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已做手遊的任天堂現在怎樣了?拒絕氪金,用主機的思路做手遊!
2020年03月16日10:22

說起任天堂,大家可能會聯想到:數不清出過多少續作的《馬里奧》、主角(林克)永遠不會說話的《薩爾達》以及宇宙最賺錢的《寶可夢》!

作為百年老店的任天堂,憑藉穩定的質量、天馬行空的創意,主宰遊戲界幾十年之久。

近年來,隨著手遊大潮的襲來,這家堅守主機遊戲陣地的巨頭,也開始動搖了,每年陸續推出經典IP的改編手遊。

但問題是,這些遊戲簡直堪稱手遊界的奇葩,將任天堂的一手好牌打了個稀爛……

一手好牌打個稀爛

2015年這一年,可能是任天堂自進軍遊戲界以來最困難的一年!

那一年,作為社長岩田聰因病去世,公司的頂樑柱塌了;那一年,Wii U主機銷量持續低迷,成為任天堂史上銷量最差的遊戲機;那一年,公司盈利暴跌60%,一度在虧損的邊緣徘徊……

但也正是這一年,任天堂開始做了手遊,鄙視鏈最上層的任天堂和鄙視鏈最底層的手遊終於連成了環……

任天堂在遊戲界什麼地位?外號世界主宰,遊戲史上評分最高(GR平均分)的五款遊戲,全是任天堂的;世界銷量排名前五十的遊戲,任天堂占了三十多款;就連美國總統、英國女王、日本首相都公然承認自己是任天堂粉絲。

所以,任天堂宣佈做手遊,遊戲界乃至整個數碼界、整個世界都掀起了軒然大波。

就連蘋果秋季新品發佈會,都專門留了一個C位給任天堂出道,介紹任天堂的手遊《超級馬里奧:酷跑》。

借助任天堂良好的口碑以及馬里奧IP的統治地位,《超級馬里奧:酷跑》開創了各種曆史,首日營收就破億,首週玩家數超過5000萬,預約量超過史上一切應用,這些記錄至今沒有被打破……

但《超級馬里奧:酷跑》只火了短短幾天,轉眼就消失在了手遊大潮中,泯然眾人矣!

這樣的一手好牌,都能被打了個稀爛,任天堂的騷操作讓所有人的想不到。

他們將《超級馬里奧:酷跑》設定為一款買斷製手遊,一次性付費解鎖所有關卡,用賣主機遊戲的思路整手遊……

但更重要的問題是,《超級馬里奧:酷跑》的質量就只是一款手遊!

一鍵操作,簡單過了頭……

不開竅的任天堂

神開局卻慘淡收場的《超級馬里奧:酷跑》並沒有刺激到任天堂,起碼一段時間以內,任天堂還是以這種思路運營手遊。

當初拿來試水的手遊《Miitomo》以及《動物之森:口袋營地》從剛推出就被“半放棄”,更新內容比蝸牛還慢!

更可惡的是,任天堂還認死理兒,上述兩款手遊直到今天(《Miitomo》已經關服了)也沒出中文。

大家都以為,任天堂還是以做主機遊戲的思路做手遊,並沒有認識到“服務性遊戲”最重要的是什麼。

當然,如果你覺得任天堂的手遊之路就這樣簡單,那你還是太小瞧他了……

任天堂竟然在主打聯機手遊中,沒有加入對戰功能。也就是說,聯機遊戲只能單機玩!

《寶可夢大師》作為主打對戰《寶可夢》系列改編手遊,竟然沒有對戰功能,但必須要求實時聯網……

《馬里奧賽車:巡迴賽》則是多人對戰遊戲《馬里奧賽車》系列的改編手遊,在首發的前半年也不支持對戰,直到前不久才推出,反射弧有點長!

如此的奇葩思路,才造就了任天堂今天在手遊界的尷尬局面,明明這些個遊戲IP都是王炸級別,但卻硬要拆牌去打……

希望玩家少充點錢

大夥可能會有疑問,這些個騷操作,作為玩家都能看出來有多傻,任天堂作為一家大公司,為什麼要冒天下之大不韙呢?

對於這個問題,小弟我自己的理解就是,任天堂既然做手遊,肯定是想賺錢,但同時也不屑於賺“這些”錢……

什麼意思呢,小弟認為任天堂做手遊的目的不是通過手遊直接賺錢,而是通過手遊來引流,通過製造反差性的體驗,讓手遊玩家去買遊戲機!

如果他們把手遊做的和主機遊戲質量一樣了,誰還會去買他們的遊戲機!

另一方面,就是任天堂一直有自己的操守,對於氪金遊戲,他們一直都是拒絕的……

比如說,《火焰紋章:英雄》以及《失落的龍約》都有內購,但都不算氪,白嫖玩家也可以玩的很爽。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當《失落的龍約》營收日漸走高時,任天堂不僅沒有趁熱打鐵,反而給玩家潑了冷水:

“請大家少衝點錢,我們對手遊這樣賺錢沒興趣!”

接著更是“主動”降低了遊戲抽卡所需要的材料數量,“公然反對”玩家多花錢……

在任天堂眼中,手遊也是遊戲的一種,讓玩家花這麼多錢實在沒有必要,即使所有遊戲公司都這麼搞,他也要站出來反對。

正是因為任天堂的“不開竅”,才守護住了遊戲界的一片淨土,任天堂的遊戲,從來不會過時……

小弟有話說:任天堂的奇葩,有時候正是玩家喜歡玩他們遊戲的原因,純粹的快樂,誰不喜歡呢。

一個正驚問題:你充錢最多的遊戲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