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故事】選美貶低女性地位?港人出戰國際賽:領會善用影響力可改變世界(上)
2020年03月05日11:20

世界各地每年舉辦的選美比賽,各種評審標準給社會預設了一種「美」的框架。年輕、窈窕、長髮、瓜子臉……彷彿是每位冠軍的必備條件。而不斷更新的美麗標準也讓選美界默默起了變化,像「美魔女大賽」已在日本舉行了10屆、香港也有破格的「美選D.n.A」,甚至去年全球5個選美冠軍都由黑人女性包辦。究竟選美這回事是提升女性,還是局限了女性的美?這次《嘉兒》找來幾位曾代表香港出賽的佳麗,由局內人分享你不知道的選美經歷。

Text/ Daphne Wu & Ada Lee

Photography/ Sze Chuen & Raymond Chan 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選美不只談外表

從抵埗落機的一刻比賽已經開始,保姆、工作人員對我們時刻的觀察,都會加入到每人的內在評分之中。

在本地長大的Wing Mei天生擁有高的身型(175cm),她或許不是回頭率高的類型,但那份自信美絕對勝過好多女生。自去年被選為選美比賽Miss Global香港代表後,她就暫時離開辦公室全力備戰。你可能會好奇,參加選美需要停職幾個月那麼誇張嗎?雖然比賽實際只佔2星期,但準備過程絕對是個大project,事前幾乎沒有任何支援,她就是自己的選美總監。「參選各種細節都要自己一手負責,由尋找贊助商、安排服飾、找老師做訓練等,十足創業一樣。」Wing Mei不是甚麼名人,每個品牌和戰友都是靠自己主動接觸,再拿出真誠打動對方,幸好她個性喜歡接受挑戰,若是「花瓶」肯定做不來。

「我們只能活一次,如果只有上班下班實在太悶了。」這種緊湊的備戰生活,令Wing Mei覺得比上班更充實,即使曾經被贊助商拒絕,但願意幫忙的人亦慢慢聚到她身邊,最終從無到有處理好所有事,她為自己感到自豪。 幾個月來Wing Mei積極經營社交平台、到學校演講、搞慈善活動,十分活躍,「這些全部都計分的。」雖說能有助選情,但她亦是真心希望借Miss Global香港代表的名義推廣藝術。「藝術在我看來是種心靈療法,但很多人仍然覺得是奢侈的嗜好。我們該讓不同人如傷殘人士、小孩、長者接觸藝術,因為我相信藝術可以帶給他們很多歡樂!」出發墨西哥比賽前,她還自發地辦了個慈善送別派對,將籌得的善款捐到相關藝術機構,完成自己的小小心願。在一片歡呼聲中,Wing Mei的親友和背後團隊紛紛向她道別,送她走上這趟畢生難忘的選美之旅。

誰說選美一定是為名利?

看到這裡,相信已經刷新大家對選美的貫有看法,因為我們從小接觸有關選美的,主要來自本地電視台「美貌與智慧並重」的選美賽事,偏偏它早就跟國際大型選美比賽脫軌。Wing Mei的分享告訴了你,要參加國際選美盛事需要相當多的付出,就好比運動員代表國家或地方出賽,事前也要請來教練、找贊助商及無間斷苦練備戰,每個過程都是學習與經歷,不是單純地擁有美麗、得體談吐便可了事。 有評論員問世界選美究竟娛樂了誰,無疑是一班收看的觀眾,背後更關乎到電視節目收視、商業贊助、廣告收益等商業利益,然而參賽者本身也不是被動的。網上對於參選佳麗的說法不盡正面,為一夜成名、當搭跳板、釣金龜鋪路,結論歸咎於她們都愛名利,現在究竟是誰物化了女性?選美小姐的出路從不是如此狹窄。

代表香港出戰,參加2019年國際小姐(Miss International*)獲得第9名的Kaye,分享指佳麗來自不同範疇,不少參選甚至獲勝後,完成要履行的使命便會回歸自己的職業;國際小姐(香港) 賽事總監Frederick更說有不少佳麗利用參選後的影響力,推動女性及其他權益事宜。「記得某年一位來自蘇丹的佳麗遲了10天才到埗,原來她的家離城市很遠,用了足足6天才可搭乘飛機,隨行的更只有一個小小的行李箱,衣服鞋物都不夠要問其他佳麗借,能夠參選更要有賴村內居民幫忙籌錢,問她為何這麼辛苦都要來,她說這是一個擴闊眼界的難得機會,可以爭取自然不會放棄,令人難忘。」這些點滴,以及不同佳麗的背景、文化,都為所有參賽的人帶來一次普通女生無法領會的非凡經歷,與其輕視她們為了增加自信、了解自我而參選,質疑「世上沒有其他的途徑可以找到人生自信嗎」,何不理解為這些都是她們的選擇,也是一個尋找自信的不錯方法,更是一個成長的美好契機。

