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拿動物當寵物,它卻把你當同類?
2020年03月05日09:49

原標題:你拿動物當寵物,它卻把你當同類?

原創 SME SME科技故事

“有情人終成兄妹”是活躍於很多影視劇甚至文學作品的橋段。無論是最為我們熟知的武俠劇《天龍八部》,還是曹禺著名的劇作《雷雨》,甚至外國電影《星球大戰》中都上演過類似的戲碼。

或許你一直認為這樣的劇情很狗血,但其實這並不是當代社會的一個梗那麼簡單,現實往往更加令人難以置信。

20世紀末有一位叫做芭芭拉·岡尼婭的婦女,當她與她那嬰兒時期被拋棄、後來長大成人的26歲的兒子重聚時,竟被自己頭腦中的淫慾嚇了一跳。

後來她提出了“遺傳性性吸引(Genetic Sexual Attraction)”這個概念,用以描述親友之間如兄弟姐妹,表兄妹或父母和成年後再次相見的子女之間的相互性吸引。

英國報紙曾刊登過一則母親和孩子戀愛的新聞

但大多數人卻不會有類似的經曆,因為我們身上所發生的“烙印現象”克服了遺傳性性吸引。所謂烙印現象,是一種普遍存在於動物與人類的認知行為模式。

為了更好地理解這種現象,我們要從動物行為學的祖師爺康拉德·勞倫茲(Konrad Lorenz)以及他的“大雁鵝認親”實驗說起,他因此共享了1973年的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或許你聽說過小鴨子會將它破蛋而出時看見的第一個生物當作自己的媽媽,《貓和老鼠》中的湯姆貓因此得到了自己的“鴨孩子”。雖然湯姆屢次嚐試吃掉它,它仍然稱湯姆為“全世界最好的媽咪”。

而勞倫茲很早就觀察到了這一現象。他發現禽類幼雛不僅能夠在孵化後迅速地與母親建立親密關係,而且能夠區分自己的母親和其他的成年個體。但是若孵化後母親不在身邊,它們也會對其他物體產生依賴。

禽類奇怪的認親行為激起了勞倫茲的興趣,難道它們是根據睜開眼後看到的移動生物來判斷父母的嗎?於是他拿來一大窩鵝蛋,快要孵化的時候,他將一半的鵝蛋放在鵝媽媽的窩中,把剩下的放在孵化器里孵化,確保自己是剛孵出的小鵝遇到的第一個移動物體。

結果正如勞倫茲所猜測的,自然孵化的小鵝會很正常地跟著它們的媽媽,而孵化箱孵化的小鵝則總是跟著他。當勞倫茲試圖把自己的小鵝與鵝媽媽放在一起時,小鵝並不接受真正的鵝媽媽。

勞倫茲和他的小鵝

接著勞倫茲做了進一步驗證。他把所有的小鵝放在一個翻過來的盒子下面,讓它們混合在一起。當盒子被移走後,這些小鵝並沒有受到影響,它們分別去找各自的“媽媽”——一半去找母鵝,一半去找勞倫茲。

由此可見,幼雛對“媽媽”的認識確實是受著某種影響,它們似乎在最初見到的移動物體上標了印記,此後便會一直跟著這個物體。

其實這就是一種“烙印現象(imprinting)”,我們也可以稱之為“認母印刻(filial imprinting)”,它是指剛獲得生命不久的小動物會追逐它們最初看到的能活動的生物,並對其產生依戀之情。

烙印現像是生物的一種生存本能,無疑是有利於生物生存的。它保證了新生群體的安全,幼崽覺得它會被母親保護,同時它們也會學習母親的學習生存技能和行為特徵。

意大利滑翔機飛行員安吉洛·達里戈曾經在他的滑翔翼下孵化出了雛鳥,這些雛鳥不僅在地面上跟著他,而且當他沿著各種遷徙路線飛行時,它們也在空中跟著,由此學會遷徙。

2002年,安吉洛·達里戈指導西伯利亞鶴從西伯利亞向裡海遷移5300公里

勞倫茲是第一個進行烙印現象相關實驗的人,但是烙印現象的發現卻早很多。業餘生物學家道格拉斯·斯伯丁(Douglas Alexander Spalding)在19世紀末就發現了這一現象,有趣的是,洛倫茨的導師奧斯卡·海因羅斯(Oskar Heinroth)也曾研究過這個課題。

雖然烙印現像在鳥類身上尤為明顯,但是在哺乳動物中也存在這樣的認親行為,而且感官在動物的烙印現象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大多數禽類通過視覺識別移動物體,但是小狗和小貓在出生後一週多的時間里都不睜開眼睛,它們需要更長的時間來完成這種“烙印”行為。同時對於哺乳動物來說,它們能夠利用自己的嗅覺、視覺和聽覺來判斷並識別它們的媽媽。

同時勞倫茲指出烙印現象的發生有一個明確的關鍵期,這段時期動物對外界刺激尤為敏感。1958年漢斯(Hess)的研究進一步證實了“關鍵期”的存在。他指出,雖然烙印過程最早可在孵化後1小時發生,但最強烈的反應發生在孵化後的12 - 17小時,而在32小時後根本不可能發生。

有趣的是,通過烙印現象,生物能夠學會識別自己物種的成員,從而影響他們成年後的擇偶偏好。這種現象被稱為“性印記(sexual imprinting)”,這是年輕動物學習理想伴侶特徵的過程。

我們知道大多數鳥類並不是一夫一妻製,包括一直象徵著愛情的鴛鴦,但是有的鳥類卻很忠誠。其中一些鳥類在處於擇偶的關鍵時期時,它的第一個配偶就會被印上烙印。在那之後,其他鳥都會被認為是不可接受的配偶。即使原配發生意外死亡,這隻鳥也不會尋找或接受新配偶。

