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課︱武漢之聲④:玩水的人兒乘風破浪
2020年03月20日18:40

原標題:城市課︱武漢之聲④:玩水的人兒乘風破浪

兒時的記憶中,每到夏季,流經湖南老家的河流總有幾處要被五彩斑斕的人群占領。

女生們穿著鮮豔的泳衣,抱緊印著“Hello Kitty”或黑色輪胎製成的游泳圈,漂浮在河面上,隨波蕩漾;偶爾,有小夥瀟灑地滑水而過。泡在河水裡的中年人,大多警覺地盯著身旁不遠處撲騰的孩子。

那是一段午後的悠閑時光,人們盡情地享受著河水帶來的歡愉。

後來,這座小城加速擴張,原本野草叢生的堤畔被修整,岸邊豎起了高樓。這條位於市郊的河不再是野河了。

河道旁插上了“禁止下水游泳”的警示牌。大人們解釋說,因為這條河有暗流,下水的人會被莫名其妙地捲入漩渦,每年總有幾個不守規矩的人要送命。再後來,城里建了新的體育館,大家都去游泳池“煮餃子”,鮮少有人再來享受這裏的野趣,河面“飄彩”的歡樂盛況我便再沒見過了。

2015年,諶毅拍攝於漢江口。

武漢人玩水沒有禁令,是一件家常事,伴隨一生。“少年偷遊,中年不遊,老年隨心所遊。”

每年7月16日是當地的渡江節。這是一個為紀念毛主席暢遊長江而舉辦的全民節日。諶毅說,當你橫渡萬里長江時,會自然而然地領悟什麼叫做“極目楚天舒”。

渡江是武漢人玩水的儀式。諶毅覺得,能渡江的武漢人也許不用苦讀哲學,也能領悟到康德在《純粹理性批判》中寫下的那句“位我上者,燦爛星空;道德律令,在我心中。”

冬泳則是武漢人玩水的另一種。

諶毅說,冬泳好似會讓人體分泌一種神秘物質,像“嗑藥”一樣讓人上癮。不過,他不建議心臟不好的人隨意嚐試。

我曾在北京什刹海遇到過冬泳的大爺。那年冬季,我跑去北京看雪。正閑逛著,看到幾個光著膀子的大爺正在舒展筋骨,當時的我裹著羽絨服,腦袋瓜不爭氣地縮在帽子裡。我湊到跟前,問大爺“不覺得冷嗎?”他們像是聽了個趣事,哈哈大笑起來。伴隨著大爺們爽朗的笑聲,其中一位特意彎起手臂向我展示,“這就是精氣神!”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的少年頹喪被扒得精光,赤裸裸杵在那兒。

2015年1月,諶毅拍攝的漢陽冬泳市民。

除了渡江和冬泳,武漢人還喜歡“跳東湖”。諶毅說,最初是為了抗議開發商填湖而誕生的行為,在興起後不久,就像美國的伍德斯托克音樂節一樣,從理想主義的歌唱變成了一年一度年輕人的狂歡。

即將縱身一躍的武漢老杆(武漢方言,意為中年男子)。下方是漢水入長江的水域,遠景是武昌江岸。諶毅拍攝。

在《武漢之聲》第4集中,諶毅講到了武漢人玩水的故事。如果你也曾受武漢朋友之邀去玩水,那是一段怎樣的回憶?倘若你有想說的話,或是想問的問題,可以錄製一段音頻或寫一封信發給城市課製作小組,郵箱是kangning@thepaper.cn。

2015年,諶毅拍攝於漢江口,正在玩水的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