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的人談論腹脹、過敏或慢性疲勞,並求助於生物駭客
2020年03月17日09:21

原標題:越來越多的人談論腹脹、過敏或慢性疲勞,並求助於生物駭客

原創 譯言讚賞 譯言

現在是下午5點,在法朗特家,6歲的傑克和4歲的托馬斯正在玩樂高。在外人看來,這就是兩個小孩子在玩玩具,但在他們的母親凱瑟琳看來,傑克建造了一艘遊艇——這是日常的想像練習。

“晚飯準備好啦!”保姆喊道。這個家庭遵守著舊石器時代的飲食習慣,吃著天然的食物,今天的晚餐是香茅章魚和魚骨湯。“我的最愛!”傑克高興地叫道,而凱瑟琳則詳細地解釋了魚骨湯的作用:“這是一種古老的長生不老藥,是用煮沸的野骨頭熬成的,碘含量非常高,而我們大多數人都缺乏碘。”

晚飯後,孩子們可以繼續發揮他們的創造力,或者看會兒電視。如果他們要在下午6點後看電視的話,就需要戴上防藍光眼鏡,以防止科技產生的藍光影響他們的睡眠。“我們也用紅光療法,”凱瑟琳指著男孩臥室里的一盞紅色恐龍燈解釋道,“晚上沐浴在紅色的光線下,早上沐浴在藍色和白色的光線下,有助於保持身體的自然節律。”

但在傑克和托馬斯開始他們的紅光沐浴之前,需要進行每週兩次的膨潤土和瀉鹽浴。“我不想要。”托馬斯抱怨道。但凱瑟琳很堅定,很快孩子們就在家庭浴盆里玩得很開心。他們的想法是,這種黏土可以幫助他們清除日常接觸到的毒素,並增強他們的免疫系統。

越來越多的家庭在家中進行“生物駭客”的活動,以過上更健康長壽的生活,法朗特夫婦只是其中之一。作為一個產業,“生物駭客”預計在2017年至2023年期間,將達到197億英鎊的市值。

“生物駭客”一詞起源於美國,由矽谷科技企業家戴夫·阿斯普里推廣開來。阿斯普里花了20年時間和100多萬美元來破解自己的生物系統,他減掉了100磅,並聲稱自己的智商提高了20點。“生物駭客”也在大西洋的這一邊發展——在英國,健康優化峰會有1000多名成員。公司創始人蒂姆·格雷解釋說:“美國人通常更關注生物駭客技術的產品和周邊。在英國,我們更加多樣化,從世界各地學習最好的技術。”

格雷認為,生物駭客技術在過去幾年里爆炸式增長,原因是人們對健康、壓力和肥胖的認識日益增強。“我們在社交媒體上聯繫得越多,就越明顯地感覺到自己並沒有變得更健康,大量的人在談論腹脹、過敏或慢性疲勞。他們想要找到原因,想要讓自己變得健康,所以他們求助於生物駭客技術。”

著名的生物駭客的例子有極端的埃隆·馬斯克,他認為人類需要成為半機器人才能在一場不可避免的機器人起義中生存下來,Twitter的聯合創始人傑克·多爾西正在練習間歇性禁食,定期桑拿和冰浴。蒂姆•格雷說:“任何東西都能優化你的健康,生物駭客可以自己動手並在自己身上展開實驗。長壽——是每個人都在投資的健康領域。”

在法朗特家,“生物駭客”技術治癒了托馬斯的嚴重濕疹,而醫生開的藥卻沒有作用,它還極大地改善了凱瑟琳的健康狀況。凱瑟琳在生第一個孩子之前就開始進行生物駭客技術的研究,並研究改善自己健康狀況的方法,之後她把這些方法與丈夫和他們的兒子分享。

他們遵循促進腸道健康的史前飲食,用著不含氟的牙膏和不含苯甲酸酯的洗髮水,家裡安裝了一個濾水器系統,牆上刷著無毒油漆用來淨化空氣,他們還拋棄了彈簧床墊,以減少暴露在電磁場下的機會。凱瑟琳解釋說:“一切改變都很貴,但很值得。”

最重要的是,他們認為市面上的清潔產品含有有毒的化學物質,因此他們使用白葡萄醋來軟化衣服,給手機抹上了電磁場阻滯劑,凱瑟琳使用的面霜和乳液由椰子油組成,這一切都是為了幫助身體擺脫有毒負擔,並讓身體更靈活地對抗潛在的病毒、細菌和感冒。

沒有科學證據表明上述的一切有作用,但對凱瑟琳來說,證據就是家裡人容光煥發的皮膚、亮麗的頭髮,以及他們很少生病的事實。她說:“我認為醫生在外科創傷方面很有用武之地,但我們會避免使用撲熱息痛,對我們來說,順勢療法非常有效。

