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建設週年:基建互聯穩步推進 “軟聯通”仍需進一步加強
2020年02月19日01:41

原標題:大灣區建設週年:基建互聯穩步推進 “軟聯通”仍需進一步加強

導讀:建議出台政策吸引國際大公司到灣區設立研發中心,吸引國內外高校更多地到灣區設立分校或合作辦學。另外,國家採購政策也可以用來刺激一些新技術新產品的開發和壯大。通過形成一個高度自由的市場化的環境,使得創新要素在此自由高效流通,令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才、技術、企業和資金都可參與其中。

編者按:2月18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正式發佈一週年。這份大灣區建設的綱領性文件,繪就了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的發展藍圖。我們推出此專題,回顧《綱要》正式發佈一年來,粵港澳大灣區在建設方面的成就,並採訪專家群策群力,建言未來需要努力的方向。(李豔霞)

2月18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簡稱《綱要》)正式發佈一週年。《綱要》的正式發佈,對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定位、發展目標、空間佈局等方面作了全面規劃,繪就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的發展藍圖。

一年來,灣區內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加快推進,包括通關便利化等在內的“軟聯通”也實現了一些突破。

在受訪專家看來,在硬聯通的基礎上,大灣區內部如何進一步實現軟聯通,更好地便利灣區居民的交流往來,將會是灣區發展的下一步重點。

世界銀行高級經濟學家曾智華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大灣區建設下一步需要更多地聚焦規則銜接,深化體製機製創新,優化珠三角九市在市場準入、產權保護、政務服務等方面的製度安排,向國際一流自由港體系對標,這些可以在深圳先行試點。

全球化智庫(CCG)理事長王耀輝則建議,大灣區應進一步促進人員流動,並通過建設“人才飛地”等開放的措施,吸引更多人才在大灣區創新創業。

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有序推進

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的一個重要前提,便是基礎設施建設,特別是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

在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郭萬達看來,自《綱要》發佈以來,推進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已在多方面取得了亮眼的進展,比如,在促進基礎設施聯通、推進國際科創中心的建設、落實港澳居民同等待遇、對標港澳專業標準以及各個城市的城市定位等。

“從體製規劃到實際的行動,再到政策的落地,我覺得各個方面都有一些進展”,郭萬達說。

在諸多進展當中,以基礎設施方面的進展最為亮眼。廣東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葛長偉在1月15日廣東省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上表示,在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基礎設施項目的建設方面,2019年主要推進了大灣區內地九個市之間的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

下一步,尤其是從2020年開始,將圍繞加速實現粵港澳大灣區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包括大灣區內部的互聯互通,大灣區和外部連接的互聯互通。

葛長偉透露,粵港澳大灣區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的專項規劃2019年11月6日已經經過中央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第三次會議通過,目前還有大灣區城際鐵路的規劃已經報國家發改委,2020年上半年應該可以通過、組織實施。

除了基礎設施的“硬聯通”,大灣區的建設在軟聯通方面也做得比較突出。曾智華舉例稱,在出台各項具體的政策舉措和三地規則銜接方面,廣東省出台了貫徹落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實施意見和三年行動計劃。以“灣區通”工程為抓手,推動境外高端緊缺人才個人所得稅優惠政策全面落實,首期200億元的粵澳合作發展基金運作順利,建築、旅遊、醫療等職業資格認可取得新進展。出台支援深圳建設先行示範區若干重大措施,以同等力度支援廣州實現老城市新活力,建立特事特辦工作機製,賦予兩市更大改革發展自主權。

在創新創業方面,曾智華也認為頗具亮點,例如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獲批實施先行先試政策,支援港澳高校和科研機構參與廣東省的科技計劃項目,首次實現省財政科研資金跨境港澳使用。同時,把港澳創業者納入內地創業補貼扶持範圍,與港澳共建13家青年創新創業基地,啟動建設香港科技大學(廣州)校區。

“我們2019年時在香港發佈了一份對粵港澳大灣區人才狀況的研究,結果顯示,在人員往來、就業、生活等多個方面,大灣區在過去一年中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灣區的理念形成、網絡形成方面都取得了務實進展”,王耀輝說。

