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啥礦泉水?買油去!全球搶購致巨型油輪租金飆升600%
2020年03月19日18:32

  要啥礦泉水?買油去!全球搶購致巨型油輪租金飆升600%

  國是直通車

  國際油價逼近20美元

中新社發 彭寰 攝
中新社發 彭寰 攝

  國際油價仍在下跌,被許多市場人士視為重要關口的“30美元”近日已經失守。30美元一桶油,意味著每升原油的價格約為1.3元(人民幣,下同),而一瓶550毫升的農夫山泉售價則為1.5元。

  世界進入一個“水比油貴”的時代。而國際油價下跌的步伐似乎仍未停下,30美元剛破,20美元關口亦岌岌可危,國際油價仍在艱難尋底。

  油價本週“三連跌”

  週三,國際油價再度大跌。截至當天收盤,紐約商品交易所4月交貨的輕質原油期貨價格收於每桶20.37美元,跌幅為24.42%。5月交貨的倫敦布倫特原油期貨價格收於每桶24.88美元,跌幅為13.4%。

  近期國際油價持續下跌。在經曆3月9日創下單日曆史最大跌幅,儘管有所反彈,但基本呈現下行趨勢。上週,國際油價單周更累計下跌約20%,創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大單周跌幅。

  隆眾資訊分析師李彥表示,近期俄羅斯及沙特陸續提出增產計劃,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持續擴散,世界經濟悲觀預期升溫,壓製原油需求;且近期全球股市屢現熔斷,隔夜美股遭遇史上第五次熔斷,道瓊斯指數跌破20000點關口,市場恐慌情緒加劇,這些都為當前的國際原油市場帶來持續性的利空壓力。

  30美元是美國頁岩油的成本線

  根據招商證券的研究報告,美國頁岩油的成本高於俄羅斯石油。俄羅斯的資源稟賦較好,生產成本相對較低,預計不超過每桶20美元。每桶30美元是美國頁岩油的生產成本線,即完全停止針對未來產量的勘探開發活動,僅僅維持現有生產水平的成本線。故而此前許多分析人士認為,30美元水平的油價具備較強支撐。

  在華泰證券分析師張繼強看來,沙特與俄羅斯減產談判之所以失敗,主要的導火索是新冠肺炎疫情的擴散。疫情衝擊下,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弱化,原油需求承壓。沙、俄兩國近年來在國際原油市場的份額已持續下降,美國則憑藉頁岩油一舉成為全球最大產油國。

  張繼強進一步指出,俄羅斯近年來因為“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等原因遭到美國製裁,希望通過壓低油價引爆生產成本較高、融資與現金流狀況也較差的美國頁岩油企業危機。

  原油價格持續低迷,已經有美國頁岩油氣企業快被壓垮。據路透社報導,受能源價格暴跌衝擊,美國頁岩氣革命的領導者——切薩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近日已向債務重組顧問尋求幫助,成為首家被油價暴跌壓垮的美國大型能源公司。在沙特和俄羅斯的石油價格戰開始前,該公司就有90億美元的負債。而在過去三週中,該公司股價下跌了50%以上,今年迄今為止累計下跌75%。

  天風期貨投資諮詢部經理肖蘭蘭表示,切薩皮克的主營業務是頁岩氣,頁岩革命以來,頁岩氣價格也受到重大沖擊,其自身經營問題在幾年前就已經存在,此次油價暴跌只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巨型油輪租金飆升

  油價斷崖式下降的同時,巨型油輪的租金火箭式上升。

  巨型油輪,全稱為:Very Large Crude Carrier,英文簡稱VLCC,是指載重噸位一般在20~30萬噸之間的油輪,它不僅是海上巨無霸,更是目前最為實用的海洋運油載具。

  據中國海事融媒體的最新視頻信息顯示,一天前,全國各港口的VLCC集體拔錨,開始了搶油行動。

  3月18日,中國船舶工業行業協會官網消息稱,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的石油價格戰推動VLCC運價直線上升,在沙特一口氣搶租多達25艘VLCC之後,VLCC運價飆漲超過600%,甚至一度突破了40萬美元/天。

  與此同時,受國際油價下跌影響,國內成品油價格亦大幅下調。國家發展改革委17日發佈消息,近日國際市場油價持續下跌,按照現行成品油價格形成機製,自2020年3月17日24時起,國內汽、柴油價格每噸分別降低1015元和975元。

  對於中國這樣的石油消費大國而言,油價暴跌是否是大禮包呢?

  在國泰君安研究所首席全球經濟學家花長春看來,首先,油價大幅下跌對中國經濟而言,有利於節省開支並提供政策空間。中國是石油淨進口國,油價下跌將減少中國支出,增加經常賬戶盈餘。此外,原油價格大跌,降低交通成本,有利於控製物價水平。

  但花長春提醒,油價暴跌並不利於我國金融市場的穩定。油價大跌,打擊石油出口國的財政收入,可能導致石油美元回流,從而對全球流動性和資本市場形成壓力,影響中國金融市場。

  供需雙殺,油價底部在哪?

  中信建投期貨近日發佈研究報告指出,油價底部正在形成。一方面,油價長期位於30美元/桶下方,對各產油國來說都不願意看到;另一方面,疫情終將好轉,隨著需求逐步恢復,且宏觀經濟走弱的邊際影響減弱,後期的托底和刺激政策對原油需求的利好值得期待。

  報告指出,對比近十多年情況分析,油價出現過三次大幅下跌。第一次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油價7個月下跌約77%,隨後,各國央行出手,在宏觀刺激政策托底下,油價才得以止跌反彈。第二次在2014年,美國掀起頁岩油革命,同時對俄羅斯進行製裁,導致國際油價經曆了長達19個月的下跌,最低至26.21美元/桶,跌幅同樣超過75%;2016年,OPEC達成八年以來的首次減產協議,油價開始反彈。第三次在2018年,在OPEC增產的背景下,2個月油價下跌超過40%,隨後同樣以OPEC再度達成減產協議而止跌反彈。由此可以看出,經濟托底政策和OPEC+的減產協議對油價止跌反彈至關重要。

  報告認為,綜合來看,短期油價依然有一定下行壓力,國內油價尚有補跌需求。但是,中長期而言,需求將得到改善,油價底部正在形成,供給端變動影響油價的反彈力度。一要觀察OPEC+成員國能否重回談判桌,二要關注中東地緣政治衝突是否會影響原油供給。

  高盛則在近期發佈的報告中指出,OPEC與俄羅斯的石油價格戰完全改變了石油和天然氣市場的前景,預計布倫特原油價格最低可能跌至20美元/桶。

  川財證券分析師白竣天認為“20美元”具有較強支撐。白竣天表示,從供給上看,OPEC短期內有350萬桶/天的擴產空間。2019年1月OPEC原油產量為2886萬桶/天,本次減產前為3300萬桶/天,存在較大的擴產空間。且中東原油開採成本最低,據沙特阿美IPO文件披露,沙特原油開採成本在10美元/桶附近。總的來講,預計OPEC有能力將短期原油價格下降到20美元/桶附近。從中長期來看,國際油價將處於40美元/桶以上。較低的油價不利於原油開採,有利於原油加工、貿易及運輸行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