在倫敦北部,44歲的托尼·里德爾和他39歲的妻子卡塔琳娜也和他們的四個孩子——10歲的羅拉、8歲的米莉、3歲的塔盧拉和4個月大的鮑——一起練習生物駭客技術。他們做出的最大改變是“地面生活”,他們家裡沒有椅子、沙發或床,他們坐在墊子上,蹲在地板上或站著地上,他們的餐桌十分低矮,以便他們坐在地上用餐。

身為超級運動員和自然生活方式教練的托尼說:“這可能被認為是一種社會極端,但對我來說,我們只是順應了一種更自然的生活方式。我覺得與其說我們是在搞生物駭客,不如說是在搞一種社會規範。”他相信,腳踏實地的生活,回到更原始的生活方式,可以消除久坐帶來的不利影響。“我們90%的時間都待在室內,大部分時間都坐著不動,這是一種不自然的姿勢,地面生活對此很有幫助。”

他的孩子們高興地坐下來吃他們的午餐,他們根本沒用過高腳椅或嬰兒車。米莉正在廚房門口做仰臥起坐,對她來說,這是一種樂趣,但她實際上是在練習“上肢運動”——手臂擺動和懸掛,這在靈長類動物世界中很常見,上肢力量和靈活性很重要,但再次被現代人類所忽視。

作為他們“回歸自然”的一部分,這個家庭還練習赤腳生活。托尼經常光腳跑馬拉松——去年9月,他在30天內光腳跑了874英里。孩子們也留在家中學習,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確保他們不用整天呆在一個有桌椅的環境中,而這些桌椅會讓他們失去生活在地面上的好處。卡塔琳娜說:“如果有其他學校嚐試地面生活的話,我們可能會考慮的,我相信孩子們可以自學成才。”

孩子們的祖父母在如何養育孩子的問題上一直和托尼夫婦據理力爭,卡塔琳娜承認:“這對他們來說非常具有挑戰性,但現在他們看到了結果,他們明白了,也開始改變自己的飲食。”雖然托尼承認,有些人可能會認為他們的選擇有些古怪,但他指出,在日本等國家,以及在他們的社交圈里,地面生活的習慣並不罕見。

卡塔琳娜笑著說:“最近我和孩子們在一個操場上,一位女士走過來對我說,‘你的孩子看起來很不一樣,很酷’,我認為我們培養孩子的方式確實有助於他們變得更加自信和冷靜,而且更強壯。”

這也意味著孩子們不像許多人那樣對科技著迷——托尼一家沒有電視,不過他們每週有兩次看電影的時間,在家用Mac電腦上看電影。他們還把普通燈泡換成了變色燈泡,他說:“人造藍光會阻斷人體分泌褪黑激素,體內褪黑激素的缺乏與體重增加、2型糖尿病、癌症和抑鬱症都有關。褪黑激素是由黑暗的環境所觸發釋放的。”

《不老的一代:生物醫學的進步將如何改變全球經濟》一書的作者亞曆克斯•紮沃龍科夫博士認為,這樣的生物療法可能會有所幫助,但他懷疑這些療法是否有能力大幅改善健康狀況。他說:“如今,在生物駭客領域,很少有什麼新想法。我認為間歇性禁食和有規律的睡眠可能會略微延長壽命,但我不推薦這些干預措施,目前幾乎沒有臨床證據證明其中任何一種方法可能有效。”

儘管托尼夫婦和法朗特夫婦似乎都很享受生物駭客技術帶來的好處,但醫學專家強調,人們在大幅改變飲食和生活方式之前,應該諮詢專家和醫生的意見。但凱瑟琳說,任何對生物駭客感興趣的人不需要徹底改變他們的整個生活。她告訴我:“關鍵是找到一兩件你想做的事,然後就這樣開始吧。不管你是決定把洗髮水和美容產品換成不含化學物質的,還是改變你的飲食,只要適合你自己就行。。”

她接著說:“我的建議是,自己試一試,看看效果如何。我並不是說每個人都應該像我們一樣生活,我們只是讓人們看看我們在做什麼,也許他們就會開始做類似的事情,比如買一副防藍光眼鏡,這真的很便宜,真的可以改善睡眠。”

托馬斯和傑克高興地喝著骨湯,在浴缸裡互相扔泥巴。與此同時,蘿拉和米莉非常喜歡在家接受教育,她們可以像猿猴一樣蕩鞦韆,也不介意連續幾個小時坐在或躺在地上。當他們步入青春期時,他們對自己不尋常的生活方式會有什麼感受,目前還沒有定論,但就目前而言,他們是父母的“生物駭客”的絕佳廣告。

原文標題:Meet the families 'biohacking' their bodies to live healthier... and longer

原文地址:https://www.telegraph.co.uk/family/life/meet-families-biohacking-bodies-live-healthier-longer/

原文作者:Radhika Sanghani

譯者:你喜歡嗎

來源:譯言網(yeeyan.org)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