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外援眼中的疫情:空氣中瀰漫著恐懼 為無知和淺薄埋單
2020年03月21日16:35

  原標題:意甲外援眼中的疫情:空氣中瀰漫著恐懼,為無知和淺薄埋單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蔓延,意大利已經成為歐洲疫情最嚴重的地方,意大利足壇也深受其害。

  本月上旬就有低級別聯賽球員感染上新冠病毒,而尤文圖斯後衛魯加尼的確診(第一個確診的五大聯賽球員)猶如一顆重磅炸彈落在意大利足球的腹地。如今依然有球隊陸續出現了新的確診病例,而那些隔離在家沒有被感染的球員同樣人心惶惶,其中也包括一些外籍球員。

貝戈維奇(左)沒想到轉會米蘭後遭遇了疫情。
貝戈維奇(左)沒想到轉會米蘭後遭遇了疫情。

  一場從未經曆的噩夢

  “現在就像是囚禁一般,街上空無一人,只有超市還開張。你可以買吃的,然而就得趕緊回家,這太瘋狂了。”波黑門將貝戈維奇1月份才來到意大利,此前他效力英超伯恩茅斯,冬季轉會窗加盟了意甲AC米蘭,成為唐納魯馬的後備。

  身處意大利疫情重災區倫巴第大區,目睹眼前的困境,貝戈維奇至今有些覺得不可思議。“米蘭是一座大城市,但現在發生的事情就像電影里的場景一樣。我從來沒有經曆過這種情況,

  這件事對意大利的打擊太大了,我不確定是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情況有多糟糕。

  我從新聞中看到其他俱樂部、我的一些同行被感染了,這就像是一場噩夢。”

  目前,米蘭俱樂部並未上報疫情病例,但身處其中的貝戈維奇還是感受到了恐慌。

米蘭街頭大多數行人都戴上了口罩。
米蘭街頭大多數行人都戴上了口罩。

  在他看來,一切顯得太過突然,“事情一件接著一件來,每天都在變化,一開始比賽還照常進行,然後就是空場,接著聯賽停擺。我們還在為是否要繼續比賽進行隊內討論的時候,就被通知進入隔離狀態……現在看來這是必須採取的措施,我們應該服從。”

  眼下的貝戈維奇老老實實在家做起了“宅男”。

  對於一個33歲、過去16年都在按部就班進行訓練的職業球員而言,他坦言沒有訓練的日子很奇怪,只能嚐試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來打法時間,“原本我們被通知3月23日恢復訓練,但這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現在我會在家看看片子,或者嚐試開一些直播,通過這些方式讓自己耐心等待,不要消沉。”

戈森斯承認自己和絕大多數人一樣低估了新冠病毒。
戈森斯承認自己和絕大多數人一樣低估了新冠病毒。

  無知和淺薄令人更愚蠢

  相比於貝戈維奇,亞特蘭大主力、德國後衛戈森斯更加心有餘悸。

  直到3月11日,戈森斯和他的球隊還在進行比賽,而梅斯塔利亞球場的那場勝利以及曆史性晉級歐冠8強並不能衝淡他內心的恐懼。

  “我不明白一件事,為什麼還要空場比賽,看台是空的,但城市的街道和廣場上擠滿了球迷,(空場)這是沒有意義的。”

  戈森斯承認自己也一度低估了病毒的殺傷力,而這一點非常愚蠢。

歐冠晉級的喜悅如今無法撫平疫情的傷痛。
歐冠晉級的喜悅如今無法撫平疫情的傷痛。

  “之前我還告訴自己,這最多就是一個流感,我照常出門,去和朋友們會面,事實上,在沒有真正感受到危險前,我們並不瞭解病毒的威力,當倫巴第大區被當作歐洲乃至意大利疫情的中心後,我真正開始害怕了。在經曆了無知與淺薄的態度後,我們開始知道了事件的嚴重性。”

  亞特蘭大隊所在的貝加莫小城就處在倫巴第大區,如今這座曆史悠久的古城(公元前48年古羅馬就在這裏建立了行政區)在戈森斯眼中已經變成了“鬼城”,“本來貝加莫是一個熱鬧的城市,現在街上空無一人,我們彷彿生活在一個幽靈小鎮,空氣里瀰漫的是恐懼的氣息。我和未婚妻談過,也許她可以回德國(戈森斯的故鄉),德國的情況比這裏好一些,但她想留下來,和我在一起。”

亞特蘭大所在的貝加莫如同“鬼城”。
亞特蘭大所在的貝加莫如同“鬼城”。

  事實上,在戈森斯對外談論這一切的時候,意大利北部的疫情依然愈演愈烈。據《共和報》報導,貝加莫當地疫情爆髮帶來了過高的死亡率,甚至導致政府動用軍車運送屍體。

  戈森斯、貝戈維奇這樣的外籍球員選擇在意大利隔離等待,也有一些人登上了離開意大利的航班。

  阿根廷球員伊瓜因因為隔離時間不夠(只有一週)就飛回阿根廷已成為眾矢之的,要知道尤文圖斯隊已經有魯加尼、馬圖伊迪兩位球員確診患上了新冠。

  在阿根廷人的一番糾結中,人們才發現了真相——伊瓜因此舉是因為遠在阿根廷的母親重病入院,他得到了尤文圖斯俱樂部的許可。俱樂部甚至還為球員提供了私人飛機。

  但除了伊瓜因,一同獲得離隊許可的還有赫迪拉、皮亞尼奇等外籍球員,對於尤文圖斯俱樂部的行為,目前意大利媒體感到頗為不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