聽起來這是一個相當感人的故事,但是有些鳥類卻對飼養員起了“色心”,比較典型的就是人工飼養的獵鷹。不過你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些飼養員竟然同意了這些獵鷹的請求。當然過程絕非你想的那樣。

上世紀末殺蟲劑DDT的廣泛使用導致獵鷹在美國幾乎消失,於是野生動物保護主義者試圖通過圈養繁殖來拯救這一物種。但是他們很快就遇到了問題,當人工孵化的雛鳥達到性成熟時,它們對與同類的交配卻表現出很小的興趣。

我們之前提到過,鳥類可以與人類建立這樣一種特殊的聯繫,這些被捕獲的獵鷹就是如此。它們將無毛的兩腳獸視為自己的母親,並最終將其視為極具吸引力的配偶。

於是乎,在20世紀70年代初,獵鷹人萊斯·博伊德(Les Boyd)發明了一款“愛情頭盔(love helmets)”,作為一種收集精子的裝置,由此實現了獵鷹與飼養員的“跨物種交配”,並在1975年孵出了他的第一隻雛鳥。

正在“交配”的獵鷹和飼養員

操作過程也很簡單,飼養員戴著有特殊口袋的帽子收集雄鳥精液。然後飼養員會尋找一個合適的雌鳥,在“交配”時,飼養員將一隻手放在雌鳥的背上,代表一隻雄鳥的重量,另一隻手用移液管,或不用針頭的皮下注射器,將精液射入雌鳥的泄殖腔。

當然通過這種方式,自然保護者們成功地將這些獵鷹從瀕危邊緣拯救了回來。截止到2016年,迄今為止,僅在美國就成功放生了6000多隻獵鷹。除此之外,從巨大的加利福尼亞禿鷲到小得多的普勞馬多獵鷹都受益於此。

當然“性印記”在哺乳動物身上也有體現。一個典型的例子是倫敦動物園的雌性大熊貓姬姬。當她被帶到莫斯科動物園與雄性大熊貓安安交配時,她拒絕了安安與她交配的企圖,而是向動物園管理員做了一次完整的性展示。

1967年9月,倫敦動物園的姬姬

其實除了跨物種,一些無生命物體也會被動物視為“同類”,進而出現性吸引。勞倫茲曾經用玩具火車載著大箱子,讓箱子沿著孵化器周圍的軌道運行,結果成功地吸引了這些幼雛。而現在的一些流行理論認為,在無生命物體上留下性印記可能有關戀物癖發展。

由此看來,烙印效應似乎在創造著親密關係。如果你還記得開頭我們提到的“有情人終成兄妹”的梗,你一定會困惑,因為那個時候明明說的是“我們身上的烙印現象克服了遺傳性性吸引”。

其實並沒有出錯,因為作用於我們身上的是一種“反向性印記”,也叫做韋斯特馬克效應(Westermarck effect)。這個現象首先是由芬蘭人類學家愛德華·韋斯特馬克(Edvard Westermarck)在他的著作《人類婚姻史》中提出的。

韋斯特馬克效應在許多地區和文化背景中都能觀察到,典型的有以色列吉布茨集體社區文化和中國的童養媳習俗,以及其他有血緣關係的家庭。

在我國的童養媳習俗中,年齡較小的女孩會被帶到未婚夫家裡和他一起撫養長大。韋斯特馬克研究後發現,童養媳長大後通常很抗拒此類婚姻,就算勉強結婚,他們的婚姻也很少會美滿,而且女方的生育率有一定下降。

而在以色列吉布茨集體社區中,孩童們會依照年齡分開,在不同的群體中生活。在有關吉布茨成員的婚姻研究中發現,這些孩子長大後,同一群體成員間結婚的比例僅占3000個案例中的14例。而在這14對夫妻中,沒有一對是在出生後的前六年一起被撫養長大的。

吉布茨集體社區的孩子

這一結果不僅證明了韋斯特馬克效應的有效性,也表明親兄妹6歲前的接觸是可以降低性吸引的。而與此相反的遺傳性性吸引現像似乎為韋斯特馬克效應提供了反向論證。

可以說,韋斯特馬克效應在某種程度上很好地抑製了人類的近親繁殖,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不必要的倫理道德問題。所以我們基本不需要擔心會對自己朝夕相處的兄弟姐妹產生非分之想。

此外,烙印現象的研究可以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動物的行為,也可以讓我們更合理地對待動物。有研究表明,在生命的前六週沒有人類接觸的小狗和小貓永遠不會成為我們很好的寵物。而前六個月獨自飼養的猴子錯過了發展社交技能的關鍵時期。後來,當它們和其他猴子一起被關在籠子裡時,它們要麼在其他猴子面前因恐懼而畏縮,要麼表現得非常好鬥。

不過知道的太多也有壞處,或許我們需要重新思考“青梅竹馬”這一直被奉為浪漫的愛情,最後究竟是否能夠幸福了。

Imprinting. Wikipedia.

UKEssays. Animal Communication Methods: Bonding and Imprinting. 2018.11.

McLeod, S. A. Konrad Lorenz's imprinting theory. Simply psychology. 2018, Oct 31.

T.L. Brink. Psychology: A Student Friendly Approach. Unit 12: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pp. 268. 2008.

Behold the falcon sex hat, a species-saving hump helmet. Earth Touch News Network. 2016.3.3.

Westermarck effect. Wikipedia.

原標題:《比有情人終成兄妹更狗血的是,你拿動物當寵物,它卻把你當同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