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鷺被傳出售背後:業績拖累雀巢,接盤者挑戰大
2020年03月13日08:57

原標題:銀鷺被傳出售背後:業績拖累雀巢,接盤者挑戰大

與徐福記同年被雀巢收購的銀鷺,或將離開雀巢的懷抱。3月12日有消息稱,雀巢已聘請摩根大通幫助其處理銀鷺食品集團出售事宜,出售金額可能達10億美元。雀巢方面則回應新京報記者稱“不予置評”。

業內人士對新京報記者分析指出,進入到雀巢大家庭近10年的時間里,銀鷺一度為雀巢帶來了中國市場的增長,但近年來隨著銀鷺的業績成為雀巢的拖累,雙方或許也走到了分手的十字路口。根據雀巢的動作來看,此次如果重組銀鷺並不意外,雀巢仍有著較強的話語權,接盤方收購銀鷺後面臨的挑戰仍然不小。

業績下滑拖累雀巢

作為知名的跨國食品飲料企業,雀巢在中國市場的兩場收購一直被業內關注。2011年,雀巢將在糖果領域以及植物蛋白飲料領域風頭正盛的徐福記、銀鷺收入囊中。

銀鷺被收購後也為雀巢帶來過一些驚喜。曾經執掌雀巢亞洲、大洋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首席執行官兼雀巢執行董事會成員的龔萬仁這樣評價,“銀鷺有很棒的即飲飲料業務,不僅在東南亞,在中國,即飲飲料已成為大勢所趨,這一平台對雀巢來說是很重要的”。此外,雀巢方面還曾表示,雀巢2017年中國市場的增長就得益於銀鷺業務的穩定以及其它咖啡、冰淇淋等的貢獻。

然而今年2月13日,雀巢公佈2019年業績顯示,其全年銷售收入為926億瑞郎,同比增長1.2%,有機增長3.5%;實際內部增長2.9%,為過去6年來的最高水平。不過在中國市場,雀巢旗下惠氏S-26嬰幼兒奶粉、銀鷺花生牛奶和粥業務銷售下降。

雀巢表示,銀鷺在2019年下半年、中秋節表現未達預期,加上競爭環境激烈,公司對銀鷺的戰略、產品組合以及業務計劃進行了檢視,並據此作了減值處理。雀巢首席執行官施奈德對媒體表示,銀鷺花生牛奶和八寶粥等相關業務雖然已經有穩定的勢頭,但仍需進行大量工作。

3月12日,中糧基金CEO吳曉鵬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雀巢出售銀鷺是有可能的。雀巢是全球食品業巨頭,旗下擁有上百家食品企業,對每一個產品進行財務生命力測算後的增減、對每一項投資進行戰略執行效果評價後的取捨都合情合理。從銀鷺在市場的表現和雀巢自去年以來的公開表態看,銀鷺業務近年來表現未如預期、增長乏力。花生奶和八寶粥等核心單品並未表現出引導消費變化的能力,終端體驗上也存在定位不顯著的現象,一線市場較難看到,而品牌一旦下沉是否還上得來也尚未破題。雀巢做了不少努力,也市場化啟用了包括原可口可樂在內的新任管理層,但改變個體和戰略容易、改變組織和執行困難。

“國際食品巨頭對中國本土快消企業的收購知易行難、贏少虧多,一個龐大並快速增長的市場不能錯過,更不能錯過的是對國別差異和文化打造的充分重視。”吳曉鵬稱。

雀巢掌握較大主動權

據銀鷺官網信息顯示,銀鷺食品集團創建於1985年,主營罐頭食品、飲料生產經營,其中最知名的為銀鷺花生牛奶和八寶粥產品。目前在廈門、山東、湖北、安徽、四川擁有5個生產基地。

在被收購前,銀鷺與雀巢就已建立了合作夥伴關係,是“雀巢咖啡”即飲咖啡在中國的受委託加工方。加入雀巢大家庭的幾年間,雀巢也對銀鷺進行過調整。雀巢官網信息稱,銀鷺產品適合中國消費者的口味和習慣,對雀巢在中國的現有產品系列(包括調味品、咖啡、糖果、瓶裝水、奶粉、專業餐飲產品等)是一個很好的補充。

在被傳出售前,銀鷺就迎來了CEO變更。2020年1月1日,自2018年11月開始擔任銀鷺首席運營官的孫亦農,正式被任命為銀鷺首席執行官,並直接向雀巢大中華區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羅士德彙報工作。值得注意的是,孫亦農也是自2011年被收購以來,銀鷺的首位中國本土CEO。

剛換新帥的銀鷺,未來在哪裡?在銀鷺舉辦的2020年經銷商大會上,孫亦農表示,雖然2019年充滿挑戰,但也是有史以來調整最快速的一年,半年時間,公司通過一系列改善及調整讓生意快速回到正常軌道。2019年新品銷售表現優異,銀鷺的創新力、整合營銷等方面已取得很大進步。雀巢方面今年2月曾對媒體表示,銀鷺作為一個快速反應的團隊,正在積極調整狀態,未來仍將尋求積極發展。

而根據此次媒體報導,雀巢計劃出售大部分所持銀鷺股份,同時考慮保留少數權益,以監管由銀鷺負責的雀巢即飲咖啡生產。雀巢原計劃在今年4月末或5月初進行第一輪投標,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可能會延期。

此外,還有消息稱銀鷺的國內潛在買家包括娃哈哈、達利食品、統一企業等。對此,娃哈哈方面暫未回應,統一企業方面表示不予置評。

有知情人士透露,2019年銀鷺有較大部分盈利來自於咖啡代加工業務,雀巢的出售目前還沒正式啟動,上半年是否啟動仍有不確定性。

食品飲料分析師朱丹蓬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雀巢出售銀鷺手握很大的主動權,一方面銀鷺的體量在那裡,無論是植物蛋白飲料還是八寶粥業務,都有一定的市場地位。另一方面,銀鷺還能有利潤收入。所以雀巢不會太著急,可以耐心找一個合適的收購者。

吳曉鵬則認為,2017年雀巢就已開始了產品組合和業務的調整,此前剝離的資產包括雀巢皮膚健康業務、美國冰淇淋等業務,此次如果重組銀鷺並不意外,對接盤方來講,面臨的挑戰不小。

新京報記者 王子揚

編輯 祝鳳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