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徐燦統一戰交涉幕後 中國首場5星大戰要來了
2020年03月21日15:23
訓練中的徐燦
訓練中的徐燦

  3月17日,當拳威四海公司發出媒體官宣,表示WBA世界拳王徐燦的下一場比賽將是統一戰時,筆者還以為是推廣公司放的煙霧彈。畢竟在徐燦還有一場自由衛冕的情況下,目前打統一戰,似乎並不符合他的利益。

  職業拳擊是市場說話的項目,鑒於當下中國體育市場尚未和世界接軌,電視版權市場收益和世界差距極大的情況下,徐燦(20戰18勝2負3KO)要想打統一戰,不論對手是IBF拳王祖斯-沃靈頓(30戰30勝7KO)還是WBO拳王史提芬遜(13戰13勝7KO),在出場費和比賽條件的交涉上,都將處於劣勢,很大可能必須打作客,值得冒這樣的危險麼?

  3月19日,拳威四海公司的CEO盧小龍以及推廣人劉剛接受了新浪體育的採訪,道出了這次交涉的前後原委。

  劉剛在接受訪談的時候說:“統一戰的交涉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早來晚來,早晚都要來的,而我們覺得拿到了還算合適的條件,所以徐燦有這樣的雄心壯誌,我們就要幫助他實現。”

  龜田和毅還是大澤弘晉?

  3月14日,偶然和在泰國訓練的徐燦通話,得知了他將要去美國集訓備戰的消息。

  在這次通話中,徐燦表示一想到要比賽就很興奮。遂敏感地覺得,似乎拳威四海公司達成了什麼具體的比賽協議,他下一場比賽的對手已經呼之慾出了。

  “難道你周老師還什麼都不知道?”徐燦很吃驚地問我,好像被記者套了話,不敢再往下劇透一樣。

  早在今年1月,筆者就知道拳威四海公司和IBF的世界拳王、目前羽量級世界第一的沃靈頓有過接觸,當時拳威四海方面認為這個交涉不成熟,所以沒有再進行下去。所以,筆者一直認為徐燦的第三場比賽,會是在國內進行的自由衛冕,畢竟這是利益最大化的方式。

  在2019年的3次世界戰,已經使得徐燦的知名度達到了一個高度。從去年底到今年年初,他獲得了包括新浪體育、新華社、人物週刊等在內,至少7、8個頒發的年度體育個人獎項。趁著熱度,進一步在國內打一次自由衛冕,也能夠給公司和自己帶來很好的收益。然後徐燦打一次強製衛冕,到明年5月左右再去談統一戰是最為穩妥可靠的辦法。

  統一戰並不是那麼容易促成的,看看日本拳手強如田中恒成、背後有TOP RANK的村田諒太也談不成統一戰。只有井上尚彌在WBSS的框架下,達成了WBA/IBF的統一。

  去年11月在撫州召開WBA世界年會的時候,WBA排名表上的羽量級世界第一大澤弘晉也來到了徐燦的家鄉。當時拳威四海公司認為,徐燦的強製衛冕對手應該是他,所以直接指名接受大澤的挑戰,將強製衛冕提前一場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過隨後聽說WBA製訂的路線圖是要求大澤必須打一場挑戰者排除戰,才能獲得強製挑戰權。對手是TOP RANK公司阿羅姆的麾下拳手赫克托-加西亞。所以徐燦在接受強製挑戰前,還有一場自由衛冕的空缺可以安排。

  鑒於3月14日和徐燦聊天時得到的——“能夠感覺到興奮的對手”的評價,筆者當時認為徐燦的這個自由衛冕對像肯定不是無名之輩。翻看WBA世界前15名單,裡面最合適的是現在WBA世界第四龜田和毅。

  龜田和毅(39戰36勝3負)是“一門三拳王”龜田兄弟中的老幺。91年出生的他在2013年奪取WBO世界118磅雛量級世界冠軍,隨後5次衛冕成功。2018年升級到超雛量級,獲得了WBC的暫定122磅世界拳王。可惜去年7月13日於美國打組織內統一戰的時候,輸給了墨西哥的現役正規拳王雷-瓦格斯,未能更進一步。隨後他就在今年又升級到了羽量級,希望繼續挑戰。

  去年徐燦在加州印地奧參加衛冕戰的時候,龜田和毅來到現場觀賽,和推廣人劉剛有過合影。他因為自己的老爸龜田史郎與JBC日本職業拳擊管理機構關係很差,推廣公司被吊銷了日本辦賽執照,因此不得不一度加入協榮推廣公司。而拳威四海推廣人劉剛和日本協榮公司的會長若林關係很不錯。徐燦當年在大同對陣瑟米諾比賽的時候,若林就曾經到中國來觀賽。

