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2019款iPad
2020年02月27日16:20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我第一台iPad是12年的時候——

第一代iPad mini,沒視網膜屏,沒最新處理器。那回另一半送的,用了一個月工資,我第一反應並非為什麼不買iPad 3,那回iPad 3官方讀法The New iPad,iPad第一次上視網膜屏,我都在想她是不是做了性格開朗、思想開放的事情。

那回剛畢業大家錢不多,但很快我就發現女性對待愛情往往都比男性用力,不顧一切。

兜兜轉轉的這些年,那台iPad mini和她仍在,別於往常的是她變了,而它也如此。我忘了什麼時候開始它不再開機,一直保持黑屏狀態,沒價值,沒意思……很長一段時間它給我的印像有倆: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反正那段時間買過iPad的人第二年都毫不猶豫選擇買iPhone,因為這玩意,說狠點,連玩意都算不上。七年過去了,現在我又有一台iPad,2019年全新iPad,平日真的很少關注iPad,乍眼一看iPad 已經有點“亂”,現在的iPad已被細分出不少子孫後代,感覺有點不適應……類似這圖為什麼就突然要橫著看……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我本以為手中這台好歹是台高爾夫,而且是第八代高爾夫,沒想到它只是台Polo。如今的iPad如果不帶後綴純“iPad”,其性能真的連iPad mini都打不過,包括屏幕顯示效果都不如它們,具體參數如下: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我在使用過程中,屏幕沒原彩顯示我忍、沒P3色域我也算,但連個反射塗層都沒有,這下好了,每次看動作片只要場景一黑光一反,我都有可能看成是一場3P。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說笑歸說笑,隨便玩幾下確實已能感受到Apple公司沒放棄iPad,因為iPad不那麼iPad,如果要追尋這改變的節點,我想起2015年,那年我還在聽5566的《我難過》、那年《喜羊羊與灰太狼》的第七部大電影上映、那年Apple發佈了iPad Pro。

別少看iPad Pro,Apple公司對這代產品真有著要改變的決心,我留意到凡是有重大意義的產品Apple都喜歡用宏觀視覺:第一代iPhone有地球壁紙,第一代Apple Watch宣傳片有星球痕跡,到了iPad Pro也同樣如此。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iPad Pro的出現,Apple開始用三種東西去改變平板電腦的命運: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到了2019年,四年過去,物是人非,可幸的是我這台入門的iPad都支援以上三寶,更可幸的是Apple筆、Apple鍵盤我都有。

“那好用嗎?”

到手後,立馬升級最新系統(iPad OS),隨便打開一個網頁,它不再是我七年前用iPad mini那種放大版尺寸的網頁,它也非曾經所謂的iPad專用般網頁,它就是電腦網頁,不浪費空間,滿滿的,我算頭一次用最快的速讀懂平板電腦其“電腦”的含義。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第二大感受就是近些年發展的分屏,但關於兩個App對半分或同一個App比如網頁、備忘錄雙開再對半分開,我沒太多感觸,因為不常用: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但朋友們以下這個就有意思了: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看不懂吧,可以簡單理解為:你打王者榮耀時,掛了,能左滑微信聊天。我不打遊戲,通常邊看電影邊左滑看看今天公眾號掉了多少粉。

這功能讓我特別有感觸,我曾經用電腦上QQ就特別喜歡指針移到右上角,然後QQ自動彈出,我覺得特別優雅同時又帶點憨憨的智能,如今在iPad上我有類似的心理感受。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如果要是你有一台Apple電腦,你還能開啟“隨航”模式,這名字起得有點模糊……我開始以為是什麼,其實就是把電腦上的屏幕推送到iPad當副屏操作,可以配合Apple筆,勉強當個手繪板,而且延遲也能接受。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新的系統中還加入了文件夾管理、PS、XBO等手柄支援,這兩點我也是沒什麼感覺,第一:沒這需求。第二:2019款iPad接口不是Type-C而是lightning,需要買轉接口,感覺費錢且麻煩。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聽你說了這麼多,好像沒說使用感受只在介紹,那iPad現在到底能不能代替電腦?”

“我先回答後半句。”

其實iPad能不能代替電腦這問題本身就有問題。反正我不會效仿其他人去做“只使用iPad工作一週”等嚐試,我也不知道這嚐試要做給什麼人看,我更不相信如今這社會買得起iPad的人家裡會沒電腦,而且那些挑戰不用看都知道結果,不然iPad早就普及。

至於體驗方面這枚三年前的處理器竟然一點都不卡,各種多開依然流暢。一方面證明Apple確實擁有強大的優化,另一方面也證明iPad上確實沒什麼重磅軟件……

雖然2019款iPad屏幕並非上乘,整體還行,不少軟件已能完美適配iPad,大部分軟件不再是放大版的iPhone,除了淘寶……這點我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iPad本身沒什麼問題,但它的配件真不曉得,除了iPad Pro,其他iPad只支援第一代Apple筆,這筆我感覺它是一副無處安放的靈魂,它不充電時我也得找地方好好安放它,但它充電時,它的筆蓋又讓我不省心……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那現在的iPad和當年的iPad有本質區別?”

我覺得有,起碼如今的iPad它不像當年那樣只是純玩性質,寫這篇文章時,部分圖片我是用IPad協助完成,雖然完全不用iPad也行,但效率不一定高,類似無線耳機和有線耳機都能聽歌,可使用的體驗卻能做到唯一不同,便是處處不同。

使用過程中我也感受到iPad的定位是在手機和電腦之間,這些年下來,曾經的“之間”其實偏手機端,而2019年的今天隨系統、硬件的升級它真正能處在兩者之間。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這“之間”並非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有些情況它是種融合,舉個例子,以往寫稿我只用電腦,寫到沒靈感就拿手機刷刷朋友圈,因為電腦版的微信沒有朋友圈,所以要掏手機,因此我寫一份稿需要兩台設備、兩種操作,從鍵盤到手勢觸控。

之所以要刷朋友圈,因為我的朋友圈和各位不太一樣,我的朋友圈大部分都是美貌與智慧並重的人——時常會有人對生活作感歎輸出駭人聽聞的心靈雞湯,配圖都是驚豔四方的多角度妖媚自拍,每次看完朋友圈我都精神抖擻。

這些天我在iPad上寫稿,iPad的微信是有朋友圈,寫幾下看幾下,這下好了,寫的東西越來越偏……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對於“之間”,很長一段時間我還認為它不會跳到電腦、取代電腦,我覺得下一步它應該會是這樣: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與其他產品形成三角關係,更尖銳的角色,只有足夠的尖銳才會讓人第一時間想到它,而不像我想看一個網頁,我肯定不會第一時間想到iPad,我有手機、有電腦,哪個設備方便就拿哪個用。所以當它足夠的尖銳,它才不會被擱置,就像設計行業還有海底撈。

不過如今的iPad整體上都要比往年強太多,這強不是它曾經薄了、性能更強,而是我如今使用iPad 橫屏使用的時間早比豎屏更多,有時候我豎著它來看網頁會有種“這傢伙居然能豎屏用”的感慨。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聊聊2019款iPad_新浪眾測

這是非常成功的一步,因為回看我們主打生產力的電腦它一直都是橫著屏幕,我很期待有那麼一天iPad背面的標誌是橫著打印而非豎著,也許那天我們不會再對iPad進行過多的嘲笑,過多的奚落,附加過多的段子,我也很感謝這時代有很好的設備能讓我重新接觸設計,就像當色彩走進了iPad里,我曾經的登月夢,都能在圖中圓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