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那點事丨美股熔斷、油價、疫情將如何影響特朗普選情?
2020年03月12日16:53

原標題:美國那點事丨美股熔斷、油價、疫情將如何影響特朗普選情?

2020年開年出現了諸多不利,新冠肺炎全球肆虐、中東再生變局,3月9日,美股熔斷,市值蒸發3萬億美元,再次加重市場恐慌,投資者擔心美國經濟衰退的預言成真,並拖累世界經濟重陷危機。

美國經濟基本面未崩壞

此次美股暴跌的直接誘因並非美國經濟基本面崩壞,而是俄羅斯和沙特圍繞石油減產提價展開的激烈博弈。以沙特為首的OPEC(石油輸出國組織)和俄羅斯3月6日在維也納舉行部長級特別會議。會上,OPEC建議,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將減少今年全球對原油的需求,主張在目前每日減產210萬桶的基礎上再減產150桶,然而該主張遭俄羅斯斷然拒絕。與俄羅斯協調步伐同時減產提價未果,為給俄羅斯施壓,迫其接受減產計劃,沙特反向操作,率先宣佈增產,將從下月將產量從目前的970萬桶/日提高到1000萬桶/日-1230萬桶/日,同時發動“石油價格戰”,降低原油售價。

投資者認為沙特的這一舉措將給石油市場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悲觀情緒強烈。在3月6日沙特發動“石油價格戰”的當天,布倫特國際原油現貨價格跌至每桶45.6美元,較上年底下跌超過25%。3月9日國際原油期貨價格開盤繼續跳空低開,布倫特原油價格在開盤後數秒由每桶45美元跌至31美元,這是1991年海灣戰爭以來短時間內最大跌幅。

國際石油價格的暴跌引發美國金融市場投資者的恐慌。因為在美國國內,與石油直接相關的上下遊產業占美國GDP產值超過9%。投資者擔憂國際油價暴跌會引發美國內石化行業經營業績的惡化,恐慌情緒引發美股拋售,推動美股下跌。

從基本面上看,此次美股暴跌是美股短期投資者借國際油價下跌獲利洗盤。根據美國能源信息署(EIA)的數據,美國原油產量早在2018年9月就超過俄羅斯成為世界最大產油國。2019年美國原油產量繼續上升,達到1090萬桶/天,打破了1970年的紀錄,創下曆史新高。

美銀美林2018年的報告稱,2008年美國在進口外國能源上的支出還高達GDP的3%,而2018年10月,由於國內產量的增加,美國在能源上已經轉為貿易盈餘。這也意味著美國不再依賴OPEC等的石油進口補充國內需求,已經實現了美國人孜孜追求的“能源獨立”目標。對已經實現了能源獨立目標的美國,油價下跌引發美國股市的波動,顯然是情緒使然,而美國經濟基本面未出現問題。

油價暴跌對股市影響或很快散去

因此,能否盡快消除投資者的恐慌情緒成為特朗普政府面臨的一道大考。特朗普極為關注美股走勢,將美國迭創新高視為自己最大政績。從2017年特朗普入主白宮時的1.65萬點,到2019年12月1日的2.85萬點,3年時間內美股上漲超過70%。今年又是美國大選年,股市走向將直接影響特朗普選情。確保美股今年不由牛轉熊,成為特朗普必保施政目標。

目前看,國際油價暴跌對股市的突發影響可能很快散去。出於確保選前國內股市穩定的考慮,特朗普政府定會居間調解沙特和俄羅斯以應對國際油價的暴跌。沙特和俄羅斯也有停止價格戰的需求。按照目前的低油價水平,俄羅斯每天將損失1億美元至1.5億美元。低迷的國際油價對沙特財政也造成巨大壓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曾測算,沙特需要油價維持在每桶88美元才能實現收支平衡。按照沙特官方此前的估算,要實現預算平衡至少也需要油價在60美元/桶。國際油價水平已遠低於上述水平,沙特財政承壓不小。

