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獎盃拍戒指!最後的最後,高比也沒原諒他們
2020年02月29日07:00

文身
文身

  在高比追思會結束後,瓦妮莎在社媒上曬出了高比姐姐莎莉-華盛頓(Sharia Wahington)的新紋身。在圖中可見,新紋身出現在莎莉的左肩胛骨上,圖案是一條Black Mamba蛇形成一個無窮大的數學符號,還有2和24兩個數字。

  24和2分別是高比和二女兒Gigi的球衣號碼,Black Mamba無疑也是指高比;而Black Mamba將身體蜷成無窮大符號狀,則象徵著高比和Gigi永遠存活在人們心中。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頗費了番工夫的紋身,簡潔明了,寓意深刻,瓦妮莎也感謝了莎莉。而姑嫂間這一次罕見的互動,也將高比和父母、姐姐複雜的情感糾葛再度牽出,暴露於公眾面前。

  其實,高比直到撒手人寰,都沒能和父母、姐姐徹底地、完全地和解。

  高比和父母關係出現裂痕,肇始於他和瓦妮莎的結合。1999年11月,高比在錄製饒舌專輯時意外結識了年僅17歲,兼職為音樂公司跳舞的高二學生瓦妮莎,二人迅速墮入愛河。瓦妮莎也成為高比失敗的音樂生涯中最大的“收穫”。

  但他倆的愛情卻沒得到高比父母的祝福。據悉,儘管瓦妮莎長相無可挑剔,但她是拉美裔,且出生寒微,和高比父母心目中兒媳的標準相差甚遠。但高比卻認定了瓦妮莎,為此不惜違背父母意願。2001年,高比和瓦妮莎舉辦了現場僅有12名來賓的簡單婚禮,高比的父母並未到場。中國人常掛在嘴邊的“娶了媳婦忘了娘”,就活生生地出現在了高比一家。

  但也正和中國無數“先例”一樣,在高比和瓦妮莎的愛情結晶接連誕生後,夫婦二人和高比父母的關係一度有所緩解。2010年,祖-白賴仁特曾去現場觀看湖人比賽。緊接著,當年西岸準決賽G3,高比母親帕梅拉也到場為兒子加油助威,高比還特意親吻了母親。一家人貌似重新其樂融融了。

  但3年後一切又急轉直下。2013年祖和帕梅拉想要置辦一套新房產,但高比拒絕資助。結果,祖和帕梅拉竟決定將高比高中時期的球衣、訓練裝備、信件,以及高比的全明星MVP獎盃和2000年總冠軍戒指等合計900多件物品拿出來拍賣。

  高比暴跳如雷。他先是通過律師通知拍賣行“你們無權拍賣”,隨後炮轟帕梅拉“貪得無厭”,並稱:“你們這樣索取無度,難道就沒有底線嗎?你們給我造成了如此巨大的傷害,愛在哪裡?”盛怒之下,高比還將父母告上法庭,最終此事以祖和帕梅拉公開發佈聲明道歉而終結。

  此後,高比曾有3年沒和父母說過一句話,連他的生涯謝幕戰,父母都沒來參加。多年後,高比在採訪中還吐槽:“我和父母的關係就如同狗屎一樣。我曾對他們說,‘我會給你們買一套漂亮的房子。’他們的反應卻是,‘一套怎麼夠?’但僅因為這,他們就能隨意拍賣我的東西?”

  甚至於,高比還對祖當年在NBA明明可以成為魔術手那樣的外線球星,卻甘心被當作防守專家來使用也頗為不解,“當我聽到父親抱怨當年生涯時,我根本無法理解他。”

  此外,高比和2個姐姐(除了莎莉,還有莎雅-塔布)也不睦。眾所周知,高比生前並未來得及立下遺囑,但在2016年退役時,他曾在網上發佈過一篇有“遺囑”性質的文章。文中高比認為對家人進行物質補貼理所應當,但一味進行金錢上的補助是錯誤的,會阻礙家人的自我成長,他希望家人可以獨立生活。此外,高比還曾表示,他的2個姐姐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成年女性,應該能自食其力。還有傳言稱,當初高比父母私自拍賣高比物品,莎莉和莎雅也曾參與其中。

  在高比的追思會上就出現了頗耐人尋味的一幕。除了瓦妮莎外,包括佐敦、奧尼爾在內的NBA界人士紛紛上台發言,表達對高比的哀思,但祖、帕梅拉、莎莉和莎雅都在台下列坐,卻無一人受邀上台發言。

  此外,有報導稱,按照加州法律,高比高達60億美元的遺產在交完遺產稅後,將全部由瓦妮莎和高比的女兒們繼承,高比父母和姐姐一個子兒都拿不到。對此,莎莉和莎雅貌似並不滿,準備聘請律師和瓦妮莎對簿公堂。而在追思會門票的定價上,瓦妮莎和兩個大姑姐也有過分歧。

  都說“清官難斷家務事”。高比尚未來得及和父母、姐姐重歸於好,尚未來得及對遺產進行明確的劃分,就匆忙告別人世間。接下來,瓦妮莎和高比家人的關係,是如《羅密歐與朱麗葉》結尾那樣(因當事人的故去而使兩個家族和解),還是朝向更為狗血的方向,誰又能看得分明?

  (魑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