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日記:“排雷”女生
2020年03月08日11:44

  原標題:武漢日記:“排雷”女生

武昌疾控中心隔離點核酸檢測小分隊的“排雷”女生(部分)。人民網湖北頻道張嬋 攝
武昌疾控中心隔離點核酸檢測小分隊的“排雷”女生(部分)。人民網湖北頻道張嬋 攝

  87個隔離點,累計采樣21130例。這是武昌區疾控中心隔離點核酸檢測小分隊成立至今的戰績。

  咽拭子取樣是排查新冠肺炎的第一道關口,小分隊成員也自稱“排雷工兵”。隊伍中,三分之二是女生。今天的日記,想跟大家分享這群“排雷”女生的故事。

  控製淚水,任其蒸乾

  見到王園園時,她還穿著加絨打底褲。“沒想到會待這麼久,只帶了冬天的衣服。”她說。

  1994年出生的王園園是寧夏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檢驗技師,2月3日,她在網上看到了武漢招募疫情防控青年誌願者的消息。

  她想做點什麼,可飆升的確診數字和網上的謠言,又讓她“有點恐慌。”

王園園在養老院為老人做咽拭子采樣。受訪者供圖
王園園在養老院為老人做咽拭子采樣。受訪者供圖

  “國家有難,不能當逃兵!”猶豫之際,爸爸的一句話讓王園園毅然提交了報名表。2月8日,她成為采樣小分隊的一員。

  “您不用怕,很快的。拉下口罩,張嘴,啊……”如今,王園園已對采樣駕輕就熟,但第一天上崗就被罵哭的經曆,至今難忘。

  那天,連續采樣4小時後,王園園剛坐下“想歇口氣”,後面排隊的一位患者就不樂意了,不僅大聲斥責她偷懶,還聲稱要曝光她。

  “特別委屈,一下沒忍住,就哭了。”三級防護,王園園無法摘下護目鏡,只能控製淚水,任其蒸乾。那天,她連續工作超8小時,獨立完成103份采樣,此間沒吃飯,也沒上廁所。

  “後來碰到情緒激動的患者,我就對他們笑。我一笑,他們就不好意思發脾氣了。”眼前的這個“90後”女生,為自己摸索到的竅門而得意。

  再後來,看到患者吵架、罵人,她居然覺得“挺開心”。看我疑惑,她又講了另一段經曆。

  前幾天,她為一位老人采樣。剛采完樣沒多久,老人突然發病倒在她們面前,現場搶救了半天,沒來得及送到醫院,老人就去世了。

  眼睜睜看著生命消逝,王園園至今無法釋懷。“還有力氣凶我們的,說明狀態還沒有那麼糟。”她說,只希望家人平安健康,“疫情結束,回寧夏要好好陪陪奶奶。”

  見她有些哽咽,我趕緊換了話題,問她明天婦女節想收什麼禮物。“饞火鍋,好久了!還想跟偶像連個麥。哈哈哈!”王園園笑了。

  “想回家抱抱兒子”

  “2月8日,疾控成立采樣小分隊。我和吳蓓還有其他3人做完核酸檢測標本采樣培訓,就上崗了……”曾純的日記里,記錄著她和同伴工作的點點滴滴。

  這位武漢水果湖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社區護士,曾在武昌紫荊醫院的隔離病房護理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後被抽調到采樣小分隊。“隔離病房都待過,還有什麼好怕的?”曾純有著武漢女生身上那股爽利勁兒。

曾純為疑似患者采樣。受訪者供圖
曾純為疑似患者采樣。受訪者供圖

  隊伍中,曾純略年長一些,又像大姐姐一樣,關愛著天南海北湊在一起的姐妹們。

  王園園第一次出任務,就是曾純帶她去的。“全程指導、提醒,還親自給我穿防護服。她每天說的最多的,就是讓我們保護好自己。”王園園說。

  隔離點相對分散,“工兵”們每天奔波於酒店、養老院、監獄,任務重時,一天要跑五個隔離點。被辱罵,被撕扯防護服,被病人拿著菜刀威脅,甚至被病人吐痰,這些曾純都沒放在心上。只有一次,她差點“淚奔”。

  一個年輕的家庭,一家三口都在隔離點,兒子2歲,長得很可愛。“給小朋友采樣的時候,他特別乖,不哭不鬧,一雙大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我——那一刻,我特想衝回家抱抱我的兒子。”曾純說。

  她已經40多天沒回家了,愛人下沉社區後,快12歲的兒子沒人照顧,就被送到了小姨家。“前天視頻,他開始變聲了。沒能陪他經曆這個成長過程,特別愧疚。”曾純擦了擦眼淚,說,“下個月是他12歲生日,希望能回家陪他好好過個生日!”

  明天是三八婦女節,採訪結束前,我為在場的“排雷”女生們合影。她們是“麗人”,也是離人。唯願疫情退去,萬戶千家團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