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人類在宇宙中是否是孤獨的高等智慧生物?
2020年03月09日08:56
對於外星生命,人類有許多疑問,如果外星生命真的存在,但在人類發現它們之前,可能需要回答一些關於人類的問題。
對於外星生命,人類有許多疑問,如果外星生命真的存在,但在人類發現它們之前,可能需要回答一些關於人類的問題。

  3月9日消息,據美國生活科學網站報導,地球人類是孤獨的嗎?對於外星生命,人類有許多疑問,如果外星生命真的存在,但在人類發現它們之前,可能需要回答一些關於人類的問題。

  因為這些答案將決定我們如何應對人類具有深遠影響的太空發現,加拿大約克大學人類學家凱瑟琳•丹寧(Kathryn Denning)非常關注太空探索和地外生命,一些以人類觀點解釋宇宙萬物的觀點和問題至今懸而未決,這些問題的詮釋對於尋找地外生命具有重要意義。

  丹寧指出,其他問題將受益於該領域獨特的思維方式轉變,她說:“我們仍在思考(探索外星生命)關於我們人類在宇宙中的位置和智力方面的問題,我們尚未考慮好地外生命的具體生存方式。”

  一個關鍵性問題可能強調回答:“地球人類在宇宙中是否是孤獨的高等智慧生物?”許多人已經跳躍了這一認識層面,認為生命形式在宇宙中是普遍存在的。

  只有當具有科學頭腦的人認真觀察像月球和火星這樣的鄰居星球時,那些關於地外生命的假設才開始發生變化,丹寧說:“基於天文學家的觀測,20世紀中期人們認識到‘宇宙是空的’,而此前認為宇宙中充滿了星球。”

一旦人類發現外星生命,科學家很可能會它們進行科學試驗,像對嗜極微生物一樣進行解剖和基因分析。
一旦人類發現外星生命,科學家很可能會它們進行科學試驗,像對嗜極微生物一樣進行解剖和基因分析。

  丹寧表示,她希望人們更多地瞭解不同群體對相同新信息做出怎樣的解釋,以及他們為什麼會這樣理解,由於不同生活經曆、存在不同的人性弱點和世界觀不同,一項令人興奮的發現,或許對於某些人而言會感到失望。在討論人類如何面對發現外星生命時,不同的觀點可能更具啟發意義:一些人認為最大限度利用人類機遇的方法可能會對其他人帶來風險或者威脅。

  當前我們關於發現地外生命的探討可能缺少丹寧所指的另一種重要的組成部分:我們如何對待地外生命形式,她說:“我們如何對待地球上的生命?不同群體對這個問題的認知會差別很大,甚至讓人感到可怕,假如我們發現了某種地外生命形式,很可能會捲入一場長達數千年的星球大戰,地球人類與外星人發生戰爭,大量資源消耗、外星生命和地球人類遭到對方的囚禁,我們的地球家園潛在遭到破壞,人類會在文化方面儘可能地控製、包容和改造外星生命。”

  丹寧說:“雖然行星保護的話題包含著如何保護地球生命和地外生命,但這些討論通常是將任何外星生命視為一種科學研究機會,而不是一種道德義務,所謂的‘行星保護’與‘後行星資本主義擴張’是相互矛盾的。”

  我們有理由對外星生命探索感到擔憂,因為地球上可能存在類似外星生命的生物體——嗜極微生物,它們生活在極度寒冷、或者極度高溫的環境,包括鹽度較高等較惡劣的條件,科學家非常關注這些嗜極微生物,尤其是它們潛在的商業藥用價值,科學家將在試驗中提取嗜極微生物的基因物質和成分進行深入分析。丹寧指出,一旦人類發現外星生命,科學家很可能會它們進行科學試驗,像對嗜極微生物一樣進行解剖和基因分析。

  丹寧說:“許多人對搜尋太陽系地外生命產生濃厚興趣,這難道不是一種沒有實際回報希望的科學智力問題嗎?這種科學探索項目能轉變成為某種形式的經濟收益嗎?”

  丹寧對關於地外生命探索的擔憂與她作為人類學家的背景密不可分,她指出,由於人類活動,靈長類動物作為“最像人類的生物”可能未來幾十年將在野外生存環境滅絕消失。

  這些問題是人類學家每天需要面對的現實,我們是誰?我們在做什麼?丹寧說:“這並不是我們的全部,也不是我們所能做的全部,當我們不進行更高層次的科學推理,不採取保護行為,一些人將必須保護某些生命形式免遭部分人的傷害。”(葉傾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