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季沙塵減少一半,全國五大沙漠都用上了庫布其模式
2020年03月20日09:15

原標題:春季沙塵減少一半,全國五大沙漠都用上了庫布其模式

眼下,在庫布其沙區的阿木古龍億利有機農業基地,生長了5年的甘草已經開始采挖,為抗疫藥品生產儲備“彈藥”,同時為扶貧戶帶來新的一年的希望,目前已采挖超過100噸。

國家林草局與中國氣象局近日發佈了天氣趨勢預測綜合意見,預計今年春季我國北方地區沙塵過程比常年同期減少約一半,其中強沙塵、沙塵暴僅二至三次。

30年前,距離北京最近的中國第七大沙漠庫布其曾經每年向北京吹送數十噸黃沙。如今,庫布其沙漠作為我國防沙治沙的樣板,伴隨著全國復工復產的步伐,向全國輸出治沙經驗技術的進程正在全國展開。

建成守護祖國北疆和

黃河中遊的重要生態安全屏障

這些天來,幾大沙漠的億利治沙人和農牧民起早貪黑,務求抓緊每年治沙工程最關鍵的春季時間,保障治沙造林的效果。

“2013年以來,帶著庫布其的技術、種質資源和先進產業模式,我們先後走進了新疆塔克拉瑪干沙漠、內蒙古烏蘭布和沙漠、甘肅騰格里沙漠、西藏和青海等省區推動治沙生態產業扶貧工作。”億利庫布其生態事業集團總裁奧寶平比往年更加忙碌,“現在全國各大沙區都要向庫布其諮詢甘草治沙的方案,正在把一些新的技術成果與各地分享。”

經過30多年的有效治理, 庫布其建成了守護祖國北疆和黃河中遊的重要生態安全屏障, 保衛了京津冀蒙的生態安全。

目前, 庫布其已經種植各類喬木、灌木300餘萬畝,形成了“規模化種植沙生灌木林—沙生灌木飼料加工—牛羊養殖—糞便還田治沙改土—沙漠土壤改良、生態產業發展、生態環境修復”的一體化循環農牧業發展體系。國家發改委、林草局和內蒙古自治區、鄂爾多斯市黨委政府已安排實施了9.8萬畝庫布其沙漠退化林分修復工程,保護庫布其的生態成果。

從庫布其出發,走進全國五大沙漠治沙

在新疆南新疆的塔克拉瑪干沙漠,按照“以光發電、以電治水、以水改土,以土促產,以產扶貧”的治沙扶貧理念,億利治沙團隊運用 “水氣法”植樹新技術,甘草“平移法”種植技術和迎風坡造林技術,按照林、草、藥材復合種植的模式,引種庫布其烏拉爾甘草、大白檸條、楊柴,花棒,沙米等特色種質資源,為規模化、產業化治理塔克拉瑪干沙漠創造了經驗和模式。

在甘肅武威騰格里沙漠,“我們累計投入治沙生態資金近5億元,從庫布其成功引種了甘草、梭梭、沙柳、花棒等沙旱生藥用和經濟作物,治理沙漠面積達50萬畝,建成了5萬畝規模的甘草基地,扶貧5200多人。同時依託億利潔能自主創新的‘微煤霧化’熱力技術,在武威工業園區實施了供汽和供熱項目,服務企業達70餘家。”奧寶平說。

在內蒙古烏蘭布和沙漠,立足“治理沙漠、保護黃河、發展產業、振興鄉村”的沙產業發展思路,億利治沙團隊實施了30萬畝產業化治沙護河項目,規模化種植甘草、梭梭、羊柴、花棒、沙米等防治荒漠化的先鋒植物,在改善沙漠地區生態環境,阻止沙漠入侵黃河的基礎上,搭建起 “治沙改土—土地整治—肉羊肉牛養殖—有機糞肥還田—土壤改良—沙漠健康藥草種植”的現代循環農牧業體系。

板上發電、板間種草、板下養殖

治沙改土、產業扶貧

在庫布其新建的億利200MW光伏基地,工人們正在鋪設沙障,為立體光伏治沙做準備。億利庫布其光伏電站的負責人田俊廷每天忙於調度光伏立體種植的規劃安排,盯現場超過10個小時,午飯只能在施工點吃乾糧。