  龜田雖然也是關西人,但是在日本的人氣和知名度遠遠超過久保隼、甚至田中恒成也不能和他相比,算得上是大牌。和他這樣成名已經7年多的升級拳王打比賽,對於徐燦來說,是個穩妥的安排。

  正是有著這諸多的因素在,所以當時筆者認為龜田和毅是那個令徐燦感到興奮的人,拳威四海公司的官宣可能更多是炒作。

  名詞解釋:自由衛冕和強製衛冕

  自由衛冕是職業拳王在獲得金腰帶後,一般需要在6個月內,從本組織公佈的排名前15的拳手中交涉,找一名對手來挑戰自己。

  強製衛冕是組織指定一名拳手,或者安排一個路線圖打出一名強製挑戰者來挑戰拳王。

  通常情況下,自由衛冕更容易,對手相對弱一些,但規則規定:最少三次自由衛冕後,要打一次強製衛冕。

  當然,比起兩個組織的統一戰來,本組織內部的衛冕賽都要低一個檔次了。

  盧小龍明確說這不是忽悠

  3月18日,徐燦並沒有登上原本預訂要飛往美國邁阿密的飛機。

  記者隨後聯繫了拳威四海公司的兩名主政人——CEO盧小龍和推廣人劉剛。

  盧小龍明確告訴新浪體育說:“徐燦打統一戰的交涉是真的,不是忽悠,他現在已經是世界拳王的地位了,我們官宣沒必要搞什麼炒作,畢竟在他的高度上,我們不能再說什麼沒影的事情了……現在和祖斯-沃靈頓已經接近達成協議,但是沒能最終確定。因為這幾天疫情急轉直下,徐燦去不了美國備戰,英國的比賽也被停了,所以我們時間和地點都沒法確認下來。但是比賽確實已經都談得很接近,具體的事情,你可以詳細問劉總(劉剛)。”

  職業搏擊、拳擊是個市場推廣化項目,那些拿到記者面前來的宣傳,裡面經常是天花亂墜,充滿陷阱的。所以做記者,首先要做的事情是在賽事方給你的新聞稿中,分清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否則被賽事方請到當地酒杯一碰、老師一叫,馬上暈乎乎配合寫稿尬吹的情況屢見不鮮。

  筆者的格鬥搏擊報導生涯中,曆經過多次被各路賽事大佬和推廣人忽悠的事情。以至於去看比賽前,必須先要對陣表,確定這比賽值得去看,也值得署自己的名字去寫。雖然當下徐燦已經是世界拳王,張偉麗也已經是UFC頂級女王。但作為中國職業格鬥的兩大標杆,他們的一舉一動才應該被更苛刻地審視。

  那麼,原本不是已經否定了祖斯-沃靈頓麼?怎麼一轉眼又確認了呢?此外,這個時候就打這麼強的對手,對於徐燦來說,是不是早了點。這很有點像還沒烘焙熟,就著急下勺子的蛋糕。如果再在國內打一場衛冕戰,徐燦的知名度會更上一個台階,再打統一戰招商不會更好麼?甚至把沃靈頓弄到澳門這樣的地方來打中立場,對於徐燦的獲勝概率也更大一些啊。

  3月19日晚上,帶著這些疑問,筆者和推廣人劉剛通了電話,對他進行了採訪,才理清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IBF羽量級冠軍沃靈頓
IBF羽量級冠軍沃靈頓

  疫情和沃靈頓換公司的關係

  對劉剛的採訪首先是從徐燦放棄去美國備戰開始的。

  按照劉剛的說法,徐燦和沃靈頓統一戰的交涉因為新冠肺炎的疫情走到一起,但是也因為新冠肺炎的疫情而無法明確推進。“目前就是卡在這裏了。”他說。

  原本徐燦準備17日淩晨從曼穀飛多哈,再轉機前往邁阿密,跟隨佩德羅進行訓練備戰。

  劉剛說:“這飛機時間太長了,我們還是很擔心。光多哈飛邁阿密就16小時20分鍾。16日那天發現美國的疫情越來越嚴重,我打電話問教練佩德羅-迪亞斯,他的拳館也關了。雖然他表示可以在拳館旁邊的田徑場上訓練徐燦,但是沒有拳館,沒有沙袋,沒有陪練,這怎麼練。所以徐燦原本20點要去機場,我們下午16時和盧總商量後,決定徐燦先不要去美國了。畢竟這場比賽雖然達成了一些協議,但是時間和地點都沒定,所以備戰也不能盲目,徐燦其實上強度的賽前備戰,有8-10周就夠了。”