王耀輝表示,《綱要》出台後,大灣區由從前的一個概念、理念,逐漸被大家意識到、去瞭解,大灣區正在發生一些潛移默化的變化。

規則銜接仍需強化,深圳可做好“排頭兵”

在灣區元年,大灣區內已有諸多措施出台,實現了規則的初步銜接。在2019年年底,新橫琴口岸旅檢大樓落成,“兩地兩檢”變“一地兩檢”,“合作查驗、一次放行”,通關模式的背後體現了內地與澳門的法律協同。

但受訪專家均指出,跟紐約、舊金山、東京等國際一流灣區相比,粵港澳大灣區在要素流動、發展質量、產業體系等領域還存在差距,尤其是灣區內港澳兩大特別行政區與內地的製度和治理體系不同,這給三地規則和製度的銜接方面帶來了比較大的挑戰。

曾智華提出,聚焦規則銜接,深化體製機製創新是大灣區建設的下一個重點。

“我們在去年研究如何進一步促進灣區規則的銜接,其中有一個建議叫‘標準先行,單向開放’”,郭萬達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解釋稱,這就是內地在規則上對齊港澳,向港澳開放。

在“標準先行,單項開放”的模式下,大灣區可以率先形成一套國際化的標準,大灣區實現人員內部流通的便捷化。郭萬達指出,在這個過程中,灣區技術人員開放,多類生產要素也隨之流動,技術手段也能夠逐漸倒逼規則的改革。

王耀輝則建議,可以推動市場化的機製,形成“人才保稅區”,比如說在深圳和香港人員交往密切的地區,對接香港稅收等諸多規則,吸引全國乃至全球人才的投資、創新,隨後逐步推廣,讓包括港澳人才、居民在內的灣區人在大灣區內有獲得感。

曾智華則援引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佈的《2019全球創新指數報告》數據稱,粵港澳大灣區在以現代信息、通信和人工智能技術為基礎的數字經濟方面呈現明顯的優勢,中國深圳-香港蟬聯全球第二大創新集群,超過了美國矽谷的聖何塞-舊金山創新集群,排名在日本東京-橫濱之後。

以民營企業為主力的“塔型雙創體系”驅動了高發展水平的創新活動。曾智華稱,可以說,粵港澳大灣區在創新市場體系建設上,正在逐步構建多層次創新市場,形成多市場驅動模式;在創新市場空間範圍上,中心-外圍融合互動趨於強化;在創新市場的產業領域上,數字經濟持續推動創新變革;在創新市場交易模式上,網上創新交易市場日漸興起。

但大灣區的創新仍然需要營造一個高度自由的市場化環境。曾智華表示,這就需要很多體製和機製上的創新,加強知識產權的保護和法製化的環境。同時要吸引更多的高端人才到灣區就業和生活。不光是技術型人才,同時也需要大量的管理人才和金融人才,從而打造一個完整的創新生態鏈。

此外,曾智華還建議出台政策,吸引國際大公司到灣區設立研發中心,以及國內外高校更多地到灣區設立分校或合作辦學。這方面一些高端的科教和研發平台可以發揮很大的作用。另外,國家採購政策也可以用來刺激一些新技術新產品的開發和壯大。

“通過形成一個高度自由的市場化的環境,使得創新要素在此自由高效流通,令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才、技術、企業和資金都可參與其中,”曾智華說。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中央、國務院在2019年印發《關於支援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在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為“綱”,以深圳先行示範區建設為總牽引、總要求的“雙區驅動”下,深圳將為粵港澳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提供有力支撐。

專家們也對大灣區建設中的深圳角色給出了自己的建議。郭萬達表示,可以進一步便捷通關措施,對口岸經濟帶進行改造優化,此外還可以在像前海這樣的地區打造一個“離岸特區”,形成一個“研發的保稅港”,讓人員、資金和信息等能夠在該區域進行自由流通。

曾智華則建議,要賦予深圳更加充分的省級經濟社會管理權限,率先實施綜合授權改革試點。以深圳為主陣地建設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加快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光明科學城、西麗湖國際科教城等平台建設,力爭在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等方面實現新突破。

21世紀經濟報導及其客戶端所刊載內容的知識產權均屬廣東二十一世紀環球經濟報社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詳情或獲取授權信息請點擊此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