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索爾斯克亞望向看台的弗格森,曼聯彷彿夢迴“三冠王”時代
2020年03月09日14:53

原標題:當索爾斯克亞望向看台的弗格森,曼聯彷彿夢迴“三冠王”時代

索爾斯克亞眺望看台。

在曼徹斯特的暴雨中,索爾斯克亞雙手搭起涼棚,眺望老特拉福德的貴賓看台。

就在那裡,78歲高齡的弗格森爵士,不顧瓢潑大雨起身,和友人談笑甚歡,臉上的表情像個拿著心愛玩具的孩子。隨後,找到恩師的索帥,欣慰地露出笑容,雙手狠狠揮拳,正式加入了慶祝隊伍。

一場2-0,是10年以來曼聯首次賽季雙殺曼城——當“吵鬧的鄰居”一夜暴富,曼聯曆任主帥甚至包括老爵爺,都只能看著藍月亮升起。如今師徒二人的深情眺望,更讓紅魔球迷恍如隔世。

老爵爺笑容滿臉。

7年觀賽之旅:從打臉,到長臉

曆史總是驚人的巧合。21年前載入史冊的諾坎普奇蹟,當索爾斯克亞後點推射,將比分逆轉後,從地獄重返天堂的曼聯,陷入不可抑製的狂歡,但人潮中的弗格森,卻格外淡定。

他左手搭在眼前眺望看台,右手則叉開五指不斷揮舞——毫無疑問,他是在向看台上的博比·查爾頓爵士致意。三冠王、兩代紅魔君臨歐洲的話事人,穿越慕尼黑空難的摧殘,與英超被歐戰禁足的灰暗年代,以格外溫馨的方式,遙遙接力。

時移世易,看台上戴著眼鏡、穿著風衣、嚼著口香糖、心情不斷起伏的,從“查爵士”換成了弗爵爺。退隱至今7年,弗格森沒少去給曼聯加油助威,但收穫的多半是失望:

2014年3月“雙紅會”,主場作戰的曼聯被主裁連判三個點球,任由傑拉德12碼上三次操刀命中。而與莫耶斯無奈的表情遙相呼應的,是看台上的爵爺低下頭索性不看比賽,眼袋浮腫目光黯淡,像是一台隨時準備開動的“吹風機”。

BR漫畫:B費對於索爾斯克亞,就像魯尼對於弗格森有多重要。

時隔一年,弗格森繼續出現在老特拉福德,觀戰曼聯和阿森納的足總杯。結果此前足總杯4次零封槍手的紅魔,家門口輸球又輸人,迪馬利亞染紅之餘,還出現兩次極其業餘的失誤……

目睹這一幕,爵爺的老臉再度漲得通紅,甚至有意賭氣似的,在曼聯缺席當年足總杯決賽的情況下,和大衛碧咸一道作為觀禮嘉賓,亮相捧場。

穆里尼奧時代,唯恐主場觀戰給球隊增壓的弗爵爺,不惜屈尊紆貴,前往作客為紅魔加油助威。然而,最著名的反差,莫過於2018年2月2日曼聯客戰南安普頓:

開場還不到20分鍾,“聖徒”就取得2球領先,眼見此情此景,看台上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的爵爺,唯有苦笑掩飾尷尬。

2018年5月,爵爺突發腦溢血被送急救,直到2018-2019賽季第6輪才重返看台。然而,他看到的又是一場被動挨打的平局。此後醫生一再警告弗格森要儘量少去現場……

然而,索爾斯克亞上任後,弗格森到場的次數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不為其他,只因挪威人是他貨真價實的“兒徒”。

索爾斯克亞是弗格森的絕對愛徒。

典型的弗格森做派

年過四旬才首次返回英格蘭執教,45歲才初掌豪門,47歲打出成名戰……身為1999黃金一代最可靠的後備,教練索爾斯克亞不算大器早成,只是中人之姿。

但正如當年在阿伯丁平淡起步,在曼聯也曾舉步維艱的弗格森一樣,索爾斯克亞走過的彎路,吃過的苦頭,一點也不比恩師少。

上賽季收官戰,曼聯毫無生氣的2球敗在已經降級的卡的夫城腳下,賽後索肖怒發衝冠,將全隊留在更衣室訓話:

“有些人在轉會市場開啟前,已經踢完了代表曼聯的最後一場比賽!”

