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林業故事|太行山腳下的野生動物守護者
2020年03月20日14:43

原標題:最美林業故事|太行山腳下的野生動物守護者

51歲的楊曉東是山西省和順縣人民醫院的副院長,也是和順縣生態保護協會會長。這位生命的守護者,上班看病救人,下班救助野生動物。除家庭開銷,他把工資都花在了這個業餘事業上。

和順縣地處太行山深處,森林覆蓋率接近30%,棲息著華北豹、麅子、野豬、赤狐等大量野生動物。楊曉東守護它們已有21年。

“一年了,不知道它怎麼樣了。”楊曉東望著窗外,掛唸著那隻單眼失明的雕鴞。

去年春天,縣林業局送來一隻撞到高壓線的雕鴞。一隻眼睛已失明,另外一隻眼角膜下積膿變性。楊曉東沒遇到過這種情況,就向專家請教,還邀請眼科同事一起救助。“心裡很糾結,怕手術失敗,但不做這隻眼肯定保不住,做還有一線希望。”

和順縣生態保護協會動物保護基地的一間“手術室”內,楊曉東和同事先將雕鴞麻醉,然後用精細的小刀劃開角膜,用鑷子把膿狀物一塊一塊取出。半小時後,手術成功。之後的2個月,他每天點眼藥水、喂消炎藥,等雕鴞恢復捕食能力後,將它放歸了大自然。

截至目前,他共救助過三四百隻受傷的野生動物。其中,三分之一被治好後回歸自然,三分之一因“殘疾”被送往動物園,剩下三分之一因傷勢過重而亡。

除救治“傷員”外,楊曉東還解救被困的野生動物。一次,他在朋友圈看到有人曬兩隻幼麅,馬上聯繫森林公安,尋遍多個村莊才找到抓麅子的人。他把它們送到基地喂養。“營養不良會死掉。”他說。

然而,喂養幼麅並非易事。兩隻小麅子不喝牛奶粉,喝了羊奶粉就拉肚子,他嚐試了許多辦法,最後發現喝鮮羊奶沒事。於是,楊曉東連夜聯繫從外地買了一隻奶羊。每隻幼麅叼住兩個大奶瓶,仰起頭咕嘟咕嘟地喝著熱乎的羊奶,不到半分鍾四瓶奶已見底,它們滿足地踱著步。5個月後,基地的誌願者們帶它們去吃草,等徹底“斷奶”野化後,才將它們放生。

“人類不能把野生動物當寵物養,也養不好,它們的歸宿是大自然。”楊曉東說。

從1999年成立民間組織“家園守護者”到2018年和順縣委政府批準他牽頭成立“和順縣生態保護協會”,楊曉東用實際行動吸引了百餘名會員,其中骨幹成員有十餘人。他們出錢、出車、出力,義務守護著野生動物。

李衛東是他的“鐵杆”,一年中參加活動十餘次,還多次陪楊曉東到外地救助。有次去近400公里的朔州市,他們早上五點多出發,晚上12點才回來,一路上他和楊曉東輪流開車。“喜歡做就不覺得累。”

隨著盜獵手段不斷更新,電網捕殺的高效手段讓楊曉東越來越著急。近兩年,他帶上大家利用夜晚、節假日上山巡護,在林區、農村掛上100餘幅反盜獵標語。

37歲的劉誌波是團隊里的積極分子,一有事他第一時間回應,出車出力。年前,有會員看到一輛車故意在撞一條狗,就在微信群裡呼籲大家一起來追人。劉誌波馬上行動,他們追上後發現車里果然有電網、野兔等,最後將兩名盜獵分子交給了森林公安。

“人多影響力也大,對盜獵者產生震懾作用。”劉誌波說。

長年的救助工作讓他的內心更加柔軟。他看到豹貓被夾斷腰,氣得吃不下飯,看到救助的老鷹展翅高飛,心情非常舒暢。他還帶女兒去看救助的野生動物,教育她從小有愛心、善待一切生命。

他們對野生動物的救助受到社會關注。2015年貓盟CFCA團隊與楊曉東合作,成立生態保護基金,每年補償百姓部分被華北豹吃掉的牛,緩解人獸衝突。如今生態補償已納入縣財政預算。

在國內一些大型公益組織的支援下,協會與縣公安局交警大隊合作,在野生動物出沒地帶設立了70餘個警示路牌,減少路殺現象;同年又與阿里旗下的支付寶螞蟻森林合作,上線和順公益保護地項目,在當地探索性開展民間保護新模式。

“我們常從紅外相機里看到動物一家覓食,畫面太美了。”劉誌波說,他常拿這樣的視頻教育人們不要盜獵、吃野味。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他認為教育更有意義和說服力。

前不久《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決定》出台後,楊曉東的心情輕鬆了一點。“野生動物的保護應該會前進一大步。”

受楊曉東影響的還有他的家人,愛人是協會會員,女兒也在一民間環保組織工作。

“這輩子能帶領大家為野生動物發發聲、做點事,挺值。”他說。

來源:新華社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