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成銷量承壓 砸10億美元的HMS能否拯救華為?
2020年03月03日08:35

  新浪科技 張俊

  日前,華為在面向海外發佈的Mate Xs和榮耀V30 、X9上預裝了華為AppGallery(應用市場)和HMS服務(華為移動服務)。這也是華為自2019年8月正式對外提出構建HMS生態以來,邁出的最關鍵一步。

  “HMS未來要成為全球市場上消費者最喜愛的生態之一,將用一年甚至更短的時間走過別人幾年走過的路。”榮耀總裁趙明如此描繪HMS生態的目標。

  實際上,隨著GoogleGMS服務的持續禁用,華為和榮耀在海外市場面臨著嚴峻的考驗。2019年,該公司2.4億台全球智能手機發貨量中有1億台來自海外市場。HMS生態能否成功,也決定著華為在全球智能手機市場中的地位是否穩固。

  GMS服務缺失數月 四成業務面臨風險

  自2019年5月被美國列入實體清單之後,華為旗下手機產品便無法預裝Google的GMS服務。

  一直以來,雖然Google的Android系統是面向手機廠商開源使用的,但其GMS服務卻讓Google從Android系統中獲得源源不斷的商業利潤。

  GMS服務包含著Google的全家桶App,比如Google商店(Google Play)、Google搜索(Google Search)、Google地圖(Google Map)、Google雲盤(Google Drive)、Google郵件(Gmail)、Google視頻(Youtube)等。這些App不僅在全球擁有數十億的用戶,同時很多海外用戶常用的應用,比如Facebook、Twitter都需要通過Google Play進行下載,並依賴GMS服務框架運行。

  GMS服務無法在華為手機上使用的消息確認後,華為手機海外銷量當即受到巨大影響。

  當時有外媒報導稱,受禁令影響,華為手機2019年海外市場出貨量預計下降40%~60%左右,按照2018年的華為手機海外市場的出貨量來看,2019年海外市場出貨量預計下降4000萬至6000萬部。隨後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也確認,華為手機在國際市場的出貨量將下降40%。

  華為也採取了多種措施應對。

  首先是加大對國內市場的投入。餘承東一度定下目標:中國市場每賣出兩台智能手機就有一台是華為,這意味著華為在國內市場的目標是達到50%的市場份額。華為在國內發起了“渡江戰役”,要求華為手機線下核心渠道商,包括手機在內的華為終端產品必須占其總銷量的50%。同時由於國內消費者高漲的愛國熱情,這一措施的效果在2019年第三季度達到高峰:根據IDC報告顯示, 華為2019年第三季度出貨量4150萬台,同比增幅64.6%,市場份額佔比達到42%。不過到了第四季度,由於國內市場容量的大幅下降,華為的市場份額也下降到38.5%。

華為2019年第四季度全球出貨量出現7.1%的同比下滑
華為2019年第四季度全球出貨量出現7.1%的同比下滑

  單純依靠國內市場不是長久之計,畢竟還面臨著小米和OV的激烈競爭。同時,IDC數據顯示,2019年第四季度,華為全球出貨量也出現少有的下滑,幅度為7.1%;而華為2019年的2.4億台全球發貨量中有1億台來自海外市場,佔比超過四成。如果2020年GMS服務持續缺失,華為智能手機全球第二的地位也將面臨著威脅。

  這也促使華為逐步加快HMS生態建設,以應對海外市場的GMS服務缺失。

  投人砸錢“補漏洞” HMS終於預裝到華為手機

  2019年8月,華為在東莞鬆山湖基地舉辦了2019年開發者大會,聚集了全球超過6300名開發者參加。在會上,華為正式發佈了自有的鴻蒙OS操作系統,並且宣佈全面開放HMS核心服務,面向全球構建HMS生態。華為終端雲服務總裁張平安表示,華為將投入10億美元支援開發者加入HMS生態,其中8億美元會針對海外開發者。

  HMS毫無疑問是為對標Google的GMS服務而來,其中HMS Apps包含華為雲空間、華為智能助手、華為應用市場、華為錢包、華為視頻、華為音樂、華為閱讀等華為核心應用,可對Google的GMS服務進行替代。當時華為開放了14個HMS Core能力、51項服務、885個API基本情況。全球註冊開發者增長至91萬,全球接入HMS Core的應用數超4.3萬。

  雖然一位華為內部人士稱,當時的發佈會實際上很倉促,“發佈會的PPT和材料都是連夜準備的。”但這對於當時禁令下達剛剛過去3個月的華為來說,已經付出了巨大的人力和資金投入。

華為內部動員令
華為內部動員令

  據悉,2019年5月的禁令之後,華為緊急成立了HMS生態項目組,發起了HMS會戰。這個項目組從不同部門徵集人員參與到HMS服務的開發,同時華為的2012實驗室等部門也幫助進行相關技術的研發。

  華為向內部發動了徵集令,”516之後我們進入了至暗時刻,這時候需要Sparkle,點燃星火指引我們前行。消費者云服務組建Sparkle英雄戰隊,目標是構築領先的終端雲服務HMS生態。“任正非也對內表態,美國限製華為使用的是Google的GMS生態系統,涉及千萬家合作夥伴,華為也不可能一、兩天就能替代完成。

