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隔離,讓狼人都睜眼了
2020年03月19日09:52

原標題:疫情隔離,讓狼人都睜眼了

原創 穎寶 新週刊

狼人殺又火了,這次是在線上。/《飯局的誘惑》

面對疫情帶來的短暫機遇,如何維持當下高度,是所有操縱狼人殺IP的公司需要考慮的,比如與流量偶像合作推出團綜、與網紅合作製作線上直播節目、打通線上平台與線下門店等,大可放手一搏。

“我是狼,2 、3、4號是我的狼同伴。”

某天晚飯過後,宅在家的我慣例與朋友來一盤線上狼人殺。沒想到剛開局,就被這麼囂張的發言驚得瞳孔震動。

我就是4號,身份屬於好人陣營。剛剛發言的1號玩家,顯然在“挑撥離間”。

有人中計了。3號玩家立刻大喊:“我是女巫(好人陣營),你撒謊!”可惜先來後到的鐵律顯靈了,全場玩家都選擇相信1號,認定3號是他的狼同伴。

正當大家以為掌控全局時,主持人宣佈:遊戲結束,狼人勝利。

原來,1號明明是預言家(好人陣營)卻自稱狼人,還拉上己方的女巫、獵人和一個平民墊背,導致好人全員淪陷。

複盤後,大家微笑著將1號踢出遊戲間。

這樣一局下來,真是叫我欲罷不能。混亂的人物關係、猜忌與信任堆疊,這就是狼人殺的魅力。

這種魅力在疫情期間被放大,讓狼人殺成為宅人們消磨時間的娛樂首選,“火箭少女”楊超越也發微博說“每天就是線上狼人殺”,還認真做了筆記。

看這充滿迷惑的“?”,我猜楊超越不是狼人。/微博截圖

微博下方,有網友默默提問:

“狼人殺又火起來了?”

友誼算什麼?玩一把狼人殺就沒了

抽牌、角色扮演、6-18人互動,堆砌出狼人殺的雛形。

遊戲很簡單,玩家按照現場抽取的身份牌,分成“好人”與“狼人”兩個陣營,好人需要通過聆聽發言、尋找細節漏洞並揪出狼人;狼人需要隱藏身份並“殺死”好人。

好人揪出全部狼人,即能勝利,反之則狼人勝利。

遊戲也很難,狼人殺最初是在線下面對面玩的,要求玩家口才、演技、邏輯性、判斷力同時在線,大至自己說漏嘴,小至一個飄忽不定的眼神,都可能出賣身份。

狼人殺綜藝《飯局的誘惑》某一集中,藝人陳學冬抽身份牌後,玩家之一的馬東冷不丁地問他:“你是狼人嗎?”

陳學冬被嚇了一跳,表情瞬間僵化。全場玩家歡呼:“還沒開始玩,就聊爆了一匹狼。”

聊爆,就是狼人自己暴露身份,形式可能是一個微表情、一次結巴,或是謊話說多了圓不回來。

掩飾表情的方法,就是做出更誇張的表情。/《飯局的誘惑》

知乎上有一個古早問題:在精神病院里,如何證明你是正常人?至今沒人能給出百分百靠譜的答案,因為這是一個“薛定諤的問題”,病患都說著介於真與假之間的話,所有正常都是不正常,反之也成立。

狼人殺營造了精神病院式的不確定氛圍。當現實中與你知根知底的朋友,在遊戲中拍著胸膛自稱好人時,你會驚愕地發現,自己本能地不信任他,哪怕半句話。遊戲結束前,你們的關係永遠在友與敵之間翻轉。

由主觀產生的不安、猜疑等情緒,讓玩家完全跳脫現實生活,釋放內心B面。這種推理和無限反轉的樂趣,年輕人們都挺愛的。

狼人殺角色眾多,各自有不同的技能,所有玩家都能在遊戲中找到自己的另一面。

面對變幻莫測的局勢,唯有讓自己也變得深不可測,每一個狼人殺玩家,都有一套獨門絕技。

比如我一個朋友,最喜歡玩“狼人自刀”。遊戲里,狼人每晚都能“殺死”一個好人,但女巫在整場遊戲中,只能複活一個玩家,且無從知曉此人身份。

為剷除“殺人路上的障礙”,其中一個狼人會選擇自刀,騙取女巫唯一的解藥,上演真實版“農夫與蛇”。

當然,這招用多了,即便他不是狼人,也沒人願意救。

事實證明,同一個套路不能用太久,不然還沒開口發言,就被認定是狼人。/新浪微博

狼人殺的套路還有很多,一萬個玩家,就有一萬種玩法。

更自創出一萬種術語,以此提升遊戲神秘感和角色代入感,皆如金水、銀水、警上、警下、詐身份、倒鉤、掰刀等。由於量大且冗雜,目前仍沒有規範的術語表,全靠玩家搭檔們心領神會。

