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寒認養了兩隻河馬,幫一家野生動物園自救
2020年03月17日11:30

  原標題:韓寒認養了兩隻河馬,幫一家野生動物園自救

  前不久,人氣作家韓寒在微博曬出一張自己與兩隻河馬的PS合影照片,引發網友熱議。從配文中得知,兩隻河馬來自青島森林野生動物園。這家動物園在疫情期間,開展“慈善認養動物”的活動,韓寒認養了它們,並取名為“憨憨”和“汗汗”。

  認養動物的不只是韓寒。2月28日活動開始後,青島森林野生動物園陸續收到5000多個諮詢電話,共有500多名好心人士成功認養了動物。這些動物包括環尾狐猴、鬆鼠猴、綠鬣蜥、陸龜、河馬、長頸鹿、火烈鳥、大象等等。區別於領養,“認養”並不能將動物領回家,但認養者可以隨時獲知動物的生活情況,還有享受全年無限次入園、與動物互動等一系列的優惠服務。

青島森林野生動物園發起了“認養動物”的公益活動,吸引了社會各界的人士參加。本文圖片均為 李煥斌 圖
青島森林野生動物園發起了“認養動物”的公益活動,吸引了社會各界的人士參加。本文圖片均為 李煥斌 圖

  疫情期間,各行各業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其中,旅遊業損失慘重,有專家估計損失或超萬億元,這其中有一部分在衝擊中倒下再也沒能起來,有一部分仍在苦苦掙紮,艱難前行。面對“零收入”的經營困境,青島森林野生動物園顯然是後者,他們做出了一系列措施,從“雲遊動物園”、“雲植樹”到“認養動物”,每一種嚐試背後都能看到一個企業強烈的求生欲,他們力求挨過這個漫長寒冬,早日迎來春暖花開的日子。

  澎湃新聞私家地理欄目專訪青島森林野生動物園策劃部部長李煥斌,聽聽一家動物園的抗疫自救故事。

  可以跟我們描述一下這次疫情對動物園造成的影響嗎?

  李煥斌:

  收到上級主管單位以及當地政府的通知後,我們在1月24號正式閉園,到現在已經59天了。剛開始確實比較困難。首先,大部分食草動物吃的苜蓿草是從國外或者別的城市引進而來的,但疫情高發時,青島所有的高速公路都被封了,我們的食物無法到達。

  其次是因為疫情期間物價上漲,加上閉園後零收入,短期內在經營上的確比較困難。幸好後來上級主管部門、林業局、文旅遊局以及當地政府給了我們一定的扶持,目前的運營狀態正常。

  當時儲備的一些糧食,能維持多久的需求?

  李煥斌:

  當時只能維持半個月左右。不過在那之前,我們已經向當地政府部門發去了請求,政府部門也很快給予了幫助,所以沒有到動物吃不上飯的程度。

  有遇到人手短缺的問題嗎?有沒有招募誌願者來幫忙?

  李煥斌:

  的確有好多愛心人士打來電話問我們需不需誌願者幫助,但因為我們處在閉園的狀態,所以不接納任何外來人員。另外飼養員原本就是住在公司里的,他們24小時照看動物的生活,所以暫時不缺工作人員。

  不過,還是有很多好心的企業和市民給我們捐贈了口罩、醫療消毒水,還有一家企業捐助了很多胡蘿蔔。

青島森林野生動物園里的火烈鳥
青島森林野生動物園里的火烈鳥

  動物認養活動大概是從什麼時候發起的?為什麼想發起這樣一個活動呢?

  李煥斌:

  我們在2月底的時候發起了認養小動物的活動,目前第一階段的認養活動在3月13日正式結束了。

  發起這個活動是因為3月3日正好是世界野生動植物保護日,我們想借這個機會呼籲更多的市民來關心和愛護野生動物,同時通過動物認養這種形式來增強認養者對野外動物棲息地喪失和自然失衡狀況的重視,引導大家參與到野生動物的保護工作中。

  當然愛心認養在一定程度上也促進了動物們生活質量和生活條件的提高,凝聚了更多力量。

  什麼樣的人可以成為認養人呢?認養後,動物園會有怎樣的回饋呢?

  李煥斌:

  當認養者打來電話諮詢後,我們會先確定他是否真的有愛心,是否關愛野生動物,或者是否對野生動物保護有一定的積極性,經過初步的考察,確認其認養的資格。

  成功認養野生動物之後,第一,可以享有園區全年不限次數免費看望小動物的權益;第二,對所認養動物有一定的知情權,可以瞭解動物的身體狀況和生活狀況;第三可以和來到園區進行一個互動體驗,比如可以幫小動物打掃籠舍、做一些小玩具等等。

  假如認養者無法來到景區,我們會採取“3對1”的對接模式——三名員工對接一名認養者,認養者可以隨時隨地與工作人員聯繫,可以通過照片、視頻以及網絡連線的方式瞭解小動物的狀態。我們還會頒發專門的認養證書,在小動物的居舍旁邊標記動物的認養主人是誰等等。

認養證書
認養證書

  那認養費用和期限有什麼要求呢?

  李煥斌:

  認養小動物是低門檻、面向全部市民的公益活動。小型動物一年的認養金是360元,大型動物一年的認養金是1000元,差不多一天只需1~5元不等,除此以外,沒有額外的費用。同時,我們開放認養動物的數量也是有限的。

  籌集的認養金並不是為我們挽回多少虧損,這些只是為了提高野生動物們的生活福利,讓大家通過這個平台提高對野生動物的關注度,並不以營利為目的。

  已經成功認養的人大概有多少?

