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HMS開啟了新“世界大戰”
2020年03月05日09:55

Wintel聯盟確立了微軟至今PC霸主地位,世界上有很多電腦操作系統,即使是Apple的Mac OS,也無法撼動Windows現如今的地位。

因為運行這款操作系統的硬件遍佈全球大大小小的角落,2018年時微軟的Windows用戶數量已經達到15億,以Windows 10為例,當時就擁有超過3500萬應用程式(iOS 210萬、AndroidPlay Store是260萬)。無數和生活、工作、娛樂相關的軟件依附在這個生態,即使Windows的新版本屢被用戶“吐槽”,其與現實社會千絲萬縷的聯繫,決定了任何“對手”在短時間內對其都難以替代。

移動操作系統中微軟敗下陣來,一個關鍵的核心,就在於沒能夠扶持出一個完整的軟件生態,暫不論WP手機和WP系統好不好用,2015年WP手機曾出現支付寶錢包不能登陸的情況,糟糕的體驗決定了其最終的命運。

移動互聯網世界經曆十數年的戰鬥,iOS和Android兩大生態鼎足而立,目前兩者占到手機操作系統市場的99.9%,2012年這一數字是91.1%,十餘年的戰鬥中,iOS和Android打敗了全球無數的對手。不過,就在一切塵埃落定的時候,華為HMS登場,又將開啟一次新的“世界大戰”。

上個月,華為在西班牙發佈了新品——摺疊屏手機Mate Xs。同時更新的華為移動服務HMS Core(華為移動核心服務)4.0,對於普通消費者來說則顯得比較陌生。但事實上,對於華為來說,HMS的重要性和價值都要遠大於Mate Xs。

去年8月華為開發者大會上,華為宣佈HMS“耀星計劃”升級,將面向全球開發者提供10億美元激勵。

這次HMS Core 4.0更新,餘承東更是喊出了建立世界上第三個移動生態的口號。餘承東說過很多“大話”,可許多口號後來都變成了現實,那麼這一次他又有多大的把握呢?HMS又和新世界大戰有什麼關係呢?我們細細談。

推出HMS背後:水到渠成的陽謀?

在討論之前,有必要簡單解釋下HMS。

HMS全稱為Huawei Mobile Services,是華為雲服務的合集,包含華為賬號、應用內支付、華為推送服務、華為雲盤服務、華為廣告服務、消息服務、付費下載服務、快應用等服務。國內用戶肯定一臉懵X,這些華為手機上不是都有嗎?

這要提一提國內和國外Android手機的不同,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Google許多業務並未開展到中國大陸市場,因此國內手機廠商推出了系列的“補丁包”。

例如,國外Android手機有Google賬號,而國內Android手機圍繞陣營分立為華為賬號、小米賬號、OPPO賬號等。

由於iOS並不是開源系統,也不對外付費授權,全球手機市場中除了iPhone外,大多數手機廠商的智能手機,皆搭載Google的Android操作系統。

Android系統有AOSP開源部分和“Google的Android”(簡稱GMS)兩部分,外界提到的“Android系統”往往指前者。

GMS又分兩塊:一塊是面向用戶的自有應用,如搜索、應用商店、地圖、郵箱、視頻等,另一塊是面向開發者和企業的後台服務APK,包括GMS Core在內通常稱為Google Play服務。

華為的HMS體系,從佈局到名稱都和Google的GMS高度一致,同樣分為面向用戶的應用部分、面向開發者和企業的Play服務部分。

比如說:Google有應用商店,華為也有;Google有搜索和地圖,華為也會提供(自建或第三方);Google有GMS Core,華為這次發佈的HMS Core也更新到了4.0版本。不難看出,華為HMS確有和GoogleGMS針鋒相對的意味。

對於華為此舉,有不少人持高度讚揚的態度,認為華為不甘現狀,敢於向從手機硬件廠商向智能手機系統廠商發起挑戰,勇氣可嘉。支援自主品牌的熱心可以理解,但華為推出HMS的本意或許並非如此。

熟悉國產手機發展歷史的人都知道,國產手機崛起的前提,就是建立在Android系統免費的基礎上。通過Google的Android開源系統,國產手機廠商節約了大量的研發成本,規避風險的同時還共享了生態繁榮的優勢,與國外手機廠商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

國內勞動力、產業鏈和本土市場廣闊等相對優勢,被國產手機廠商充分發揮,從製造走向自主品牌,整體實現了反超,除了Samsung、Apple等少數廠商外難有國外廠商的生存空間。

華為HMS開啟了新“世界大戰”_新浪眾測
華為HMS開啟了新“世界大戰”_新浪眾測

2019年全球智能手機市場報告

根據,知名權威機構Counterpoint發佈的2019年全球智能手機市場報告顯示,2019全球手機總出貨量高達14億8610萬台。其中,Samsung在2019年當中出貨量為2億9650萬台,排名第一;華為出貨量為2億3850萬台,排名第二。排在第三到第十名的手機廠商分別為Apple、小米、OPPO、vivo、聯想、LG、realme、傳音。