華為2012實驗室招募HMS地圖專家和搜索引擎專家
華為2012實驗室招募HMS地圖專家和搜索引擎專家

  華為2012實驗室旗下的黎曼實驗室也對外開啟了華為HMS地圖/定位平台的招聘,稱要在在技術層面幫助公司解決在地圖與定位領域的戰略生存與戰略發展問題。目前黎曼實驗室主任由武漢大學遙感信息工程學院副教授孫明偉擔任,武漢大學的遙感學科排名曾多次位列世界第一;中央軟件院則對外招募通用搜索/位置搜索技術專家,崗位職責是主導華為通用搜索系統的架構設計、技術突破及商用落地,打造全球領先的智能搜索引擎。

  “支撐會戰,加班程度比原部門高一個檔次。”一位參與會戰的華為員工在內部論壇吐槽稱。還有員工透露,“老闆(任正非)都去了幾趟了,小徐總(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在那也有辦公室”。可見華為高層對該項目的重視。

  經過數月的緊急研發,2019年1月,華為上線了HMS Core 4.0,該版本除了此前的華為帳號、支付、分析、雲空間、遊戲、廣告、定位服務外,還新增了不少新能力,包括機器學習服務、情景感知服務、統一掃碼服務、近距離通信服務、安全檢測服務、位置服務、快應用服務、數字版權服務、運動健康服務、用戶身份服務。這也意味著HMS服務進一步走向成熟。

  據悉,華為原計劃在今年2月舉辦的MWC2020上隆重發佈HMS Core 4.0,以進一步吸引全球開發者加入HMS生態。隨著MWC2020的取消,華為以線上直播的形式繼續堅持舉辦了發佈會,這對於全球開發者的具體影響如何還未知。

  不過HMS生態相較六個月前還是取得了不小的進步。據華為消費者業務CEO餘承東透露,目前華為全球註冊開發者已經超過130萬,全球接入HMS Core的應用數量超過5.5萬款。華為AppGallery(應用市場)已成為全球前三大的應用市場,2019年應用下載量達2100億次,全球月活躍用戶超4億。

  而在巴塞羅那的發佈會上,預裝華為AppGallery和HMS的華為手機Mate Xs、榮耀V30、X9也正式在海外亮相,華為的HMS生態算是邁出了最關鍵的一步。據悉,未來在海外發佈的華為和榮耀手機將全面預裝自家的HMS服務。

  抗衡GoogleApple HMS能否助華為收複失地?

  餘承東直言,HMS生態要與Google的Android生態和Apple生態三足鼎立。華為也在內部動員令中表示,HMS將在AppGallery、智能助手、地圖、搜索、廣告平台等多個領域挑戰業界領先競品。

  華為已經在逐步完善HMS生態的各個鏈條,比如在地圖上,華為於2019年7月獲得了國內甲級測繪資質,今年1月又在海外與荷蘭導航和數字地圖公司TomTom達成協議,在華為智能手機應用程式中使用其地圖和服務;在搜索上,近日有外媒曝光華為正在內測“Huawei Search(華為搜索)”應用來代替Google搜索;廣告平台也是重要一環,開發者能夠獲取多少直接利益是決定其對華為HMS生態態度如何的最主要因素。HUAWEI Ads給出的條件是:2020年全年1:9分成,開發者可獲得90%收入。2021年全年2:8分成,開發者可獲得80%收入。後續平台基礎分成為3:7。這與Google和Apple的分成相比都十分優厚。

華為廣告平台給開發者的分成方案
華為廣告平台給開發者的分成方案

  不過剛剛起步的HMS生態與經營多年的Google和Apple生態仍舊無法同日而語。

  從全球開發者數量上來看,華為HMS生態為130萬,Apple的開發者數量已超2000萬,在中國也超過180萬,GoogleAndroid的開發者數量更是超過Apple;從應用市場的情況來看,華為AppGallery全球月活躍用戶超4億,而Google Play 2017年月活用戶就超過了10億,Apple的App Store則在2018年全球用戶超過10億。

  還有作為前車之鑒的是,稱霸PC操作系統的微軟曾力推Windows Phone手機系統遭遇慘敗,全球智能手機霸主Samsung意欲打造自有的Tizen系統未見起色,國內互聯網巨頭阿里也曾推出了針對手機的YunOS,後來更名為AliOS重點轉向了IoT。三大巨頭失敗的根源都是生態和服務建設不足。

  “HMS生態需要立足長遠,不斷打磨,逐步培養消費者對於HMS的認知度和好感度。”榮耀總裁趙明坦言,與Google的GMS服務相比,HMS的海外生態從開始建設到比肩的確是需要一個過程,目前華為和榮耀正集中精力把每一個短板用最快的時間和速度補足。

  安信證券在一份針對華為HMS的研報中認為,雖然HMS生態剛剛起步,但華為也不是沒有機會。一是可以基於華為在手機和IoT等領域的優勢,高市場份額的自有硬件終端將為華為推廣HMS服務提供良好的用戶基礎;二是以國內市場為基本盤,積極開拓GMS薄弱的國家市場。國內用戶長期使用國產廠商修改定製的Android系統,並不包含GoogleGMS服務,有利於華為HMS服務的開拓。華為從去年底至今已在中東非洲地區、印度、英國等地舉行多場開發者活動,吸引各地開發者加入HMS生態。華為的計劃是,未來華為開發者大會還將陸續在歐洲、中東、南非、拉美等地舉辦系列活動。

  餘承東曾在2020年的新年信中表態,海外HMS服務要以生存為底線,優先解決海外生態問題。不追求短期商業利益,用幾年時間逐步恢復海外業務總量。

  很顯然,HMS生態的建設不會一蹴而就。海外產品預裝華為AppGallery和HMS服務,只是華為建設HMS生態萬里長征中的第一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