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達商管短期業績承壓 遭實名舉報後IPO中止審查
2020年03月12日08:00

原標題:萬達商管短期業績承壓 遭實名舉報後IPO中止審查 來源:新浪財經

萬達商管短期業績承壓,遭實名舉報後IPO中止審查

每日財報

作者| 郜融蓮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國商場停止運營,場內的一眾商戶陷入經營困境。不少商場運營方製定發佈了租金減免優惠措施,其中,大連萬達商業地產股份有限公司(現名大連萬達商業管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達商管)率先推出免除一定期間內旗下所有購物中心的租金和物業費等措施,贏得行業內外的一片誇讚。

然而,一封來自微博的實名舉報信,又把萬達商管推到了風口浪尖。

2020年2月16日,微博名為“中歐宋興龍”的微博號發佈《實名舉報大連萬達商業地產股份有限公司不符合上市條件、董高監涉嫌犯罪》,引起廣泛關注。也直接影響到了萬達商管的IPO之路。

證監會官網顯示,在最新的IPO排隊表內,萬達商管的狀態顯示為“中止審查”。

萬達商管被質疑“三宗罪”

此次的舉報信中指出萬達商管有“三宗罪”。

第一,被舉報人萬達商業的全資控股子公司萬達投資公司的商業模式,不僅涉嫌違法經營,且對發行人持續盈利能力構成重大不利影響。被舉報人萬達商業違反了《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管理辦法(簡稱首發辦法)》第十一條及第三十條的規定。

具體有三點:①在實際經營過程中,萬達商業及萬達投資公司的經營模式涉嫌違法經營。②萬達投資公司及萬達商管公司涉嫌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虛構事實、隱瞞真相,騙取舉報人財務,數額巨大。③萬達投資公司的高管及相關員工涉嫌構成搶劫罪。

第二,被舉報人萬達商業總裁兼董事、萬達投資公司執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齊界,被舉報人萬達商業副總裁兼董事王誌彬,涉嫌搶劫罪與巨額合同詐騙罪;被舉報人萬達商業執行總裁兼董事曲德君,涉嫌巨額合同詐騙罪。萬達商業的董監高違反了《首發辦法》第十六條第三款的規定。目前,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接到相關檢舉後,正在調查中。

第三,萬達商業未盡到如實披露義務,違法《首發辦法》第四條規定。

長達多年的拉鋸戰

事出必有因,長達數千字的舉報信,讓大眾的視野再次回到萬達商管和旗下商家這場長達數年的官司拉鋸戰。

在舉報信的結尾可以看到,《每日財報》看到,此次舉報方是上海奧沙健身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奧沙健身)。據天眼查信息顯示,宋興龍原為奧沙健身的法定代表人,目前,仍為上海奧沙健身鬆江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然而,2018年6月13日,宋興龍被法院列為限製最高消費人員。同時,他擔任高管的上海奧沙健身管理有限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

可以看出,宋興龍和奧沙健身的情況都不容樂觀。兩家的糾紛源自於數年前和萬達商管的一場糾紛。

據公開資料顯示,2013年底,宋興龍名下的奧沙健身與上海鬆江萬達廣場(以下簡稱鬆江萬達)簽定合同,租賃整個第六層作為經營健身房及會所用,合同期限為8年。2014年5月30日,奧沙健身與鬆江萬達同時開業。但2015年8月萬達百貨關門倒閉,宋興龍“噩夢”便開始了。

據2018年宋興龍發表的文章中顯示,在鬆江萬達開業前,與奧沙健身約定租賃面積為4395平方米,然而實際面積僅有2061平方米,奧沙健身多次反映重新測量面積,直至鬆江萬達倒閉也未能得到解決。期間,鬆江萬達仍按4395平方米向奧沙健身收取費用。

宋興龍表示,與萬達商管簽訂合同之後,公司並未立即蓋章返還合同,據稱一直在走流程。在奧沙健身開業一年多以後,萬達商管才返還合同的複印件,並聲稱合同原件已丟失。複印件上的蓋章單位是萬達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達投資)。萬達商管解釋道,萬達投資與萬達商管為一家公司。

鬆江萬達倒閉後,宋興龍與萬達商管談判未果,繼而依據合同固定條款,至北京仲裁委仲裁。仲裁庭上,萬達投資的代理律師稱,鬆江萬達所有權是萬達投資,與萬達商管無關。萬達投資並未授權萬達商管任何權利,故奧沙健身與萬達商管簽訂的合同及帶來的損失均與萬達投資無關,不應賠償。

2017年3月,北京仲裁委宣佈仲裁結果,認可萬達投資公司並未授權萬達商管任何權利,萬達投資不應賠償因一至五樓萬達百貨倒閉給奧沙健身造成的任何經濟損失,且奧沙健身還應支付萬達百貨倒閉至仲裁判決時的租金。

截止目前,大連萬達對此事未發表意見。究竟孰是孰非,最終由法律來做判定。

萬達商管業績承壓

事實上,即使沒有這次的舉報事件,萬達商管也是重重難題。

《每日財報》注意到,1月28日,萬達商管宣佈,對全國323個購物中心實行為期36天的租金及物業費全免政策,免租時間為從2020年1月25日至2020年2月29日,此次租金減免讓萬達壓力不小。

據萬達集團2019年公佈的數據顯示,萬達集團2018年收入為2143億元,萬達商管收入376.5億元,完成計劃的101%,同比增長25.9%,租金收入328.8億元。

而在2017年和2016年,尚未剝離房地產業務的萬達商管更是佔據了萬達集團總收入的一半。公開資料顯示,萬達商管主要的收入來自於萬達廣場的租金收入以及少部分萬達酒店的管理收入。

2019年,萬達商管收入和租金繼續大幅提升,實現收入434.8億元,租金384.8億元。按此計算,此次連續36天的減免會讓萬達損失30億至40億元的租金。

作為資金流明顯不那麼順暢的萬達商業,為了A股上市,已經排隊許久。公開數據顯示,萬達集團總資產下滑超過1500億元。在業績承壓的情況下,萬達商管又遭遇實名舉報,對於公司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