  李煥斌:

  國內認養者總共有500多人,另外還有10位來自國外的愛心人士。除此之外,來諮詢的人士也比較多,大約收到了5000多個。

  發起愛心認養活動後,韓寒工作室也給我們打來了電話。韓寒先生認養了兩頭河馬,命名為憨憨和汗汗。在他的帶動下,更多的人參與到認養小動物的工作中來。

韓寒認養的“憨憨”和“汗汗”
韓寒認養的“憨憨”和“汗汗”

  可以介紹一下青島森林野生動物園創立的背景嗎?園區目前有多少隻動物?

  李煥斌:

  我們目前展示的動物有1800多個品種,3000多隻野生動物。值得一提的是,這些野生動物並不是從野外抓捕回來的,而是通過人工育幼培育出來的。

  動物園成立的宗旨是異地保護,換句話說就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動物棲息地被人類所佔用,為了保留這個物種,讓它不至於滅絕,我們成立了動物園。在這裏,我們有自己的獸醫院、獸醫專家和育幼室。與傳統動物園的理念不同的是,我們做的更多的是科普教育,讓大家來到動物園後不僅能看到動物,還能瞭解更多相關的知識,提高野生動物的保護意識。

  如果沒有疫情,正常情況下,每日的客流量可以達到多少? 這次疫情產生的損失又有多少?

  李煥斌:

  如果沒有這次疫情,從初一開始的春節長假期間,我們的客流量大約在1000~2000人左右。3月開春後也是一個小高峰,團客加上散客平均一天大約有2000人左右。

  現在閉園將近兩個月,每天的虧損大約在16萬左右,這裡面包括了土地租賃費用、保育員和後勤工作人員的人工費、還有電費等等。另外,因為沒有遊客產生的間接損失大約一個月1680萬左右,這是從2003年9月開園到現在,我們第一次虧損。

  疫情給旅遊業帶來了重創,許多動物園、景區都紛紛開始尋求自救,總結一下的話,你們採取了哪些自救的措施呢?

  李煥斌:

  疫情期間無法營業,零收入的狀態很難改變,於是我們選擇把更多的力氣放在品牌宣傳上,通過宣傳野生動物保護、科普知識去發揮餘熱。同時,作為全國科普教育基地,正確引導公眾,減少大家對野生動物的誤解。

  每週六的上午,我們會做“雲遊動物園”,由我們專業的科普老師和保育員給大家講解野生動物的知識,比如野生動物喜歡吃什麼、喜歡喝什麼,飼養員怎麼照料野生動物等等。植樹節期間,我們推出了“雲端植樹”,用戶進入小程序後可以在線“雲澆水”,等樹長大後可以兌換成景區里真正的樹苗,免費進園親手種下小樹。 這些活動都是公益性,不收取費用。

  另外為了收回一點點資金,我們也推出了預售門票,在原價的基礎上打了7折,使用期限從開園起到年底。

  雲直播的效果怎麼樣?

  李煥斌:

  我們在快手、抖音、一直播這些平台都開設了自己的賬號,最近我們又和淘寶合作,做了一期阿里雲直播,最高峰的時候達到了100萬的在線觀看量,能得到這樣的效果也很意外。

“雲遊動物園”直播最高峰的時候達到了100萬的在線觀看量
“雲遊動物園”直播最高峰的時候達到了100萬的在線觀看量

  剛剛您也提到疫情期間,很多人對野生動物產生了一些誤解,那從動物園的角度來看,我們在接觸野生動物的時候,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地方嗎?

  李煥斌:

  用動物園的專業術語來說,我們把可以近距離接觸的動物,叫做“項目動物”。這些動物因為是人工育幼的,所以跟人類比較親近,沒那麼有野性。這次認養的動物都屬於“項目動物”。

  動物可以“親密接觸”並不是指遊客可以抱著它玩耍,而是我們可以通過一些 “豐容工作”(“豐容”指在圈養條件下,豐富野生動物生活情趣,滿足動物的生理心理需求,促進動物展示更多自然行為而採取的一系列措施的總稱。)比如喂食,改善動物生活環境等等去“接觸”它們。

  正式開園之後,你們會做哪些準備保障遊客的衛生安全呢?

  李煥斌:

  關於開園後的防疫工作,我們做了很多的預案和演練,比如為了做到零接觸,我們將不開放現場購票,採取線上預約製,並簽署實名承諾書。同時入口處設置紅外線測溫儀、鋪設專門的消毒墊,不管是工作人員還是遊客走入每個館區之前都要踩踏消毒墊。

  遊客必須全程佩戴口罩,按照指定的路線參觀。在遊覽的同時,為避免出現聚集的狀況,遊客與遊客之間要間隔一米以上的距離。參觀完後,經過出口,我們還會再次給遊客量體溫。園內有監控、現場也有工作人員指揮。假如出現了發熱發燒的遊客,我們和當地的醫院等機構也保持著聯動,第一時間對有症狀的遊客進行處理。

動物園工作人員正在進行消毒工作
動物園工作人員正在進行消毒工作

  那大概什麼時候可以再開園呢?

  李煥斌:

  這兩天遊客也一直打電話來問,希望我們早日開園,我們更是迫不及待想開園。但現在還在等待當地人民政府,以及上級林業部門和文旅局的通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