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小事|“看見有醫務人員在打球,我想我看見勝利曙光了”
2020年03月18日06:36

原標題:武漢小事|“看見有醫務人員在打球,我想我看見勝利曙光了”

武漢全面“封城”已有一個半月的時間了。

這一個半月來,絕大多數武漢人只能呆在隸屬各個社區的家裡,鄰里之間的關係從未像現在這麼重要。

澎湃新聞開闢“武漢小事”專欄,講述疫情期間武漢人的家長裡短,講述那些掩蓋在大疫情背景下的日常生計。

武漢人民一定能夠度過這段艱難的歲月。

“看見對面有醫務人員在打羽毛球,心情特別好,我想我看見勝利的曙光了!”3月15日,“老計”在日記里寫道。

“老計”是武漢的一名外賣騎手,也是曾經受邀出席國新辦記者見面會的普通勞動者。疫情期間,他堅守崗位,為武漢市民跑腿奔波;同時,他堅持在微博上記錄每日所見所聞,傳遞溫情。

在他的日記里,武漢在一點點變化,“看見救護車的頻率似乎在降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愈顯和諧,他曾幫助陌生阿姨查詢手機號碼狀況,阿姨用歌聲感謝他,“我騎車慢慢走,阿姨就一直唱”;他也曾為白髮嬢嬢買菜,卻不收一分錢;社區組織生計困難的聾啞理髮師為居民理髮……

他也曾目睹苦澀與無奈:懷孕卻不敢去醫院的孕婦、公園里神色憂鬱的流浪者、水果店的店員為進貨苦惱、有騎手餐的店家不再營業了……但是,他卻始終相信,“春天是真的到了,病毒也該‘滾蛋’了。”

以下是他的“武漢日記”節選:

【2月11日】

這會兒有點小空,說點關於疫情相關的事情吧!純屬個人建議。

如果家裡年輕人和老人同住,儘量勸老人不要去超市打擠,年輕人出門採購就好,最好是男人,也不要規定太細,只要能分清楚肉和菜就行,吃啥肉不是吃,對吧?如果老人獨居,社區無法解決,自身又暫時幫不上,可以在平台下幫送單,或者幫老人點外賣,然後另外給騎手小哥加點紅包,幫帶一點菜或者米面,放在指定位置,然後讓老人出來拿。

消毒液省著點用,不用什麼地方都噴,離每個人都稍遠一些比什麼都消毒管用。聊天不要面對面,即使戴著口罩,當然如果室外相隔兩米以上,當我沒說。別埋怨小區保安物業不讓外賣小哥送到家門口,非常時期,大家互相體諒。

各處援助物資不斷進來,菜肉米面或有緊張,但絕對不會短缺,相信我,不用搶著買。這是我拍到的運送物資的車輛,相信還有很多很多這樣的車輛在奔忙。

【2月12日】

外賣小哥或者因為善良,或者因為對方許諾了較高報酬,或者二者兼而有之,這沒有任何錯。

這邊家人病重,而且很可能是令人恐懼的造成全城停擺的病毒肺炎。他們也肯定嚐試聯繫120,也肯定試圖尋求其它渠道幫助,巨大的恐懼能讓人喪失道德和是非判斷,只剩下求生的本能。

雖然他們錯了,但我狠不下心指責,因為如若我處於這種境地,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也許更過分!

人性本就是複雜的,總是在善與惡之間來回搖擺。面對這場世紀瘟疫,作為一個普通人的我們,除了守望相助,還可以對別的普通人多懷一些善念!因為瘟疫總會過去,如果只剩下一個互相猜忌的城市,只剩下一個支離破碎的人間…………

【2月15日】

被迫偷懶一天,1月25號到今天的第一個休息日!

【2月18日】

我和我的很多朋友都會想你!

【2月20日】

從沒想過會跟英雄有過關聯,也從沒覺得自己是英雄!如果說疫情期間的英雄,一定是最前線的醫務人員!

也從沒想到自己做的這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竟然被最帥的曉明哥看到,併入選“黃曉明真心英雄項目”的致敬人物,我作為所有在疫情期間堅持工作騎手兄弟的一份子,感謝黃曉明和芭莎公益慈善基金的關注和支持,我會繼續努力,我們一起期盼勝利!

【2月21日】

讓我幫買驗孕棒的顧客,第二天微信跟我講她懷孕兩個月了,要我再買兩個驗孕棒複查一下,再買點補充葉酸的藥品和鈣片。我說可以在網上問診,她說網上醫生叫她去醫院產檢,這個時候怎麼敢去醫院。

我問:“怎麼辦?”她說:“看孩子的造化吧!”

小青家的小區已經封閉,(外賣)送不到門口了。我就到離她家最近的鎖著的鐵門外,把超市袋子打開,(把東西)一樣一樣塞給她,然後她再一樣一樣裝進小推車運回家。總共運了兩趟。她裝完第二趟,我騎車要走,看見她把一個大蘿蔔遞給一個白髮嬢嬢,然後拉著小車回去。

我走到門口問白髮嬢嬢怎麼了?她說家裡沒菜了,不能出去買東西。我說:“我幫你去買點菜吧,要啥?”她呢喃說著:“就要小白菜和蔥吧!”我騎車到不遠的一個小店,沒蔥了,蘿蔔也沒了,買了兩棵大白菜,一點白菜苔,一點胡蘿蔔,花了44塊錢,在這時候算良心價。拿回鐵門,塞進去給嬢嬢,她要給我錢,我沒要,說一點菜不值錢,不用給錢。

不要錢的原因是,雖然是良心價,但依然比平時貴不少,說實話怕嬢嬢誤會;我如果說只要20塊,那下回她去小店買菜,老闆會很難做。

我騎車要走,小青發來微信說白髮嬢嬢是看著她長大的鄰居,讓我幫幫她,還說小區很多老人都買不到菜了。

回家的路上,在徐東一路,遇到這樣一群朝氣蓬勃的年輕人!我問一個胖乎乎的小夥:“你們從哪來?”他說:“貴州。”我說:“謝謝!”他靦腆一笑,繼續回頭搬運行李!老計沒啥說的,祝你們平平安安地來,平平安安地回!

