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歷史課”|曾被中斷or改期易地的世乒賽
2020年03月19日12:06

  受到新冠病毒的影響,全球體育賽事目前都處於停擺狀態。原本將於本週日(3.22)開幕的的2020年釜山世乒賽也於香港時間2月25日宣佈暫定推遲至6月21日-28日舉辦。3月16日,國際乒聯執行委員會在緊急會議中再次作出決定:鑒於疫情全球蔓延的嚴峻局勢,暫定6月21日-28日舉行的團體世乒賽恐無法正常進行,或將推遲至年底舉辦。

  回顧世乒賽94年歷史,你知道還有哪屆比賽因不可抗力的因素發生過中斷或改期易地的情況嗎?微信君今天就來給各位上節“歷史課”。

  世乒賽自1926年舉辦至今已經走過94年的曆程,此前因為戰爭,曾經中斷過一次,改期易地一次。1939年第13屆世乒賽之後,因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斷了7年的世乒賽在1947年(第14屆)舉行。1999年因科索沃戰爭而改期易地的第45屆世乒賽,《乒乓世界》在21年前通過《淚別世乒賽——南聯盟歸來姚振緒報告錄》和《漫長的“3.25”——國際乒聯電話會議紀實》兩篇文章詳細介紹了當時的情況,如今重溫那個“艱難決定”的始末,仍覺驚心動魄。

  1999年,戰火中的艱難決定

  1999年世乒賽原定於4月26日至5月9日在貝爾格萊德競技館舉行。2月24日,科索沃談判第一次擱淺之後, 北約與南聯盟之間的關係已經劍拔弩張,國際乒聯將世乒賽的報名截止日期和團體抽籤日期均向後調整,團體抽籤儀式定在3月25日舉行,而這一天也被國際乒聯定為決定本屆世乒賽舉辦問題的最後期限。

  大賽抽籤工作由國際乒聯技術委員會主席姚振緒主持,他在3月22日抵達貝爾格萊德後,向乒羽中心發來一份傳真:

  我已平安到達貝爾格萊德,這裏靜悄悄。南乒協的秘書長及裁判長來機場迎接。目前組委會已經接到報名男隊85個、女隊65個,德國、美國、南韓還沒有報名。

  南乒協努力希望比賽能夠如期舉行,體育館現在有1700名工作人員24小時輪流幹,一天一個樣。抽籤定於當地時間25日13點,南斯拉夫電視台二台將向全世界進行實況轉播。卡普坦尼奇和南乒協主席準備在25日之前到北京,為爭取世乒賽如期在貝爾格萊德舉行做最後的努力。

  這裏有一個國際音樂比賽正在進行,總之還看不出戰爭的跡象。但剛剛有報導說,美國給了24小時期限,否則就要動武,恐怕到不了25日就會見分曉。

  第二天,南韓男女隊在最後一刻報名參賽,事實上,報名截止後,又有協會確認報名,使總數達到105個協會,其中男隊92個,女隊72個。

  然而主辦方和百餘個報名協會的決心與努力並沒能扭轉歷史,事情果然“不到25日便見分曉”。在當地時間3月24日晚8時(香港時間25日淩晨3時),北約對南聯盟發動了代號為“盟軍”的空襲行動。此時,姚振緒正在下榻的洲際大飯店吃晚飯,遠在北京的乒羽中心同事焦急地撥了幾十遍號碼,終於聯繫上姚振緒,時任國際乒聯主席的徐寅生在電話裡說,根據目前的局勢,第45屆世乒賽恐怕無法如期舉行了,並讓姚振緒先向南乒協負責人透露一下,做好不抽籤的準備。

  香港時間3月25日19時,徐寅生宣佈國際乒聯執委會特別會議開始,這是一次特殊的會議,因為事出緊急,身處世界各地的6名國際乒聯執委在電話會議中一致同意第45屆世乒賽延期舉行,這個過程用了不到1分鍾。隨後,為了便於下一步工作的開展,執委們又快速明確了“易地”的意向,“延期並易地”的字樣最終出現在了正式聲明中。此時,離原定的抽籤儀式開始還有30分鍾。

  另一邊,世乒賽組委會和南乒協負責人都已經到達設在洲際大飯店的抽籤會場,聽到國際乒聯“延期易地”的決定後,大家都感到非常遺憾,但同時也對這個決定表示理解。

  姚振緒原本計劃25日抽籤結束後,26日乘飛機返回北京。但由於北約空襲,貝爾格萊德機場已經關閉,姚振緒在中國駐南大使館工作人員的安排與南乒協的幫助下,乘坐大巴車一路輾轉前往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再從那裡飛回北京。

  在隨後的新聞報導中我們得知,為舉辦第45屆世乒賽而新建的貝爾格萊德競技館在4月12日遭遇了襲擊。

  時間退回到那次國際乒聯執委會特別的電話會議結束後,在隨後進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徐寅生表示:“世乒賽的比賽方式很有可能因為這次改期易地而發生變化,為了減輕主辦國的負擔,有可能把團體比賽和單項比賽分開舉行。有可能今年先在歐洲搞單項,明年再在亞洲搞團體,這也是為今後的世乒賽改革做一次嚐試。”

  事實證明,這一次世乒賽的變故確實成為改革的契機,第45屆世乒賽被分成了兩部分舉行:1999年8月,單項賽在荷蘭埃因霍溫舉辦;2000年2月,團體賽在馬來西亞吉隆坡舉行。由於2001年大阪世乒賽已經開始籌備,因此從2003年開始,世乒賽的單項賽與團體賽正式開始分開舉辦,形成了“單數年單項,雙數年團體”的新模式。乒乓世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