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浦東隔離點累計接收機場轉運人員七千多人,在管超五千人
2020年03月18日22:38

原標題:上海浦東隔離點累計接收機場轉運人員七千多人,在管超五千人

在上海浦東機場集散點的某個角落里,總是能看到姚燕華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裡。她話不多,大部分時間都在安靜地等待任務。

3月6日起,上海各區派人員進駐浦東、虹橋兩大國際機場,負責重點國家來滬人員信息登記、專車護送等,姚燕華就是浦東派駐的轉運“大白”之一。3月6日-3月17日24時,浦東“大白”們已從兩大機場接送重點國家入境人員居家隔離1824人(其中外籍647人)。

3月6日只是一個節點,如果將時間拉長,自疫情發生至今,浦東已為上海築起了一道又一道防疫牆。

3月3日-18日上午7時,浦東新區20個集中隔離觀察點(不含地區工作組專用點位),共接收機場轉送重點國家入境人員6208人,其中外籍658人(重點國家人數575人、其他國籍83人),涉及航班417架次。

1月25日-3月17日24時,上述20個集中隔離觀察點,累計接收人數12086人(含采樣人員),其中累計接收機場人數7183人,在管5409人。

浦東機場“大白”:主動和旅客們聊聊天

拍合照時,姚燕華會吐槽到自己這兒海拔驟降,但只要一有任務,她就會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旅客們在機場等候了很長時間,個個都面露倦容,姚燕華會主動和他們聊聊天,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有一位情緒焦躁的阿姨,不太配合工作,姚燕華抓住她喜歡聊天且同住一個街道的特點,陪聊許久,成功安撫了她的情緒。姚燕華說:“儘管工作辛苦,但告別每一個人時聽到的那些真誠的感謝,都讓她在夜晚的寒風中倍感溫暖。”

在學前教育指導中心支援工作的王佳麗老師,3月6號一早接到了組織的號召,一小時內整理好行李,直奔區委黨校,成為一名機場“轉運人”。幾天來,她以熱情耐心的態度接待每一個從重點地區入境的來滬人員。

雖身在前線,但她仍心繫自己的本職工作,利用休息時間關心自己的學生,同時繼續在線完成學前教育指導中心的工作……王老師和自己結婚不到半年的老公有一個約定:雖然一個在機場,一個在醫院,但都要守護好這座心愛的城市,做好上海的“守門員”。

來自蔡路中學的任傑老師,也是誌願者團隊中的一員,他和眾多誌願者們一樣,甘用自己的辛勤付出,換取一座城市和居民們的一份安寧。剛到區委黨校的那晚,他受了點寒,腸道不適,但第二天他就堅持上崗。他說:“男孩子嘛,能忍,這點小毛病不算啥。”

他特別照顧旅客,貼心地幫助旅客提拿行李箱。有一位從日本回國的阿姨,在被護送回家的路上,反複和旁人說道:“還是我們中國好!還是我們上海好!”海納百川的上海,因為像任老師這樣的誌願者們,而顯得更加美好!

虹橋機場“大白”:休息之餘,不忘批改學生們的作業

來自浦東新區華林中學的唐詩憶老師、康城學校的陸清老師和福山外國語小學的季丹辰老師,是浦東首批駐紮在虹橋機場的教育系統誌願者。

他們主要負責接待和轉運來自重點國家以及在14天內有其居住史的入境人員,根據不同分類,核實信息後由私家車接回或專車護送到不同地點進行隔離,形成與社區之間的管理閉環。

三名教師在浦東新區民政局的組織下,分別分在了虹橋一組的三個工作小組中。雖負責不同的工作,但同為教育工作者,她們在工作中互相幫助穿戴好防護裝備,一起討論轉運旅客的流程細節,彼此提醒對方注意安全。休息之餘,她們一起交流教學班級管理經驗,也不忘批改班上孩子們的作業、反饋上課情況。

身處一組機動組的唐詩憶,負責哪裡有空缺哪裡補上,幫助外籍入境人士翻譯溝通,配合做好健康信息核查工作,穩定入境旅客焦躁情緒,並將他們護送轉運至小區或統一隔離點,與街道負責人做好交接工作。

身處二組負責私家車工作任務的陸清感受到,誌願者工作的開展,一切都在實戰中學習,對於走錯通道的非重點地區外籍乘客應該如何處理,對於健康雲上的信息與實際信息不匹配又該怎麼辦,當外籍乘客對隔離措施不理解時應該如何安撫……一切困難都在實際工作中解決,每天又會遇到新的問題。

對於剛上一年級的女兒,她想說,請你正直善良,無論能力大小心中要有愛,更希望你能認真學習,充實自己,盡你之力,為國貢獻,當祖國需要你時,你已成長為有能力有擔當的人。對於她的學生,她想說,居家隔離就是抗戰,認真學習就是貢獻,網課學習雖然新奇但不要沉迷網絡,應該借此機會讓自己成長為更自主、更自律的人,同時面對弱小請選擇善良,面對困難請挺身而出,成為一個充滿正能量的人。對於家人,她謝謝理解和支持,因為有了他們做後盾,她才能安心工作。對於同事,她真心感謝,領導在接到通知的第一時間就進行溝通協調,有三位老師馬上承擔了她兩個班的數學教學和班主任工作。

身處三組負責大巴轉運工作的季丹辰,在短短幾天中接觸了形形色色的案例,帶有焦躁情緒的韓國夫婦、公司管理層的日本男子、合租房到期的韓國女生和與男友出現隔閡的00後女孩……每一個需要隔離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情緒。乘客會問:“隔離是免費的嗎?”“我可以吃到肉嗎?”“我們還要再等多久?”街道會問:“他們從韓國哪裡來?”“租賃到期了嗎?”“幾個人合租呢?”……

過程中總是會遇到形形色色的問題。作為一名年輕的教師,可以發揮專業特長,通過自己的語言優勢、觀察能力、同理心的換位思考,去安撫每一個來到上海的客人。在這些看似簡單而又複雜的工作中,她感受到,上海是一座包容的城市,也是一座很嚴謹的城市,“我們擁抱每一個來這裏的人,這座城市需要他們,這座城市也會保護以此為家的每一個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