  隨後,按照時間線,劉剛向新浪體育詳細解釋了為徐燦進行交涉的幕後故事。

  去年11月在美國擊敗羅布斯三世衛冕後,徐燦回到國內休養了一個月。今年1月,當時沃靈頓的經紀人弗蘭克-沃倫直接通過人介紹,給劉剛打了電話,開始探討和徐燦打統一戰的可能。畢竟兩名拳手都在擂台上進行了隔空喊話,他們也都希望自己能夠借此一戰,成為這個級別的無爭議王者。

  “當時公司考慮到徐燦的商務計劃,認為這有點早,所以就沒有談下去。”劉剛說。

  徐燦原本在國內已經有了辦賽的意向,比賽安排在一線大城市。但是因為疫情的影響,導致無法進一步推進。就是5月疫情沉靜,國家批準比賽可以進行,也沒法湊足3個月的招商期。為此,拳威四海方面和自己的美國合作夥伴金童公司商議,希望讓徐燦先去美國打一場自由衛冕,然後再談其他。但是,沒想到美國的疫情也出現了擴展的跡象,宣佈了緊急狀態,很多比賽也被取消。在這一來一回的交涉中,和沃靈頓的統一戰就又被提了出來。

  這是由於3月後,沃靈頓換了自己的推廣公司,加入了競技室(MARCHROOM),和WBA\WBO\IBF\IBO世界重量級拳王約書亞成為了同一個公司的戰友。簽約大公司拓寬了他的聯繫渠道和商業前景。由於競技室和金童公司都是體育數字媒體巨頭DAZN的股東,所以這樣的操作使得平台、推廣公司都聯繫了起來。梅威瑟和帕奎奧的比賽之所以能夠促成,並不是因為TMT或者TOP RANK,最後幫助這場史無前例比賽達成協議的,是HBO和SHOWTIME這樣的電視媒體老闆。

  競技室和金童方面進行聯繫後,金童公司的賽事總監羅伯特又找到了劉剛。在得知競技室拋過來的橄欖枝後,劉剛和盧小龍在M23戰隊集訓的泰國曼穀進行了兩天的閉門會議,進行各種推演。按照盧小龍的話說,“把各個方面的利弊、該想的都要想到了。”期間他們也和拳威四海公司的董事長趙軍女士進行了溝通,對這場比賽的可能性以及在國內的影響和收益進行了評估。

  協議條件的基本敲定,其實是在3月11日的早晨。當天盧小龍已經預定要從泰國飛回北京,所以劉剛和盧小龍,金童以及競技室方面的代表在淩晨舉行了一次跨越太平洋、大西洋,連接英國(競技室)、美國(金童)和泰國(拳威四海)三家公司的環球電話會議,最終達成了框架協議。

  協議的內容包括徐燦的出場費、對方給的機票數量和機票規格、當地提供的酒店房間、中國地區的轉播版權、商業廣告露出規則等較為詳盡的條件。

  那麼徐燦會去利茲打作客是麼?記者問劉剛。

  對這個問題,劉剛不置可否,因為當下比賽的地點還沒有最終確定,也不排除在美國進行。但是,既然條件中有給徐燦的機票,酒店房間,那麼徐燦的這場統一戰肯定不會是在中國主場。

  此外,拳威四海公司還就此向WBA方面進行了詢問,得知徐燦這場比賽一旦獲勝的話,應該就會成為本級別的WBA超級拳王,並同時擁有IBF的世界金腰帶。

  採訪結束後,可以基本上確認,徐燦和沃靈頓的比賽,其實只差確認具體的時間地點和合同簽字。如果最終完成合同,那麼這場比賽本身創造的數據價值也將是前所未有的。不但是中國拳手的第一場四大組織兩名現役拳王統一戰、還因為兩個人的BOXREC積分都是5星,所以也將是中國拳擊歷史上第一場五星級大戰。

  劉剛說,在3月11日聽說基本上達成協議後,徐燦一個晚上都興奮得沒有睡著覺,他對比賽的渴望很強烈。

  本來還有一場自由衛冕,可以多賺點再打統一戰,所以這比賽是不是來得早了點?徐燦說:“那種比賽意義不大了,我不差這一場(的錢),年輕嘛,還是打值得打的比賽比較好。”

  拳威四海公司的這一把,下得有點大,畢竟徐燦是當下公司唯一的頂級招牌,也是好不容易豎起的搖錢樹。這麼ALL IN,不會擔心虧了本麼?掌管公司財務的盧小龍說:“劉總相信徐燦,我相信劉總,我們也要對他有信心。”

  看來,如果新冠疫情在今年下半年可以過去的話,我們應該就可以看到這場刷新中國職業拳擊歷史的比賽了。

  (周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