不難看出,國產手機廠商和Android系統商Google屬於互惠互利的共生關係,Google開放系統提高國產手機廠商的競爭力,國產手機廠商的成長又鞏固了Google的市場地位,雙方都從Android生態中獲得了相應的利益。

華為貴為全球第二大手機巨頭,近年來在國內市場表現出色,它和Google的關係更應該是利益大於分歧,甚至說是榮辱與共。

根據Canalys發佈的全球2019年第四季度的手機市場報告顯示,華為手機在國外市場表現不佳,大跌26%,拖累整體銷量下滑了7%。去年,華為被美國政府列入了黑名單,Google公司遵從相關禁令,導致華為產品用戶無法使用到Gmail、YouTube、Chrome瀏覽器等Google專屬軟件及服務,也無法通過Google應用商店下載軟件程式或安全更新,也就是GMS對華為手機進行了“封殺”。

相比於國內手機市場,海外手機季度依賴GMS生態,沒有GMS,是華為銷量下跌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GMS服務包含著Google的全家桶App,比如Google商店(Google Play)、Google搜索(Google Search)、Google地圖(Google Map)、Google雲盤(Google Drive)、Google郵件(Gmail)、Google視頻(Youtube)等。這些App不僅在全球擁有數十億的用戶,同時很多海外用戶常用的應用,比如Facebook、Twitter都需要通過Google Play進行下載,並依賴GMS服務框架運行。

對於華為而言只有兩個對策,一是自己想辦法,一是解決掉美國的態度。顯然,在“特朗普主義”下,第二種辦法的可能性很低,這才有了HMS的誕生。

目前,華為在海外發佈的Mate Xs和榮耀V30、X9上都預裝了華為AppGallery(應用市場)和HMS服務(華為移動服務),客觀上緩解了Google“封殺”帶來的壓力。

華為上線了HMS Core 4.0,該版本除了此前的華為帳號、支付、分析、雲空間、遊戲、廣告、定位服務外,還新增了不少新能力,包括機器學習服務、情景感知服務、統一掃碼服務、近距離通信服務、安全檢測服務、位置服務、快應用服務、數字版權服務、運動健康服務、用戶身份服務。

而且,華為也開放了14個HMS Core能力、51項服務、885個API基本情況。而且全球註冊開發者增長至91萬,全球接入HMS Core的應用數超4.3萬。

一系列的措施,可以很好的彌補GMS缺失所帶來的的短板。

華為作為全球第二大手機廠商,HMS的出現,也給Google提出一個難題。綜合多家外媒的報導發現,Google已向美國提出申請,請求取消對華為的禁令,允許Google繼續跟華為合作,為華為智能手機提供GMS移動服務。

如果說,Google操作系統是第一級火箭,助推Android手機和iPhone形成手機雙雄格局,GMS就是第二級火箭,Google賬號、Google郵箱、Google地圖、Google商店即是主流應用,也為其他科技公司在Android生態上“落腳”,提供了一個便利,進而促成Android應用生態這個第三級火箭的茁壯成長。

如果被HMS“釜底抽薪”,直觀的影響是這塊收入會喪失,僅Google應用商店Google Play這一項應用,就在2018年創造了248億美元的收入。間接的影響是,國內手機廠商在國內的的做法將會“移植”到海外,將會給Google帶來更大的潛在損失。

如果說,HMS誕生最初是因“生活所迫”,如今卻順勢而上。

華為奧地利負責人王飛對媒體表示,即使禁令解除,該公司也沒有使用GMS的計劃。

Google“封殺”在先,從道義上HMS占了先機。當然,因為特殊的環境,HMS在海外市場替代GMS也有著很高的風險,能否提供等同GMS的服務體驗?用戶的態度如何?市場會不會給HMS成長的時間?不管結果如何,這一切已經開始了。

從HMS生態到操作系統,這個想法很大膽

餘承東曾表示要通過HMS打造世界第三移動生態,聯想之前華為透露的鴻蒙OS。HMS+鴻蒙OS的組合,有操作系統、有生態體系,將是繼iOS、Android之後的第三個生態。

華為近年來的進步有目共睹,2019年華為全年出貨2.4億台,全球存量用戶超過了5億(2019年6月數據)。坐擁龐大的用戶優勢,加上強大的整體實力,這應該也是餘承東敢於喊出建設全球第三個移動生態的底氣所在。

不過,這個想法很大膽,在市場非常成熟的情況下,競爭不光看自己的實力,還要取決於市場態勢。

後來者的系統體驗和App生態是難以規避的硬傷,無法一蹴而就,需要時間發展。市場上同類優秀產品的存在,意味著不可能給後來者從容追趕的時間。同樣,要改變用戶固有的使用習慣,也是難上加難。歷史告訴我們,在Apple、Android佔據強勢地位的情況下,硬件廠商推出自有操作系統的難度極大,在商言商,只要用戶不接納,打造第三極的想法就很難實現。