如果你是新手,聽到“1號反水立警,把金水給2號”“昨晚狼人空刀”“3號悍跳,4號倒鉤”等特務交接似的暗號,請不要亂了陣腳,這些話聽著玄乎,真實內容不外乎是“我相信XXX是好人/狼人”“昨晚有/沒有死人”“XXX在撒謊,大家別信他”等。

丟水包、帶槍……不用暗號溝通,就不算玩過狼人殺。/《飯局的誘惑》

比棋譜更燒腦的玩法公式和術語,讓狼人殺的每一個細節都很複雜、門檻不斷提高,甚至已經脫離最初的難度設定。

綜上所述,難怪狼人殺自從誕生的時候起,就一直在小眾圈子裡徘徊。

但轉念一想,我們不就是被山路十八彎的情節、全員奧斯卡的演技,騙入狼人殺這個大坑的嗎?

狼人殺:幾度沉睡,幾度睜眼

比情節更一波三折的,是狼人殺的成長路。

狼人殺最早出現在國外,2001年以桌遊形式進入中國,卻沒能火出圈,當了十幾年默默無聞的邏輯小天才。

狼人殺最開始抽的,都是真卡牌,轉移到線上後,就變成虛擬牌了。/圖蟲創意

2016年突然火爆,也是它意料不到的。起因是王思聰創辦的熊貓TV推出狼人殺直播節目《Super Liar》,向另一個狼人殺節目《Lying Man》發起挑戰。

全網沸騰了,即便你對狼人殺一無所知,也會折服於大神們縝密的思維、誘導性超強的發言——

“他們說的每一句話,竟都有陷阱。”

“他們一直在誘導敵方入坑,而且每一個細節都預料到了。”

當年能成為狼人殺大神的,思辨力都強到可怕,而且性格很剛。/《Super Liar》

同年,《奇葩說》的製作公司米未傳媒推出狼人殺綜藝《飯局的誘惑》,以綜藝效果為主,邏輯推理為輔,降低了智商門檻,將這款遊戲領入泛娛樂領域——

當看到馬東又隨便“污衊”別人是狼、金婧又用“撒野”這一招略過別人的質問、蔡康永一邊玩一邊拉家常時,我們驚喜地發現:“原來狼人殺也能輕鬆地玩。”

狼人殺終於出圈了,甚至一度被媒體預測為創業風口。2016年底,手遊《天天狼人殺》首次將狼人殺搬到線上;兩個月後,開發公司已收到超30家投資機構的會面邀請。

狼人殺背後龐大的粉絲群體,讓整個線上遊戲行業都不再矜持。據媒體報導,2017年下半年,市面上至少有40款狼人殺主題APP。

“製作狼人殺遊戲”儼然成為遊戲行業的一股潮流。

線上狼人殺的風口,來得快,去得更快,2018年開春就浮現出涼涼的徵兆。

先是用戶量劇增導致人員混雜,賣貨的、求交友的、撒潑打滾的,把遊戲頁面弄得烏煙瘴氣,一些頭部玩家和老玩家因此退圈。

雖說玩遊戲難免會遇到奇葩,但狼人殺的核心是溝通、思辨與團隊合作,不似別的競技遊戲,只要自己玩得夠好,與隊友零溝通也能贏。一盤狼人殺里,有一個人跳出來攪局,就會讓己方全盤皆崩,敵方也覺得沒意思。

早在2018年,熟人抱團等怪象,就被拿出來吐槽過。/網頁截圖

此外,在《王者榮耀》《絕地求生》等快節奏、上手快、爽感強烈的遊戲面前,節奏慢、耗時間、耗費腦力的狼人殺只能認輸——

平均一局遊戲要玩45分鍾,算上召集玩家、等待開局的時間,沒一個小時跑不掉,加之遊戲期間必須全神貫注,甚至還要做筆記。

在生活節奏日益加快的今日,這顯然超出了“消磨零碎時間”的範疇,除非在某一個特殊時期,全民同時停下忙碌的腳步,每天有揮霍不完的閑暇時間。

但是,連狼人殺自己也沒有想到,2020年的這一場疫情,為“線上狼人殺”帶來第三次轉折。

據凱度諮詢的數據,今年春節期間,宅著玩遊戲的人里24%首選狼人殺、鬥地主等線上桌遊;網易旗下手遊《狼人殺》曾衝進社交應用榜前三,一度與QQ、探探比肩而立,吸引來32萬人評分;其他狼人殺手遊,評份量都在2萬次以上。

要知道,在Apple商店遊戲暢銷總榜中,拋開《和平精英》《王者榮耀》兩個巨頭,前十名的評份量也都只是在7-40萬次之間。用戶下載軟件後,才有資格參與評分,因此下載量和評份量成正比且能相互映射。

狼人殺重新走紅獲得的人氣,真不是一般的爆。

我們熟悉的《保衛蘿蔔》《三國殺》《天天愛消除》都是用戶覆蓋面極廣的遊戲,評份量在12-26萬次之間。狼人殺作為門檻較高的遊戲,評份量卻不必前者少。/Apple商店截圖

狼人殺翻紅,不是偶然

世間遊戲千千萬萬,即便把收窄至桌遊範疇,開啟線上模式的也不少,為什麼翻紅的偏偏是狼人殺?

