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蒜“抗疫”?德國人這次真沒翻車
2020年03月21日09:26

原標題:吃蒜“抗疫”?德國人這次真沒翻車

原創 老藝術家 九行

最近,德國人的口袋里可能悄咪咪地裝了一頭蒜。

這可不是老藝術家信口開河,在疫情形勢越來越嚴峻的情況下,口罩又搶不到,德國人只好指望吃蒜,來跟別人保持一米距離。

△“每天最少吃三粒大蒜,雖然這樣不能預防新冠病毒,但能讓別人和你至少保持一米距離。”/ Twitter

這邏輯可謂一貫“嚴謹”了。

先承認大蒜不能預防(或治療)新冠,然後話鋒一轉,原來是要靠人人談之色變的大蒜味保持距離,連老藝術家都不由得為這種“德式腦洞”鼓掌。

有了這個無懈可擊的想法後,德國人也馬上行動了起來。

近日,德國的博主@Hey-Tobi也在B站里發佈自己在超市囤食物的視頻,呼籲吃蒜加碼“你們要每天早上吃五瓣蒜。”

△德國博主呼籲大家吃蒜,保持距離/ bilibili

抗不抗疫的是其次,反正蒜是一定要吃的。

如果消毒液能殺死大部分外在病毒,那麼吃蒜,對於德國人來說,就是一場人體內的消毒。

當然了,嚴謹的德國人也不可能單靠大蒜“抗疫”。

這次德國採取了比較積極的應對措施::包括關閉鄰國邊境,禁止50人以上的聚會,關閉全市電影院、健身房、音樂廳、展覽館、圖書館、酒吧等等。

△德國柏林的星巴克門店已經空無一人/ DW視頻截圖

目前,德國也是歐洲幾個重疫區里死亡率最低的國家,僅為0.2%。

如此看來,大蒜抗疫是假,德國人找個藉口吃蒜才是真。

德國人吃蒜,比咱都狠

為什麼“大蒜抗疫”的段子會出現在德國?

看一組數據就知道了。

據德國本地網站統計,德國人全年的大蒜消耗量達到20000噸。

之前就有人曾經提出觀點:德國菜和東北菜遙相呼應,兩者無論從豬肘子、酸菜、啤酒上都氣味相投。看來現在還得加一樣,大蒜。

德國人的大蒜吃法,讓一直自詡是吃蒜大國的我們失去了顏面。

在印象中,東北人生吃大蒜已經夠生猛了,廣東人也一直來用蒜蓉來入味,但在悠悠歷史長河裡,我們只是一直把“大蒜”當成配角。

△蒜蓉,在中國只作為配菜出現/ 圖蟲

在德國,“大蒜”可是當之無愧的主角。

看身價便知。

隨便走進一家德國超市,一網兜里三、四個蒜頭就要1.5歐元。

這個價格,恐怕連當年的“蒜你狠”都要望其項背。

△超市里的大蒜標價&大蒜麵包也被搶得差不多/ 圖蟲、路透社

在德國人的餐桌上,蒜頭是可以被發揮得“淋漓盡致”的。我們不妨來看一張德國人一日三頓的“大蒜”餐單——

早餐:麵包塗大蒜蜂蜜、大蒜果醬;

午餐:蒜頭通心粉 、 蒜頭炸薯片;

晚餐:蒜頭牛排、蒜頭炸魚,再來點兒蒜頭酒。

而且,他們還有專門的大蒜餐廳。

在當地還算“高級”那種,一道配以新鮮蘑菇、奶油醬、乾酪和牛柳的大蒜意粉,就要價15.9歐,沒錯,相當於123元人民幣。

△德國柏林的大蒜主題餐廳,其不同的大蒜麵食價格/ 官網截圖

嚇得老藝術家趕緊瞄了一眼廚房裡剩下的幾個蒜頭,還好還好。

大蒜非但沒有吃窮德國人,還順帶研發出很多“大蒜味”的黑暗料理,比如大蒜冰淇淋、大蒜啤酒。

以香草、蜂蜜和奶油作為基底,冰淇淋上再加大蒜,光聽就已經很蠢蠢欲動了,有人嚐過表示:“這個很美妙,仍然能吃出濃濃的大蒜味。”