【2月22日】

“你瞅啥?”“瞅你咋滴?”

武漢被病毒封鎖了三十天,我們跟病毒互相瞅了三十天。我不知道什麼時候,但我知道最先慫的一定是病毒!不光是我,武漢人也都知道!

很久很久之前我囤的四個溫度計,只剩下一個。兩個電子的先轉給了樓下的姐姐,一個水銀的後來給了同住的騎手老溫。老溫一天測三四遍體溫,然後向我們彙報度數。我每次都憋住不笑,假裝已經忘記老溫有次剛洗完澡測出了37.6℃。

自從狐假虎威跟著央視的採訪車進出之後,我感受到了保安大哥的變化,進出大門的“法定”流程不變,但是明顯快多了,而且我也承擔起幫他們買菸的重任。有點頭疼啊,10元一包的煙越來越難買了。

街上賣菜的攤販都沒了,看到越來越多小區門口放滿了打包分裝好的蔬菜。路口沒誇過我帥的水果店的小姐姐苦惱地說,快沒貨賣了。

酒精和84消毒液很容易就能買到了,口罩也不再是稀罕商品。

山河大廈的燈火從“武漢加油”變為“武漢必勝”,銷品茂的路口每天都有交警叔叔查車,路上能看見的人里戴紅袖箍的越來越多。有騎手餐的店家不讓營業了,吃飯越來越麻煩,我可能又要瘦了。

看見救護車的頻率似乎在降低,看見特警字樣車輛的頻率似乎在升高。小區群裡天天很熱鬧,小區花園里天天空空如也。我們樓棟時而有一名確診,時而又沒有,網格員現在快成了大家的管家兼保姆。

絮絮叨叨我也不知道說的都是些啥,早點睡吧,也許夢裡能回到家!

【2月23日】

沒錯,這個就是我!原名計恕輝,後從繼父姓吳,叫吳輝!

【2月25日】

一位網友給我一千塊,要我代他對武漢的醫務人員略表心意!徐東一路路口的華天大酒店住的全是武昌醫院的醫務人員,我就把兩箱水果零食送到了這裏!

我送過很多武昌醫院的單子,也無數次經過武昌醫院的西區和東區!這裏不大,甚至說有些逼仄,但卻是我極為尊重的地方,因為曾經有劉智明院長,你會一直在!

【3月3日】

今天是3月3日,一個多月前,遠在美國聖地亞哥的朋友擔心在武漢的我;今天,我開始擔心在美國的那位朋友。

她還說自己瘦了十斤,然後還發烤雞腿給我看,友誼的小船說翻就要翻了!

病毒不需要護照和簽證,所以遠渡重洋沒有阻礙,在海外的朋友們也不能掉以輕心哦。

【3月10日】

徐東古玩城,依然閉門謝客。雖然每週的地攤集市真東西鳳毛麟角,但真的很有意思,也是我最喜歡的練習眼力的環節。

一位東北口音的兄弟問我:“你拍照幹哈?”我說:“拍照玩呢!”他也沒繼續找我麻煩,可見,疫情期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和諧起來。

【3月11日】

一個騎手來問路。我看他業務很不熟練,就趁他在後門等著顧客的時候聊了會。原來這是他第三天當騎手,之前是做的商貿。問他為啥來當騎手?他說第一可以賺點錢;第二在家了悶的時間太長了,輔導孩子上課,老婆又天天讓他想辦法買菜,還要做飯,實在受不了。現在出來當騎手送外賣,掙多少錢先不說,回家就是皇上的待遇啊。一回去,老婆就問累不累呀,哎呀辛苦了什麼的,還可以名正言順要求老婆來給捏肩捶背……說到這裏,我倆一起大笑!

春天是真的到了,樓下的花也開了,這會兒小區里好幾隻貓貓在鬧春,我琢磨著,病毒也該霍霍夠了,該“滾蛋”了吧!

【3月12日】

好消息一則:經過鐵機路,特意來問了一下,和平環衛師傅們一月份和二月份的工資,都在3月9日下午發放完畢。

【3月13日】

昨天去青山,路過武漢理工大學的時候,在街邊的小公園看見一個哥們。看他有點像流浪者,我騎車到旁邊問他:“需要幫忙麼?”他抽著一根發黃的形狀有點怪的煙看了我一眼,沒理我。我繼續說:“我不是開玩笑,你需要幫忙的話,我也許能幫你。”他深吸一口煙,看著我說:“不需要幫忙。”

我觀察了一下,他旁邊放著的碗裡還有沒吃完的食物,身旁停著一輛共享單車,車上放著的應該是他的行李,隱約能看見有筷子和麵條,還有一些衣物。

他眼神憂鬱而悲傷,但是還很清澈。不知道他經曆了什麼或者正在經曆什麼,但是我沒辦法幫到他,只希望他還有煙抽。

【3月14日】

小區里正在進行一項莊嚴的儀式——剪頭髮。兩個聾啞理髮師受疫情影響沒有收入,社區網格員發現後組織(他們)給社區(居民)理髮,嚴格按照防疫要求操作,這樣真好!

【3月15日】

回來繼續改造電驢。在徐東一路藥店買眼藥水,看見對面有醫務人員在打羽毛球,心情特別好,我想我看見勝利的曙光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