沒人相信索帥敢拿尾大不掉的巨星們動刀,然而事實卻是紅魔相繼送走了表現欠佳的盧卡庫和桑切斯,將出工不出力的博格巴送進冷宮,只有痛改前非的馬夏爾得以留用。

毫無疑問,這是典型的弗格森做派,正如當年爵爺毫不留情地驅逐大衛碧咸、範尼一樣。

索爾斯克亞曾在曼聯青年隊執教。

而談及恩師,索爾斯克亞總是格外感懷:“他對我總是悉心相授,毫不保留,我們性格上差異很大,我註定成為不了他,但他的經驗著實令我受益,任何時候向他虛心學習都不為過。有時候我甚至幻想,‘在他手下工作該有多好’,但我必須做我自己,這才是對他最好的致敬。”

後爵爺時代,曼聯的頹唐肉眼可見,莫耶斯、範加爾、CEO伍德沃德南轅北轍的休克療法,非但未能令紅魔起死回生,反倒愈發奄奄一息,留給索爾斯克亞的,是一個兩年打不進歐冠的偽強隊花架子。

而今,冬窗之後保持不敗的曼聯,距離歐冠戰區又是熟悉的3分之差,而在曼城可能被歐戰禁足的情況下,紅魔最樂觀的前景,莫過於以聯賽第五取得直通券。

誠然,這是後爵爺時代曼聯少見的幸運,但唯有自助者,天方能助之。

索爾斯克亞和拉什福德此前榮膺英超月度最佳。

靠孩子,贏下一切

1995年,前利物浦名宿阿蘭·漢森談及曼聯時,那句“靠孩子,你什麼也贏不了”,成了足球史上最大的立Flag現場。

而生涯和“92班”高度重合的索爾斯克亞,轉型教練後也得弗格森真傳:曾是曼聯預備隊主帥的他,沒少從弗格森那裡偷師,而升任主帥後,又遵從恩師建議,聘請曾是弗格森助教的惠蘭,擔任副帥。

要知道,當年莫耶斯和爵爺之所以從朋友成為路人,很大程度在於前埃弗頓主帥執意帶來自己的助教羅德,拒絕弗格森安插嫡系。而老江湖惠蘭,恰是最懂得弗格森戰術哲學的那一個。

何為弗格森哲學?不是場面踢得有多華麗旖旎,而是何時何地,都有向死而生的鬥志和覺悟,哪怕被打死,也要一口氣硬挺90分鍾

坎通納、弗格森和索爾斯克亞合影。

而索帥上任後,球迷已經不止一次看到這樣的場景——從作客絕地逆轉巴黎聖日耳曼,到接連雙殺切爾西和曼城,那股專屬於紅魔的血勇,固然因球隊略顯平庸的實力,未能對聯賽和歐戰大局有所影響,但在個別場次,卻已經再明顯不過地提醒球迷:那支人們熟悉的曼聯,正在逐漸回歸。

眼下的紅魔,除去馬蒂奇、馬塔、羅梅羅等三旬老將外,他們的發動機布魯諾·費爾南德斯還不滿26歲,已經踢過兩屆大賽的拉什福德不滿23歲,格林伍德、鍾塔西、布蘭登·威廉姆斯更是索帥欽點的娃娃兵。

這樣的年齡構成,和25年前的吉格斯、大衛碧咸、斯科爾斯、內維爾、巴特們何等神似?

更重要的是,正如弗格森當年有巴斯比爵士力挺一樣,如今的索帥也在恩師的光環下放開手腳:這樣的默契,從之前曼聯取得六連勝,全隊在更衣室里為弗格森慶生時,就得以顯現。

當年的“娃娃臉”和爵爺都已雙鬢斑白,但曼聯的紅色卻再次烙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