我猜這個人大幾率已經上頭了,除了快點走開你別無他法。

除了把蒜頭融入日常,德國人還搞起了“大蒜節”,大有把蒜頭當成一種文化的勢頭。

每年,德國各地光舉辦的大蒜節就有20多場。在這一天,從吃到穿,都帶有大蒜特色,還會選出“大蒜皇后”,讓她戴上用大蒜編織的皇冠,全國巡迴宣傳吃大蒜的好處。

生性嚴謹的德國人甚至還開起了全球首家大蒜研究所,直接把大蒜當成一門學問來研究,包括:大蒜藥理學歷史、飲食習慣和前沿科技等。

果然,德國人愛一樣東西到深處,便成了學問。

大蒜史,德國比我們早多了

如果單看產量,會很容易讓人誤解大蒜就是我國的原產作物。

其實,德國人吃蒜的年頭,比我們早多了。

早在6000多年前,在西亞和中亞地區,已經有人種植並崇拜大蒜。後來,蒜在古埃及、古羅馬、古希臘以及地中海沿岸一帶又廣為傳播。

而大蒜傳入我國,已經是3000多年後張騫從西域出使回來後的事了。

△大蒜在地中海沿岸一帶種植/ wiki

德國與大蒜到底具體是什麼時候糾纏上的,早已不可考究。

或許早於德國,大蒜已經跟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難捨難分”。在德語中,大蒜一詞來源於最古老的詞彙“klioban”,意為“裂開”,正如大蒜的多瓣形態。

到了近代,德國現在的薩克森地區,又曾在薩克森王國時期廣泛種植大蒜,連國王也被笑稱“蒜王”。

薩克森大蒜節和德國大蒜研究所就在此背景下產生。

△大蒜早已登上歐洲人的餐桌/ historynotes

儘管,大蒜在德國待的時間不短,可德國人愛吃蒜可不是為了什麼情懷,而是真的對身體有益。

人們很早就發現了大蒜中的藥理作用。

在古埃及的醫典《埃伯爾斯藥方集》中就記載了大蒜的藥用價值:提高食慾、治療咳嗽和腸道疾病等。

在二戰中,由於藥品缺乏,英國就曾購買過十噸的大蒜榨汁,作為消毒藥水塗在紗布或繃帶上治療傷口,因此,大蒜又被稱為“盤尼西林”。

△在歐洲地區,大蒜被廣泛認為具有藥理作用/ BBC

但由於醫學發展的限製,人們對大蒜的認識也只是僅限於經驗。直到今天,寶藏“大蒜”才被現代醫學蓋章認證其功效。

德國大蒜研究所就發現,大蒜含有400多種有效成分,包括大蒜素、硫化物等等,可以增強免疫力、激活免疫細胞和保護心血管系統等。

雖然“大蒜抗疫”只不過是玩笑,但常吃大蒜真的能激活體內的免疫細胞,達到殺死入侵病菌的目的。

△大蒜的化學成分/ Prezi視頻截圖

數年前,研究所成員之一、來自馬爾堡大學的醫藥化學教授克根斯與團隊的最新研究成果還表明——大蒜提取物還可降低人體患大腸癌、卵巢癌、胃癌和喉癌等疾病的風險。

於是,大蒜膠囊、蒜製品“時間晶體”又一度成為德國特產。

在科學上,大蒜的吃法也是有講究的。

大蒜一定要搗碎成泥(刀切不夠碎),然後靜置10-15分鍾,讓大蒜中的蒜氨酸和蒜酶充分接觸氧氣,產生對人體有益的大蒜素。

而遇熱大蒜素又會失去40%的藥理作用,所以生吃大蒜是最好的做法。

想不到咱北方漢子早已掌握吃蒜的精髓。但是,這對錶面精緻,內裡“扭捏”的德國人來說,可是一件有挑戰難度的事。

蒜,要悄咪咪地吃

作為一個德國人,無論如何都不敢承認自己愛吃蒜。

對於蒜味這件事,或許我們早已看開,但德國人做不到,只能把對大蒜的愛埋藏在心底。這也是我們一直沒有發現德國人愛吃蒜的原因。

△吃蒜泥麵包的男人

在網站PARLOUR中,就有人分享了一個“有味道”的故事:

“德國人真的對氣味很敏感了。我的德語老師在柏林吃了一道有大蒜的沙拉後,無意識地走進了劇院。儘管當時人不多,但坐了3分鍾後,還是被經理請出了大門。”

可見,當你吃蒜出門,走在德國有人的地方,是一件危險的事情。

△在德國,吃了蒜最好不要到公共場所 / 圖蟲

這也很難怪他們。

有人發現,當你吃蒜的24小時後,呼出的氣體,甚至連汗液都充滿大蒜味。

《美國醫學會會刊》在1936年就曾刊登過一篇文章,指出“當通過飼管給病人喂食大蒜汁(不經咀嚼),病人呼出的氣體中出現了大蒜味。”

這對於天生自帶“處女座”和“強迫症”buff的德國人來說,簡直不能忍。

所以,大蒜在德國的地位並不是一直那麼崇高。

曾經有段時間,大蒜也在德國坐過“冷板凳”,被認為是“下裡巴人”的美食,一旦嗅到身上有蒜味,你可能會被當作是來自巴爾幹或南歐的難民。

在過去,廚師在為歐洲貴族烹調時,學會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大蒜不著痕跡地融入食物中,用了要和沒用一樣。

△誰看得出這道菜用了大蒜蛋黃醬?/ 圖蟲

當然,現在的德國人已經很喜歡吃蒜,但他們依然會對“大蒜味”產生糾結:如何在吃蒜的同時,不會失去朋友?

也就是說,他們要吃蒜,但聞不到任何蒜味。

這對德國人來說,似乎是道宿命題。

在國外著名的論壇reddit上,就有人就發出了靈魂一問:在文化差異下,德國人會如何處理大蒜(氣味)?

△Reddit上的關於德國人如何應對大蒜的問題/ 截圖

有人回答:

“這沒什麼。我住在德國南部,大家都用蒜頭做飯,就像在廚房裡放鹽、糖、洋蔥和胡椒粉一樣基本。”

有人就認為:

“至少在我所住的地方,這是不禮貌的。當你打算用大蒜做飯時,必須通知屋裡的其他人......”

與其爭論不休,還不如自己找答案。

作為優秀的理科生代表,在消除蒜味之前,德國人至少要弄明白大蒜味是怎麼產生的?

原來,當人們搗碎大蒜時,其細胞會被破壞,蒜氨酸酶(allinase)將蒜氨酸(alliin)分解,經過幾步反應轉化為大蒜素(allicin),這就是氣味的來源。

而且,研究人員又從吃了大蒜的呼出者氣體中發了硫化物,包括甲基烯丙基硫醚等,而這種物質在人體內又分解得最慢,所以那股令人上頭的味道才會“經久不散”。

△吃了大蒜,氣味難消/ 圖蟲

弄得一清二楚了,那接下來就是解題。

既然產生氣味的是化學物質,那就用食物中的化學物質來解。

德國人在吃蒜後,還會咀嚼一些香草。

諸如薄荷、鼠尾草或香菜。其中薄荷的效果最好,因為酚含量很高,其中的迷迭香酸和大蒜中的含硫化合物很容易發生化學反應,產生無味物質,繼而消除大蒜味。

要是身邊剛好沒香草,那就用咖啡豆和牛乳製品。

吃完大蒜後,嘴裡嚼幾顆咖啡豆,或者含著牛奶幾分鍾,都有助於去除口裡的大蒜異味。

但我想,這些方法現在德國人也不會用了。

畢竟,在這段時間,他們還要靠大蒜和朋友們保持距離。

參考資料:

1.德國人把大蒜研究透了

2.Knoblauch aus aller Welt erobert deutsche Äcker noz.de,2017.07

3.Die Knolle der Hundertjährigen faz.net,2018.11

原標題:《吃蒜“抗疫”?德國人這次真沒翻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