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折的」疫境求存「頂爛市」
2020年03月03日03:00
■「七折的」司機坦言近期收入大跌,只好人棄我取,搶接要求七折付費的乘客。

【星島日報報道】(星島日報報道)「的哥」因疫情收入暴跌,「七折的」湧現割價求存!新冠肺炎肆虐,的士司機生意大減,部分「折扣黨」為求吸客,不惜將車資由原來的八五折減至七折,減幅超越○三年「沙士」疫症爆發時期,本報記者通過手機召車程式乘坐,司機承認因謀生困難,只好割價搶客,「香港夜晚好似死城,無人招手坐的士,我都唔想減價『頂爛市』!」

本報上月六日獨家報道《疫襲無客 逾萬的哥停工「食穀種」》後,近日的士業界情況稍見好轉,皆因車主普遍下調約一半車租,車用石油氣價亦下調約二角,但不少打工仔面對減薪、裁員、放無薪假、停課及市民減少外出等因素影響,司機收入仍偏低,部分「折扣黨」為吸引乘客,於是展開割喉式減價。

本報記者根據線人指示,在某電召的士App(手機應用程式)上留言召喚的士,從將軍澳中心前往位於大埔的港鐵太和站,並在「其他要求」的空格註明「正價七折埋單」,不消一分鐘有司機來電,表示五分鐘內到達。

登車後,年約四十歲「的哥」大歎近期生意淡薄,平均每天利潤一百多至二百多元,最差一天僅賺二十元,近日遂投身「折扣黨」,「手機只有一部,而且型號太舊,接收慢半秒,手指按屏幕又唔夠快,『靚旗』經常俾有幾部手機的行家搶走。」他決定人棄我取,接載同行不太願意招呼的乘客(叫車講明只付七五折、七折的「衰客」)。

他指出,香港入夜後猶如死城,如尖沙嘴赫德道酒吧區人流稀少,驅車覓客甚艱難,他只好冒着被同行指罵的風險割價求存,「八五折、七折都係減價,只要有錢賺,點解唔做?」

抵達目的地後,咪表顯示二百四十元,七折為一百六十八元,但「的哥」表示要收取雙程隧道費用,要另加二十元,合共一百八十八元,「如果要免單、雙程隧道,App上要留言說明,有得賺我都會接!」

有同業透露,該路線車程約二十八公里,石油氣價格僅二十多元,加上將軍澳及大老山隧道共十一元費用,司機成本僅三十多元,七折收費仍有百多元利潤,故近日愈來愈多司機搶接「七折單」,估計約有一百名司機,也有愈來愈多乘客得悉此省車費方法,紛紛要求七折乘車,甚至提出刻薄的「一口價」:「上水去中環,『定食』一百蚊包隧道!」

此外,有司機透露部分同業公然提供七五折優惠,並贈送十元現金劵,讓乘客下次乘的士時使用,不少堅守八五折「行規」的司機,紛紛指責割價同行「頂爛市」。

本港法例規定,如的士司機或其代表在無合理解釋下,以任何方式吸引或致力吸引他人乘坐,即屬違法,最高罰款一萬元及監禁六個月。換言之,司機主動提供車費折扣作招徠屬違法。另外,法例雖無禁止乘客議價,但若拒絕按咪表繳付車資,也屬違法,違例者最高罰款三千元及監禁六個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