於2019 Miss International選美中,Kaye代表香港獲得史無前例地好的成績。

(*全球3大女性選美賽事為Miss Universe、Miss International及Miss World。)

那經歷過參選,Kaye又怎樣看這種選美賽事?她的答案是預期中的正面,因為只要真正了解這類選美的底蘊與比賽評分方式,就知道當中講求的不只是表面。「從抵埗落機的一刻比賽已經開始,保姆、工作人員對我們時刻的觀察,都會加入到每人的內在評分之中,所以我們不只要得體,懂得各式禮儀、按場合打扮,還有吃飯、休息、和其他佳麗相處的舉手投足都要留意,而這些都是裝不來的。」說到底,性格好,也是得分要素。當然,賽事也包含泳裝、晚裝、探訪活動等環節,時而還會給她們工作紙,問及她們對不同議題的看法,從中了解每位佳麗是個怎樣的人。跟香港選美不同的是,國際賽事日數長,有不少慈善工作讓大家看到參賽者的inner beauty。

真實選美沒有上演勾心鬥角情節

比賽的20天(對,單是比賽已經有20天,而這不包含事前準備!),早上6、7時call time,外出活動、採訪或觀光,晚飯過後回到房間已是晚上11時,每天行程滿滿,人人都忙得只想專注做好自己。我們在香港媒體及電影上經常看到的勾心鬥角情節,原來在現實中不會上映。Kaye說佳麗之間有甚麼不夠用會問對方借,晚上會到其他人的房間分享自家零食,談天說地又一晚,2019年國際小姐選美比賽冠軍,是來自泰國的Sireethorn Leearamwat,Kaye形容她獲獎的一刻即獲如雷掌聲,無不覺得實至名歸。「她的個性很好,正面謙遜,更不時鼓勵其他佳麗,記得她曾對我說『不要想太多,專注做好自己便夠了』。她經常強調自己普通不過,但也能夠參加選美,相信任誰都可以,只要你勇於追夢。」每人都要有夢想,而選美正正帶出了一個夢,它需要你去執行,真正的「造夢」才不只於發白日夢。

「不少佳麗利用參選後的影響力,推動女性及其他權益事宜。」

2019年環球小姐(Miss Universe)冠軍Zozibini Tunzi來自南非,她的一言一詞自信而別具力量,承認自己的美貌未必會贏得是次選美,但仍然抱有這個夢想,並選擇站出來為跟她擁有同樣膚色的女生發聲,宣揚美麗的真正定義。「我生長的地方的女人都擁有跟我一樣的樣貌和頭髮,這些從來沒有被認為是美麗的。我想這些是時候停止了,我希望孩子們看著我的時候能夠看到我的臉,並在她們的臉上映照起來。」選美小姐的影響力,遠大於我們想像,所以要是說選美比賽其實在物化女性、拿女性來娛樂世界,就看看近年的國際選美走向,當「美利堅小姐」及「德國小姐」相繼取消泳衣環節,2019年5大選美比賽均推翻了美的定義,摘冠的不再一味是白膚色、纖瘦體態、立體五官,都在說明選美風潮在變,世界對美的標準正在推向多元,並正逐步展現其對女性內在的重視。在這個女力漸長的21世紀,能夠在國際舞台展現自我,某程度上也是一種提升。

至於男性同樣有選美,他又怎麼想?下篇再續。

【延伸閱讀:如果說選美貶低女性地位 那男性選美呢?Man of The World香港代表Carson:「是一種自我層次的提升。」(下)】後記

下筆時文中的Wing Mei已經參選完畢,從墨西哥回到香港。在25強止步的她,經歷了一場不公義的選美。由途中有評審退出、計錯分、問答環節被取消、佳麗上台大喊抱不平、選舉直播中斷等,意外一個接一個。事到如今,其實Wing Mei仍然搞不清整件事的真相,看著身邊的佳麗崩潰,說不失望是假的,但她也沒有太沮喪。「不管每位佳麗事前準備了多少,人人都值得有一個公平的解釋。而我由參選前就抱著隨緣的心態,能參加已經很開心。」或許這才是選美賦與女性的真正力量,面對黑幕,有佳麗堅持公義,挺身為眾人發聲,在這個充滿潛規則的社會做自己的冠軍。

Wing Mei正能量滿滿,即使選美賽事最終沒有完美落幕,她仍為自己有幸參與而高興。

Text/ Daphne Wu & Ada Lee

Photography/ Sze Chuen & Raymond Chan 部分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