“立足庫布其沙漠、租用農牧民未利用荒沙地建設光伏治沙新能源基地,我們創新了‘板上發電、板間種草、板下養殖、治沙改土、產業扶貧’的‘五位一體’的光伏治沙模式,目前,已完成投資50多億元,並網發電710MWp,完成治沙面積10萬畝,年發電12.5億度,累計幫扶農牧民1000餘戶。2020年底,生態光伏規模將達到1GW。”奧寶平說。

庫布其治沙的重要成果之一是利用甘草和沙生灌木等豆科植物固氮治沙改土技術、生物土壤改良技術、生物土壤地理大數據技術以及智慧農業節水保肥等核心技術規模化治沙綠化改良土壤。30多年累計墾造出5萬多畝耕地。

“近年來,依託這部分已墾造耕地,我們規模化種植土豆等糧食作物,配套養牛養羊,有效帶動了周邊農牧民脫貧致富,為京津冀蒙及周邊地區輸送了高品質的綠色安全食品。”奧寶平說,“新冠疫情發生以來,我們精選出60多萬斤的優質沙漠土豆,緊急捐贈給生活物資緊缺的湖北黃岡市、黃石市和鄂州市。”

在西藏山南和日喀則,農牧民工人正在對水系統管道進行維護,正在協調種植苗木進場,即日開始全面補植工作。

“我們2016年進入西藏拉薩、日喀則、山南等地實施治沙生態產業和扶貧項目以來,累計治沙近7萬畝,組建了20多支藏族民工聯隊,在紮囊縣建成了1處移民新村。”奧寶平說。

以治沙為起點,向全國拓展大生態治理

中國荒漠化土地面積已經實現了“雙縮減”,率先實現了聯合國2030年土地退化零增長的目標。庫布其治沙生態模式和技術正在我國各大沙漠開拓更多的綠洲生態產業。

在天津濱海新區,鹽堿地經過修復,建起了綠色人居和生態公園。雖然由於疫情尚未解除,天津生態公園億利精靈樂園的小動物們暫時還無法和遊人見面,但是大家期待生態公園開放的心情已經迫不及待。精靈樂園的歡樂大街、阿萌市集、熊貓公館、長頸鹿公館、猴公館、百國鳥園,一個又一個的精彩項目已上線,各項開園籌備工作也已全面恢復。

在河南,太行山東麓的3000年古城鶴壁,城東區環境提升及中水濕地公園“披煙園”已經緊鑼密鼓地展開建設。“我們將汙水處理廠的中水經過深度淨化,以達到鶴壁東區生態景觀用水要求,一座集中水利用、休閑娛樂、活動健身、科普教育功能為一體的綜合性公園將讓古城鶴壁增添新的生態人文寶地。”奧寶平說。

平頂山西部的魯山縣,正在統籌“山水林田湖草”各要素,實施生態修復、美麗鄉村及人居環境建設、產業導入與鄉村振興的整體提升工程,億利集團為當地量身打造的生態綜合整治開發項目已開工建設。在毗鄰隋唐大運河的滑縣,西湖景觀提升工程按期復工,億利生態專家團隊精心挑選的苗木已搶運進場。

在雲南麗江,永勝縣母親河杆子河的扮靚工程正在提速。“我們實施的河道疏濬、景觀綠化工程和水景公園建設等將解決四個村子的灌溉、排澇問題,並將綜合提升永勝的人居環境,既保安全,又提升質量。”奧寶平介紹。

在貴州的安順,貫城河、千峰河、邢江河的生態河道綠化與美麗鄉村建設正在緊鑼密鼓地實施,為安順疏濬血脈。

在海拔平均4500米的西藏那曲,今年春季的持續降雪比往年提前了近兩個月,為那曲科技植樹攻關項目的苗木管護增添了嗬護。

那曲曾經是西藏自治區的“無樹村”。科技部“西藏那曲地區城鎮植樹關鍵技術研發與綠化模式示範”項目三年多來,項目基地苗木連續成功越冬,保存率達到80%以上,當地的生物多樣性也明顯加強。

來源:科技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