此外,近期沙特政府以涉嫌叛國罪拘捕了包括沙特國王弟弟、前王儲及其弟弟三位高級王室成員。從以往曆史看,但凡遇到國內政局不穩,沙特實際掌權人都會要求美國為其背書。因此,為鞏固國內政局,沙特王儲將歡迎美居中調解,盡快結束“石油價格戰”。這樣,沙特和俄羅斯也都將找到台階。引發美股暴跌的“石油價格戰”因素可能會很快消失。

疫情與選情:美股走勢的主要影響

除此之外,目前影響美股走勢的主要因素有四個:一是經濟基本面,二是“黑天鵝”式的突發事件,三是新冠肺炎疫情的進展,四是大選選情。總體看,經濟基本面突然轉差的可能性較小,除了國際油價暴跌和新冠肺炎疫情之外的新“黑天鵝”事件發生的概率也不大,疫情和選情對股市的影響更大,持續時間更長。

在經濟基本面方面,特朗普上台後,推動大規模稅製改革落地,企業稅大幅下調,大規模地放鬆金融監管,通過鼓勵傳統能源行業發展,施壓美聯儲調整貨幣政策由緊轉鬆,美國經濟週期被拉長,經濟實現結構性變化。雖然上述政策帶來財政赤字規模快速上升,政策刺激空間減小、政策邊際效力減少等問題,但美國經濟的內在活力得到了釋放,投資和消費信心明顯增加,就業市場持續改善,股市迭創新高。

總體看,雖然存在上述問題,但如不出現新的“黑天鵝”事件,經濟基本面能夠繼續支撐美國股市。未來一段時間影響每股走向的主要因素更有可能是新冠肺炎疫情和美國總統選舉進展。

從疫情在美國國內擴散速度看,前一段階段特朗普政府對疫情防控明顯大意。特朗普政府所謂的嚴密防控舉措“漏洞百出”。

2月25日,美國參議院就疫情舉行聽證會,國土安全部長卻“一問三不知”,不知道國內口罩數量的缺口、目前病毒的死亡率、疫情的可能增速等,令美議員相當不滿。特朗普政府自詡美國病毒防控能力強大,派包機海外撤僑,一度將自己打造成“道德領袖”和“國民至上”的世界領導者,但隨後出現的檢測方式不準和設備不足,多名回國人員感染新冠肺炎,令特朗普政府顏面掃地,招致一片撻伐。最近也傳出消息,甚至連特朗普本人也面臨被感染風險。特朗普與3名議員有過接觸,而這3人都曾和一名新冠肺炎感染者接觸。

為消除疫情帶來的恐慌,特朗普一再強調平均每年死於流感的人數在2.7-7萬人之間,2019年3.7萬美國人死於流感,與此相比,新冠肺炎的致死率和迄今致死人數都不高。但醫學界對新冠肺炎的危險性已給出了較為明確的認定。即便是為了安撫民眾恐慌情緒,特朗普降低新冠肺炎的威脅性的說法被很多人認為是不妥當的。

如果特朗普出於維護選舉的考慮,將問題加以敷衍,將其拖到大選之後,那可能就是拿民眾和國家利益作賭注。一旦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全面擴散,勢必將對美國內經濟造成負面衝擊,惡化經濟基本面。屆時,特朗普不僅會因為公共衛生事件引發經濟衰退和股市持續下跌而輸掉選戰,還將因為應對不力,導致民眾生命健康遭受威脅,而招致曆史罵名。曆史地看,鼠疫、黑死病等影響政治經濟格局走向的實例並不鮮見。

美國總統大選選情對股市的影響同樣不容忽視。在3月3日“超級星期二”初選之前,桑德斯在已舉行初選的四個州領跑,引發資本市場恐慌,美國股市幾乎隨著桑德斯的每次大勝而走低。資本市場擔心如果持激進立場的桑德斯一旦最終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他們將不得不在特朗普和桑德斯這樣兩位個性都非常鮮明的候選人之間做選擇。

“超級星期二”初選之後,持溫和立場的拜登勝出,市場恐慌情緒暫時解除。那時美國新冠肺炎疫情已較之前嚴重,但美股依然高歌猛進,顯然在當下,政治上的不確定性對美股的影響比疫情更大。

(作者係清華大學全球化中心高級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