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疫情之下,體育還重要嗎?
2020年03月17日16:34

原標題:觀點|疫情之下,體育還重要嗎?

巴西格雷米奧隊球員戴著口罩出場比賽。

因為疫情,我們暫時失去了歐洲五大聯賽、失去了NBA、失去了幾乎所有體育賽事,甚至連歐洲盃和奧運會也即將失去……

這是人類的集體恐慌。這段時間肯定會重新定義我們的生活,乃至各自不同人生道路。在這樣的時刻,體育乃至很多文化領域的事務、活動與行為,都不再重要了。

當幾乎所有比賽從賽場、跑道、屏幕消失時,一個不再像是週末的週末,從你指尖眼前消逝。每個體育迷,尤其球迷,這時候會更懷念那普通的日子——過去的每個週末,似乎都閃耀著光芒。

那時候,你可以去到球場里,或許抱怨,或許怒罵,或許捶胸頓足,或許歡欣鼓舞。你會和三五好友一道,你或許一個人去到看台,卻仍然能在相同色澤的球衣間,找到自己的族群,哪怕平時都是陌生人。

你會早早地在手機上mark好時間提示,知道你守候的那場比賽幾點開始。啤酒和花生,或許還有鴨脖及其他,在茶几上等著你。因為一個進球,或一個沒進的球,這些碎嘴零食飛騰起來,上下鄰里又一次因為噪音投訴。

這些在過去的一個週末,都沒有發生。你還是坐在沙發上,手裡仍然是手機或pad,有更多的微信群,你會去瞄幾眼,有更多久疏問候的朋友,你會打幾聲招呼。然而失落卻是無窮無盡的。

在疫情面前,在一場人類災難面前,體育不重要,體育賽事就更不重要了。那些從業者,暫且銷聲匿跡,和所有人一樣各自隔離。

體育無關國計民生,體育無關世界和平,體育是不是具備改變世界的力量……

死忠的莫斯科中央陸軍球迷。

然而越是這時,體育才更加重要。

利物浦主帥克洛普說體育是那些最不重要的事情裡頭,最重要的一種。恰恰如此。體育無關現實的種種,但體育關乎不同人的生活狀況、精神狀況。體育關乎一個社會一個族群的心情,體育更更關乎每一個個體。

體育是一條通道,一條讓人暫且擺脫嚴肅平庸生活的臨時通道。巴斯比爵士在70年前構建曼聯時,對查爾頓們說過:“你們走上場,一定要踢出進攻的好看的足球,你們要知道,這球場里幾萬人,他們對生活的熱望,就來自於你們的表現……”

這是一種勞工階層質樸的體育觀。一場比賽,會讓你像洗了個熱水澡、或者換了一身新衣服,心情有所轉換。勝敗結果、過程的精彩或乏味,總能轉移你的注意視線,讓你暫且擺脫一下那些你完全無力應對事務的壓力。

體育是族群所在,是一種現代社會族群的皈依。只要你有過這樣的皈依——支持過某一支球隊、某一名運動員,這樣的依戀總會伴隨著你——在這暗黑時刻,這種依戀感尤其濃烈。

東京奧運的未來也難以確定。

體育是產業,體育是家國榮耀……許多關於體育的種種定義,或許是,但也未必。但體育就是娛樂,這種完全商業化的判斷,讓我次次讀到都感覺觸目驚心——體育遠比這大。

體育是每一個人的生活日程表,在這個個體之間被區隔得越來越遠、疫情更讓人人進一步隔離時,體育也是找回自我的一條通道。

看一場比賽,過程往往比結果更重要。起而行之,身體力行去參與一次運動,更會讓你擺脫孤獨枯燥和煩悶。

人必然是天生好動的。運動自有因果,你越動,你會越健康。每天看到鍾南山先生的各種發聲,不論其內容觀點,這位年逾八旬的終身運動參與者,都是體育多麼重要的典範。

我們不知道全球疫情何時結束,我們不知道賽季何時再來,我們甚至都會找不到,過往每個週末都能相互依託的那些族群。但只要還能動,你就應該運動,哪怕鬥室北向,不能得日。抬抬腿,原地踏踏步,持之以恒,異日運動之樹,亦能亭亭如蓋。

這時,體育很重要,比過往更重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