍,右手單手接富斯籃板邊緣反彈擦板,空中完成360°轉體入樽。

你無法去形容,也無法去描述,因大腦缺氧而滿臉赤紅的你,只能在一陣“哎喲”的咆哮聲後,哆哆嗦嗦通過微博或朋友圈敲出“臥槽”。事實上在那一刻上至文豪莫言,下至文盲狂言,除“臥槽”外不會有任何其他感言。無他,只因太暴力,太完美,太炸裂了。

  

如果規則允許,幾乎所有人都想把冠軍授予哥頓,類似於00年卡達曠世三扣,16年拉維利哥頓世紀決鬥,哥頓的這記大鵬展翅,同樣有資格載入史冊,於人們的記憶里銘刻多年。而與鍾斯胯下複胯下,滿分連滿分相比。哥頓的幻夢一擊被打滿分,是因為滿分只有50分。

民意洶洶,可規則總得尊重,加賽。

第一輪加賽,又是勢均力敵。第二輪加賽,鍾斯選擇了罰球線起跳,這壓箱底的招數已被用光的狀況下,鍾斯開卷抄襲選擇致敬先賢。客觀的講,罰球線起跳的評分標準依據三點:是不是夠遠,是不是夠高,是不是夠飄。鍾斯做到了第二點與第三點,做岔了第一點,連續滿分就此中斷,48分。

這意味著只要哥頓再拿滿分或49分,他就是冠軍了。

  

哥頓微笑登場,這回的工具人換成了塔克-法爾,塞爾特人新秀中鋒,現役聯盟第一海拔。他的官方身高為7英呎5英吋,2米26。這回可把所有人都給嚇壞了,他要飛躍法爾?他真的要飛躍法爾?

身為當事人,法爾的心情同樣忐忑。“老實說,我害怕極了。”有這心態一點兒都不意外,哪怕低頭弓背,至少也有足足2米。放眼這顆星球,又有誰能毫無障礙的一躍而起,拔過2米呢?

但哥頓無懼。

他就是想挑戰,就是想儘可能觸碰極限。伴隨著腳底洪荒之力,哥頓越過了法爾。有點勉強,略帶支撐,但終歸是完成了。

無論置於何種立場,理應為哥頓的勇氣與耿直動容。敢於挑戰不可能的高度,恰恰體現入樽大賽一貫以來所倡導的精神。毫無疑問,場內場外又炸了,那一刻幾乎所有人都認定,哥頓冠了。

但有人並不這麼認為。

裁判打分出爐,兩個10分,三個9分,總分47分,鍾斯冠了。為哥頓打9分的三位裁判,分別是“黑豹”博斯曼、柏賓與韋迪。

分數一出,全場嘩然。

  

不想掰扯諸如“同一門派理應同氣連枝”或“鞋商打壓另一鞋商”之類的陰謀論。只說三點細節:

第一點,身為五裁判之一的CO女生ON表示“有人沒做正確的事”,而同為五裁判之一的坎迪斯-帕加則透露“此前評委席已經商量好再給一個平局,有人變卦了。”

第二點,當現場評分出爐後,柏賓與CO女生ON齊刷刷的看著坐在最右方的韋迪,眼神曖昧;

第三點,韋迪在自己的Ins上,只恭喜了技巧賽冠軍阿德巴約。而眾所周知的是,本屆全明星單項賽冠軍,有兩位是韋迪的同門後輩。

再度失冠的哥頓強行假笑,黯然接受結局。接踵而至的新聞發佈會上,滿臉慍色的無冕之王對著媒體大吐苦水。這一幕,像極了《讓子彈飛》里為證清白不惜揮刀切腹的六子,他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個標點彷彿都在控訴,“為什麼冠軍不是我?為什麼冠軍不是我?”

  

人們歎息著離去,或許幾天之後,負面情緒便將煙消雲散,塵歸塵,土歸土,太陽照常升起。

只是阿隆-哥頓這老實人,再也要不回本該屬於他的公平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