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叫下個高比,靠顏值就能活的他患過抑鬱症
2020年02月29日07:03

  香港時間2月28日,太陽前鋒烏佈雷遭遇右膝半月板撕裂,可能賽季報銷。這對於本季打出生涯最佳表現的烏佈雷,以及如今仍在為渺茫的季後賽希望拚搏的太陽而言,都不啻為一個巨大的打擊。

  其實,和生活中的變故和不幸相對抗,早已成為烏佈雷的家常便飯。

  烏佈雷出生於新奧爾良,但他對家鄉的印象卻很模糊,那裡的街道、學校和老家,在他的腦海中都只留下模糊的輪廓,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那場颶風。

當年颶風過後的新奧爾良
當年颶風過後的新奧爾良

  2005年8月,卡泰利娜颶風席捲新奧爾良。球迷會記得,超音速在2008年入主俄城並更名為雷霆,正是新奧爾良塘鵝為躲避颶風,曾在2005到2007年短暫遷到俄城,並在此度過2個成功的賽季打下了基礎;球迷也不會忘記,當時還是新秀的保羅曾積極協助救災。爵士樂之都一度牽動NBA各界人士的心。

  也正是在這段時間,年僅9歲的烏佈雷隨父親背井離鄉,最後定居休斯頓。多年後,儘管烏佈雷已記不起當時被洪水衝垮的小學和老師的長相,但這場颶風對他性格的形成卻影響巨大。

  一方面如烏佈雷自己所說:“我開始習慣逆境,習慣了跌倒後爬起來,習慣了爬起來後更強大。”另一方面也讓烏佈雷內心缺失了安全感,成為他日後罹患抑鬱症的誘因。

  在高中時,烏佈雷曾獲贈綽號“All Boy”,這是因為他非常活躍,貌似無所不能。老師們印象中,那時的烏佈雷“又高又瘦”,曾以後空翻和單臂大力入樽而在校園走紅,還曾為了討女生歡心而在空翻時故意後背著地假裝受傷,而多次被校長請到辦公室“談心”。

  此外,由於他所在高中籃球場設備陳舊,烏佈雷直到高三前一直主攻橄欖球。多年後看到花費2400萬美元巨資翻修的籃球場時,烏佈雷曾羨慕地說:“我多麼希望當我還在這裏時就能擁有這樣的球場了,那樣的話,我可能早就開始打籃球了。”

  在內華達亨德森的Findlay高中,烏佈雷聲名鵲起,甚至被譽為下一個高比。但他的好日子很快就結束了,選擇NCAA名校堪薩斯成為其一大失誤。

  堪薩斯並未為他安排專門的培養計劃,導致他的球技非但沒能迅速提高,反而更顯生澀。而堪薩斯對此的解決辦法竟是將他雪藏了事。在堪薩斯這一年,烏佈雷出戰36場,場均出戰21分鐘,僅有9.3分5個籃板進賬。

  在2015年樂透區之後的首位(15順位),烏佈雷被鷹隊選中,隨後在三方交易中被送至巫師。NBA生涯前2年貌似是烏佈雷NCAA生涯的延續,他未能染指和新秀有關的任何榮譽,前2季出戰142場,場均僅得5.2分。當時的他留給人們的印象,是眼裡除了藍框就一片空白,在攻防兩端都欠缺成熟。

  或許正是在這段時間,烏佈雷罹患上了看似和自己完全不搭的抑鬱症。起初,烏佈雷刻意隱瞞,但在迪羅薩和路夫相繼自曝心理問題後,烏佈雷也勇敢地走到了公眾面前。

  烏佈雷剖析內心,其中既有對童年那場颶風的可怕印象,也有從NCAA到NBA並不成功經歷的深刻檢討。他稱自己之所以患病,正是內心始終追求卓越和現實中欠缺解決問題能力之間的不平衡所致。Lady Gaga在歌中唱到:“No he can`t read my poker face。”而這也成了烏佈雷那段時期的寫照。

  烏佈雷有自己排遣鬱悶的辦法。每次主場比賽時,他都會向球員通道出口右側瞥去,父親就在那裡看著他。多年來,老烏佈雷會在家裡教訓被禁賽的兒子,“你該在球場上比賽,而非坐在這裏看比賽!”會在賽後去更衣室和兒子討論他糟糕的出手選擇,邊說邊幫兒子脫下濕漉漉的球衣。

  烏佈雷的表現穩步提升,尤其是在2018年12月被送至太陽後,他獲得了長足的進步,在本季已能交出場均18.7分6.4個籃板,投籃命中率45.2%,三分命中率35.2%的生涯最佳表現。

  在憑藉出色身體素質做好防守、快攻、空切和爆扣之餘,他的投籃選擇也在逐步改善中。若論及當今NBA出色的3D,烏佈雷不應被忽視。

  曾經,烏佈雷成名於NBA,不是因為球技,而是因為“這小子真帥”。他一度被認為不遜於丹素華盛頓和韋史密夫-,球迷為他組建後援會,他還曾在2019年參加某品牌活動時,被妹子誤認為影星和說唱明星。

  但烏佈雷拒絕“靠臉吃飯”,“我感謝大家欣賞我的長相,但我真的不想淪為‘花瓶’,我更想讓大家看到我的努力。”

  從Poker Face到不願當花瓶的鬥士,這才是真正的烏佈雷。即便本季無法再看到他的表演,我們也有理由相信,連颶風、抑鬱症和被雪藏都擊不垮的他,絕不會就此謝幕。(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