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故事】疫情下的香港的士司機:我是高危人士 一個月不敢見女兒
2020年03月13日14:04

原標題:【香港故事】疫情下的香港的士司機:我是高危人士 一個月不敢見女兒

  【解說】香港的士司機林先生的女兒最近剛滿三歲,愛笑愛鬧,正是最黏爸爸的時候,林先生卻讓太太將她抱到嶽母家,一個來月不見女兒。

  【同期】香港的士司機 林先生

  我最記得是年初三,疫情在香港已經暴發得很嚴重,當時就已經覺得不是很妥,就讓我的太太帶她回娘家。因為我們真的是高危人士,我們每天要對著很多個你不知道是否已感染的人。講到這裏我也確實覺得很對不起她(女兒),因為整個月沒有抱過她了。她(女兒)也經常說想念我,她越這麼說我就越難過。

  【解說】自2月20日香港出現首宗的士司機確診新冠肺炎個案後,司機們更是人心惶惶,防疫措施花樣百出。但夜更的士司機謝先生稱,就算做足功夫仍會防不勝防。。

  【同期】香港的士司機 謝先生

  正常的乘客上車會自覺戴口罩,但是有很多乘客他是不理的。尤其是夜晚,有一些喝醉酒、情緒高漲的乘客進來之後,上了車就拿掉口罩,就講話,就打噴嚏,怎麼辦呢,避不開的。我們做事情還是有個天職在那裡的,作為司機,夜晚沒有人,地鐵也停了,巴士也少了,如果你夜晚有什麼事怎麼辦呢?那肯定還是找我們。

  【解說】前段時間,香港出現“口罩荒”,很多人徹夜排隊買口罩。林先生稱要上班排不了隊,口罩價格又高,這讓大家的防疫措施很難做足。

  【同期】香港的士司機 林先生

  有一次在筲箕灣(的士總會)派口罩,見到一個師兄,我覺得已經有點不妥。他的口罩本來是白色的,但已經是灰灰的,起毛粒了,我問了他才知,原來他的口罩戴了四天,買不到又要工作,口罩還很貴。他說,林哥,我一天賺200塊,吃了飯,還哪裡有錢能買口罩呢?另外第二個師兄,上次我們(的士總會)派搓手液他也說,口罩也戴了四天。一個四天的口罩,你走近你都怕,我自己戴著口罩都聞到那陣味道。

  【解說】“防疫不足,疫情難以控製;防疫足了,我們又山窮水盡”,林先生如是說。他稱,疫情爆發以來,的士司機收入暴跌7成,每日營收只有一兩百塊。

  【同期】香港的士司機 林先生

  我也聽過很多老師傅說,非典的時候真的很恐怖,做到12點、1點鍾都收不回本,但是今年,如果要收回本,恐怕你做24小時都未必能回本。這個新型病毒(對行業)的傷害力,我覺得是前所未有的。

  【解說】入行超過十年的的士司機黃先生稱,自己是“倒貼錢”上班。黃先生上早更,天天加班加點,依舊“入不敷出”。

  【同期】香港的士司機 黃先生

  我們去到機場,那裡應該有過百輛的士在排隊,沒有(新冠)肺炎前,大約排兩個小時就可以載到客人。但現在就不行了,要四到六個小時。有時遇到短途的,還要自己補貼。

  【解說】黃先生稱,香港的士司機普遍年齡較大,疫情來襲,百業待興,轉行更加不易,只能把的士司機當成“終身職業”。司機們稱,現在只能心懷希望,希望疫情早日過去,一切恢復如常。

  【同期】香港的士司機 林先生

  疫情終會過去的,對不對,(疫情結束)第一件事當然是和我的小朋友去吃早茶,看看電影,逛逛街。

  【同期】香港的士司機 黃先生

  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回內地咯,逛一逛,吃吃東西,帶上老婆孩子一起去玩一玩。

  【同期】香港的士司機 謝先生

  我希望可以盡情和一幫司機老友吃頓火鍋,和家裡人吃一頓無壓力的安樂飯。

  記者 陳爍 香港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