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留學生回國隔離期間發聲:我們不該被惡意攻擊
2020年03月18日00:28

  原標題:一位留學生回國隔離期間發聲:我們不該被惡意攻擊

  封面新聞記者 何方迪

  行程近8000公里,輾轉約30小時,這是留學意大利的楊家翔的返鄉足跡。如今,他終於平安回到了家鄉上海,目前正在一家酒店內接受為期14天的隔離觀察。

  楊家翔沒有想到是,自己在社交媒體發佈的一段回國Vlog竟然引發如潮的評論,留言中出現了一些不和諧的聲音,有網友稱他“回國添亂”“千里投毒”等等,但絕大數人表達了歡迎,並提示他主動做好隔離措施“不要出門跑步”“多喝水”等。

  3月17日,楊家翔在酒店更新了社交媒體,併發文回應:“留學生理應回國按流程隔離,遵循國家安排,不瞞報、不逃避,但我們不該被惡意攻擊,也不該被以偏概全。”

  “淪陷”的意大利

  幾乎一夜之間,意大利“淪陷”。截至2月24日,意大利累計確診157例,死亡7人。按確診人數統計,意大利已成歐洲疫情最嚴重、亞洲以外全世界疫情最嚴重的國家。

  籠罩在疫情陰影下的留學生,由於學校停課,生活被迫按下暫停鍵,23歲的楊家翔便是一員。正在熱那亞美術學院就讀雕塑專業的他,猶豫著是否回國。

  與此同時,意大利民眾對疫情態勢的自信以及當地人近乎“裸奔”的防護措施,與不斷上升的確診人數形成了強烈對比。這些,都加速了楊家翔等留學生心中的不安和緊張。

  “父母尊重自己的意見,但我覺得回來方便一些。”百般斟酌後,楊家翔決定回國。

  曲折回國路

  3月5日淩晨,意大利北部海港城市熱那亞。依稀的路燈下,楊家翔和同學一行四人,拖著行李,走在四下無人的石板街道,這裏有直達米蘭機場的大巴。

  “整個機場除了中國人,無一人戴口罩。”楊家翔告訴記者,上飛機前被要求留下了手機號碼。

  “上飛機後有人測體溫,同時填了健康表,是否有發燒、咳嗽之類的。”

  北京時間早上9點,楊家翔抵達上海,不過行程並未結束,等待他的是一系列嚴格的檢查措施。“所有人都在飛機內原地等待,叫到名字的會帶上證件接受檢查。”

  下午一點,終於輪到了楊家翔等人走出機艙。機場內部已分類劃好區域,入境的人員正在排隊測體溫,跟隨著人流,楊家翔配合工作人員完成了各項檢查,此時,時間來到晚上7點。饑腸轆轆的他們,前方還有手續需要辦理。

  “測完體溫後沒收了護照,我們被要求集中隔離。”在機場站了12小時的他,終於開始排隊入境。“晚上10點,取了行李的楊家翔上了大巴,他和周圍許多不認識的一起被送到上海某星級酒店,準備接受14天的集中隔離。

  淩晨12點,完成一系列手續後,楊家翔順利入住,為這趟近30小時的回國路畫上了句號。

  風波中的留學生

  隨著海外疫情蔓延,留學生面臨去留選擇。像楊家翔一樣回國的留學生還有很多,也有人擔憂回國途中風險太大,選擇暫時不回國,在海外自我隔離。

  記者注意到,針對留學生回國的話題,網上出現了不少熱議,其中不乏惡意留言,例如“回來添亂”“千里投毒”等。

  在酒店隔離的楊家翔也注意到了這些言論。“不是所有留學生都會瞞報,一個人有不代表這個群體就有。”

  他專門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作出回應:“留學生理應回國按流程隔離,遵循國家安排,不瞞報、不逃避,但我們不該被惡意攻擊,也不該被以偏概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