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造頂級桌球裁判 越有經驗越不容易走神
2020年03月16日09:11

保加利亞裁判波奇洛娃
保加利亞裁判波奇洛娃

  強大的心理、韌性是推動一位桌球球員邁向成功必不可少的重要因素,在桌球裁判員身上同理。成為一名頂級桌球裁判,需要的可不只是透徹瞭解規則。

  在一場桌球比賽中,裁判必須保持注意力集中,關注、評判球員的每一杆出球,並時刻準備好在必要時作出判罰——即便這一判罰可能會改變比賽的結果。

  裁判這項工作要求具備敏銳的觀察力和強大的抗壓能力,注意力高度集中只是一項先決條件。

  保羅·科利爾是世界桌球巡迴賽(WST)最受尊重的裁判之一,在“三大賽”的決賽均有過執裁經曆。他是WST高水平裁判員的代表人物,還有個尋找、評估優質裁判員的導師角色。他在評估一名裁判員的潛力時,最吸引他的特質是保持專注的能力。

  他說:“保持專注是根基。首先你要密切關注球檯,這裏是一切判罰出現的地方,但在此基礎上,你還負責管控1,000多人的現場,要注意攝影師的方位、還有來自觀眾席的手機設備。”

  “這些不同的事你都要觀察到,但你的心思終究還是在球檯上,需要的就是多任務處理的能力,你不能一邊給球複位一邊回頭看球員在哪,你在複位之前就該知道他的方位,因為你通過場上的局面就能看出來他下一步要怎麼打。”

  “有些耗時久的比賽往往不容易走神,因為球權轉換頻繁,你會持續緊盯。比賽拖得越久,安全球交鋒、打戰術的球就越多,犯規和失誤出現的頻率也就越高,你的注意力就不會到處走。相比之下,像羅尼·奧蘇利雲這種球員進入得分模式後,裁球就更容易了。”

  “2016年世錦賽我裁丁俊暉和馬克·沙比的決賽,第一天晚場階段結束時我根本都不知道時間已經過零點了,因為太專注了。越有經驗的裁判員就越不容易走神,也越會把耗時長轉化為可以利用的有利條件。”

  “裁判和球員的心態截然不同。球員打了場臭球可能是準備工作沒做好,也可能是別的原因,但都怪不到別人。要是我們裁判在某項賽事有什麼失誤,會被所有人記住,還會受到痛批。”

  “球員出場時的心態是‘盡力打好球’,而我們出場的心態是‘必須裁好球’,這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感覺。我們時刻都在努力做到最好,也必須做到最好,沒有‘得過且過’。”

  已獲認證的體育心理學家史蒂芬·西爾維斯特與桌球結緣多年,彼得·艾頓在2002年奪得桌球世界冠軍時就在和他合作,此外他還和肖恩·梅菲、阿里·卡特等知名職業球員有過不同程度的合作。

  西爾維斯特在其所著的《放下你的身段(Detox Your Ego)》一書中寫道:人若想在壓力之下迸發潛能,就必須超越自我的局限範圍,在更廣闊的視界確立一個目標。西爾維斯特認為,這種哲學很適用於桌球裁判。

  “要考慮的重點之一是他們是否知道自己角色在這項運動中的意義,”西爾維斯特曾是職業板球運動員,“需要明確最初選擇當裁判的原因,其中有多少是想把讓桌球在國際體育賽場占有一席之地,並為這項運動做貢獻?”

  “想勝任裁判一職,就要把自己當成桌球化身,要具備應對挑戰的能力,如管控全場觀眾以及對可能出現的犯規作出準確判罰。”

  “裁判就是比賽規則的守護者,是傳遞運動精神內核的使者。若讓我來選拔裁判,我會著重看他們是否具備全球化的視角,還會看著裝風格、走路姿態、談吐、體態甚至餐桌禮節。”

  “他們或許會有工作失誤,但只要他們能以一個正確的方式看待桌球,結果終究會是好的。他們若出現失誤,也要學會承受批評。”

  “在現代運動中,特別是在社交媒體產生影響下,裁判比以往獲得了更高的曝光率,我會希望他們能訓練下,以便更好地應對刺耳的批評聲音。或許裁判只是無奈地一笑而過,但工作失誤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公眾的反應。”

  對於科利爾及其他裁判評估人員來說,裁判在出現工作失誤後如何反應,以及事後如何應對輿論,是評估其水準的重要因素。

  “我曾見過有裁判失誤後不斷自責,”科利爾說,“他們工作失誤後,你都能看出來他們在餘下的比賽里很不自在,不僅如此他們過後也會難受很久,有的人可能一直過不去這個坎。”

  “你只能直面過去,放下它,再繼續向前看。球員想不到你壓力大不大,重要的是要及時擺脫之前的心態。裁判要想全神貫注還是很容易的,難的是走神後再把那種專注找回來。信心也是一樣,別因為一次失誤導致信心全無。”

  “社交媒體的確不好面對,我知道不少裁判被社交媒體影響了,比如裁判把某一次判罰判對了,但還是被不懂規則的網友炮轟,網暴真的很恐怖。我現在都已經脫敏了,我知道自己能出場執裁是因為自己有實力也有權作出判罰,我很擅長於此。”

  “有些新裁判就沒有這種自信,他們會太把別人的看法放在心上。這個世界就是這麼運作的,我們總要適應。”

  作為一名桌球裁判在各大賽場努力多年,所能獲得最豐厚的回報就是去桌球運動的最高殿堂出風頭,科利爾和同行布蘭登·摩爾都曾獲得過桌球裁判的最高榮譽——執裁世錦賽決賽。

  謝菲爾德本地人摩爾說:“我記得楊·沃哈斯曾對我說,首度執裁世錦賽決賽的感覺只有一次,以後裁無數次都不會是第一次的感覺。”

  “他說得挺有道理,置身那種絕妙氣氛中真的很不可思議。今年早些時候我執裁大師賽決賽時,找到了最接近的那種感覺,但無論什麼氛圍都不如克魯斯堡(世錦賽舉辦地)。”

  “我喜歡評估裁判帶新人,可以分享經驗,這部分工作我很喜歡。這個團隊讓我喜歡的地方在於,我和保羅(科利爾)、楊·沃哈斯還有奧利維耶·馬蒂爾在帶新人時,完全都是言傳身教,我們教的全部來自自己的真實經驗。”

  “比如有人跑進賽場、觀眾席有什麼異動或是球檯上出現什麼意外事件,我們幾個人里一定有經曆過的,這有利於幫新人更快上手。我個人比較喜歡用開玩笑的方式幫裁判長見識,當然得是彼此認識。”

  “就比如說,有時他們需要你平易近人地鼓勵一下,有時則需要你在後面踹一腳才能助力!”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