如果把原因總結為邏輯性和互動性,未免過於淺顯。

這匹狼能殺出一條血路,靠的不只是運氣。

首先,它滿足了疫情期間的社交剛需。

宅在家裡2個月,我們都憋壞了。早幾日,閨蜜破天荒地跟我聊了2個小時電話,加入職場後我倆都忙忙碌碌的,上一次“煲電話粥”已是4年前的事。

聊完後,她心滿意足地說:“我在家悶得快失語了,這次終於說暢快了。”

這句話代表了大多數“發黴人士”的心聲,而其中一部分人,將目光投向以發言為核心的線上狼人殺——

“害!這下能一次說個夠了。”

“我玩狼人殺,只是為了找人說說話。”/圖蟲創意

其次,道具簡單。只需擁有一疊卡牌,甚至連牌都不用、線上抽牌就能玩,相比競技類遊戲,狼人殺似乎更老少鹹宜,很適合全家人聚一塊樂嗬。

對於整天在家“無所事事”、淨被父母嫌棄的人們,狼人殺簡直是緩解尷尬的神器,即便平日聊天三句不到就冷場,遊戲里也能為真假身份爭辯個三天三夜。

最後是狼人殺備受綜藝、直播青睞的原因:大多數遊戲是親自玩才能體驗到樂趣,狼人殺卻是你即使不參戰、光看別人玩也很有趣。

愛圍觀吵架,是我們的天性;圍觀一群高智商人士、罵人不帶髒話地吵,那畫面何等舒爽。

屏幕里,明星們“爭鋒相對”;屏幕前,我們直呼好爽。

更何況,你能從中看穿玩家的雙商、反應力、語言表達力等,誰能操控全場、誰講話滴水不漏、誰輔助隊友最靠譜、誰最愛“扮豬吃老虎”,個人特色一目瞭然。

我有一位朋友,曾在求職面試時被要求玩狼人殺。當時10個面試者組成一局,一名考官作為主持人觀察全場。遊戲結束後,考官會宣佈進入下一輪面試的名單。

狼人殺會暴露真實自我,也能塑造人設。藝人網紅們在遊戲中“無意間”展露的性格,比公關文中慘白的文字來得真實多了,粉絲也樂意相信,這就是自家偶像真實的一面——

“狼人殺的節奏這麼快,都來不及思考了,哪有時間凹人設。他下意識的舉動,都好有禮貌、好紳士哦!”

“她和她好有默契,現實中關係也一定好。”

綜藝《偶像練習生》就玩過狼人殺,後來被粉絲剪出來單獨傳播,片段在B站上的播放量達17.6萬次。/《偶像練習生》

既有綜藝效果,又能提高玩家的觀眾緣,讓狼人殺頻頻出現在螢屏上,被各路“野生代言人”瘋狂帶貨,即便在“涼涼”階段,依舊能偶爾刷一波存在感,為狼人殺的翻紅打下記憶基礎。

當我們想找些事情打發時間,第一個想到這匹狼時,恭喜狼人殺,邁過成長路上第三個波折。

雖再度登上狼生的巔峰,但狼人殺的成績與《王者榮耀》《陰陽師》等巨頭仍相差甚遠,“成為新風口”這種話,未免誇張了。

面對疫情帶來的短暫機遇,如何維持當下高度,是所有操縱狼人殺IP的公司需要考慮的,比如與流量偶像合作推出團綜、與網紅合作製作線上直播節目、打通線上平台與線下門店等,大可放手一搏。

狼人殺的身世已經夠曲折了,這次好不容易抬頭,求求各位別再玩砸了——以上,是來自一名狼人殺死忠粉的哀嚎。

不知下一個夜晚,狼人是否還有機會睜眼?

[1] 楊超越微博“帶貨”,在線桌遊如何撬動“粉絲經濟”?|鏡像娛樂

[2] 不必懼怕遊戲中黑夜中的狼人,單但要小心遊戲外白晝下的“狼人”|遊戲歡樂Tree

[3] 為什麼有些人不喜歡玩狼人殺|起小點是大腿

[4] 桌遊王者的終局:狼人選擇不殺了| 吳懟懟

[5] 全民狼人殺, 社交遊戲到底會熱多久|商學院

[6] 狼人殺為什麼能成為社交軟件的標配|計算機與網絡

[7] “狼人殺”的興起,逐步走向失敗的今天,到底是什麼限製了遊戲?|月人電競

✎作者 | 穎寶原標題:《疫情隔離,讓狼人都睜眼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