昔日智能手機巨頭黑莓,由於晚了兩年時間發力,雖然擁有上億老用戶的基礎和初步的生態體系,投入的重金仍然打了水漂,最終被迫艱難轉型。

類似的還是微軟,併購Nokia手機業務後一度雄心勃勃,結果不過是比黑莓的BB10系統稍晚退市而已。同為Android陣營的Samsung,也曾經嚐試過開發自有操作系統。即便以當年的實力和地位,也不亞於如今的華為,同樣無疾而終。

國內互聯網巨頭像阿里騰訊都曾經有所行動,其中阿里的雲OS一度達到千萬台級別,最終它非但沒有成全自己,甚至還拖累魅族走向了邊緣化。

其實,即便不做操作系統,HMS的推出對華為而言也有眾多利好。據“Huawei Central”3月2日報導,華為搜索已在海外測試上線,將提供網頁、圖片、視頻、新聞和本地內容搜索功能,以及為用戶提供“反饋”功能。預計該應用很快將登陸華為應用商店App Gallery。華為可能用此應用代替Google搜索。

所有的科技巨頭,都有一個搜索夢,微軟的Bing、雅虎的Yahoo!、Facebook旗下的AI搜索引擎Faiss等等,Google也是主要憑藉搜索引擎的營收,市值接近萬億美元。可以肯定的是,在Android的地盤做替代“GMS”的事會很難,可一旦成功,所能收穫的利益,足夠說服華為去大力發展HMS。

某位國外網友曾說出過這樣一句話:即便一部新手機有著令人印象深刻的硬件、流暢度,但是沒有Googleplay,我依舊沒有任何興趣購買。

在國內,因為某個手機廠商打造的系統生態體驗好,而購買手機的人不在少數。

海外市場,Google的統治力顯然是華為難以直接短兵相接的,HMS的前路會很難,不過,無論是被迫還是尋求新的業務突破,都應該對HMS給予精神上的支援。

打造HMS全球生態,華為真的準備好了嗎?

HMS能不能成功,除了取決於華為的支援力度和決心。而我們都不應該忽視一個重要的角色,那就是Google。

現在Google和華為保持著友好合作的關係,但不意味著它會“無視”華為未來的挑戰。一旦華為強推HMS,意味Google的利益會受損。雖然,Android是開源系統,華為手機仍然能夠長期在Android陣營,可作為Android系統的所有者,Google仍然有很多“限製”性手段進行反製。

2011年Google收購Motorola移動公司之後,Samsung擔心Google成為自己的對手。隨後,開始大力度和英特爾合作,研發Tizen移動操作系統,另外Samsung還發佈了和GoogleAndroid完全不一致的平板電腦用戶界面(Google高層看到後“暴怒”)。後來,GoogleCEO佩奇作出決定,將Motorola移動公司,轉讓給中國的聯想集團。再之後,Samsung電子和Google簽署了相關的協議,Samsung退出和Google正面競爭的多個領域。

2014年7月,Samsung不但改回Android界面與Google官方一致,還將應用商店“SamsungApps”改名為“Galaxy-Apps”以示好。直到如今,Samsung仍踏踏實實地做著Android系中一員,保持著全球手機市場第一的位置。

同理,一旦與Google“決裂”,Google會用“自己的方式”來達成與華為的“和解”,重要的是,目前鴻蒙OS的研發遠未成熟,雖然華為信心滿滿,可市場的不確定性,讓這一想法的危險係數大大提高。

沒有Android操作系統,沒有Google的生態環境,最優秀的工業設計和強悍的硬件配置都很難有用武的空間。這一點,當年黑莓BB10用戶和NokiaWP用戶體會得比誰都深刻,雖然“百般疼愛”,可因為生態過於脆弱,不得不果斷用腳投票拋棄了黑莓和Nokia,Android的大生態不是短時間內建立的,想要“另起爐灶”的難度會很高。

況且,華為發力HMS或HMS+鴻蒙OS會面臨兩線作戰,一方面要應對Google,一方面還要和一眾手機廠商交戰。Samsung、OV兄弟、小米和其他Android手機廠商,很難說不會“趁火打劫”,想辦法去蠶食華為的市場份額。有黑莓、Nokia和Samsung的前車之鑒,想必華為也清楚其中的利害關係。

是達到了“目的”繼續苟著,還是趁勢追擊賭一個明天?

放在華為面前的是一個單選題,無論結果怎麼樣,我們都能深刻認識到,科技自強這句話。苟著也好,賭一把也好,居安思危,中國科技企業想要在全球市場嶄露頭角,硬實力才是最好的通行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