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賽延期,球員合同咋辦?6月30日成了歐洲足球“生死線”
2020年03月22日13:15

原標題:聯賽延期,球員合同咋辦?6月30日成了歐洲足球“生死線”

6月30日,之於尋常人只是半年的分水嶺,但對於眼下備受疫情煎熬的歐洲聯賽,卻是無可推延的“Deadline”。

自3月中旬各大聯賽相繼停擺至今,一再延遲的復工,已經令賽季6月打完成為前所未有的奢望。“截止日”來臨前,球隊不但要分心轉播商、讚助商合同,還要為自由身球員是否短暫延長合同、新人能否如常註冊出戰煩惱。

這場事關球隊、球員、經紀人、投資者的多放合同博弈,已是各大聯賽脖頸上愈勒愈緊的套索

就算五大聯賽重開,也會是空場比賽。

6月30日,繞不開的節點

繼周中歐足聯宣佈2020歐洲盃將延期一年舉辦後,此前一向以特立獨行著稱的英足總,表現出難得的亦步亦趨,於當地時間19日晚,宣佈本賽季英超將推遲至不早於4月30日複賽。

考慮到眼下英超還剩9輪,即便持續一週雙賽,5月也不可能打完全部比賽,更遑論曼聯、曼城、切爾西、狼隊仍有歐戰、足總杯等要踢。這也就意味著,從英超創始就立下的“賽季不晚於6月1日結束”的鐵律,將在2020年壽終正寢。

然而,問題隨之而來,6月30日之前,英超及歐洲各大聯賽能如期完賽嗎?

6月30日,之於歐洲聯賽而言,絕不僅意味著一年過半:按照現行轉會規則,五大聯賽球員合同往往從7月1日開始,至6月30日結束。而在合同到期前半年,亦即1月1日起,他們就有資格和任何球隊進行談判,要麼續約,要麼在合同到期後自由身走人。

同時,6月30日也是讚助商、轉播商的合同到期日——這一天,曆經“雙向選擇”的球隊和金主,是繼續攜手還是分道揚鑣,都將塵埃落定。

此外,6月30日之後,夏季轉會窗將正式開啟。而對於多數歐洲球隊,接下來兩個月不但要吐故納新,還要在短暫的假期之後,開始為期3周的季前賽。

由於下賽季英超暫定8月8日開戰,這也就意味著一旦賽季到6月30日甚至更晚結束,留給球隊的休整和運作時間,將進一步壓縮。

此外,6月30日完賽,不但是新賽季如期開打的底限,也將牽動歐預賽附加賽、下屆歐國聯乃至世預賽。

按照往年慣例,新賽季開戰至9月後,將迎來首個FIFA比賽日。因疫情持續惡化,除歐洲各大聯賽停擺之外,原本定於3月開戰的歐預賽附加賽,也只能一道推遲,極有可能在9月優先“補課”。這也意味著直至明夏歐洲盃開戰前,FIFA比賽日同樣排得滿滿噹噹。

牽一髮而動全身的6月30日,實則攸關本季各大聯賽如何謝幕,下季日程如何排定。而為確保這一“大限”,5月之後,一週雙賽乃至一週三賽,將成為各大豪門的“新常態”。

極端情況下,每隔48小時就要踏進球場,將是多線作戰球隊必須直面的慘烈現實

大衛·席爾瓦將離開曼城。

去?留?自由身也尷尬

比起復工後註定毫無喘息可言的球隊,今夏合同到期的球員們,將面臨更加微妙而複雜的處境。根據英國媒體統計,約有630名球員的合同即將到期,其中不乏多位大牌。

身為曼城10年功勳,今夏合同到期、已經明確表態不會續約的大衛·席爾瓦,原本計劃在“藍月”最後一戰以獎盃作別球迷,然而未必能在合同到期日完賽的英超,卻讓“魔術師”的告別典禮,遲遲無法敲定。

正如前文所言,6月30日合同到期後,球員在法理上,已經沒有繼續為原俱樂部效力的理由。當然,對曼城感情深厚、暫時還沒確定東家的席爾瓦,大可發揚雷鋒精神,繼續在球隊站好最後一班崗,不差錢的曼蘇爾家族,也能通過短合同或其他形式,補貼席爾瓦的“加班”。

但並不是所有球員都像席爾瓦一樣,有“綠色通道”可走。

伯恩茅斯隊長西蒙·弗朗西斯6月30日也將成為自由人,但他擔憂的卻是無法及時展開談判,進而耽誤前程:“保級戰完成之前,我不會進行任何合同談判,畢竟球隊的未來處於優先地位。然而,如果賽季推遲到6月甚至8月才結束,你的心態會怎樣?是簽一份短合同暫時將就,還是拒絕談判等待賽季結束?這讓人頭疼。”

而更多人擔心的是——如果這些球員簽了一份短合同,這期間卻突然受傷,他們的未來和尋找下家就變得極其困難。球員完全有理由為了自己,拒絕俱樂部開出的短合同,甚至直接走人

伊哈洛目前雖在曼聯效力,但他依舊是申花的球員。

足球的公平如何保證?

對於租借球員和確定轉會的球員而言,原本再尋常不過的離隊和上崗,如今卻可能因疫情而出現變數。

譬如租借合同6月30日到期的曼聯前鋒伊哈洛,按照規定,此時尼日利亞人應該準備飛回上海,與申花會合,但一旦英超甚至歐聯無法如期打完,爭四大有希望的曼聯,會如願放人嗎?

又譬如以4000萬歐元在夏窗登陸切爾西的齊耶赫,縱使阿賈克斯爽快放人,7月1日摩洛哥邊鋒加盟後,倘若英超仍在鏖戰,他是否可以完成註冊、代表切爾西出戰?對於其他沒有引援的球隊,又是否公平?

面對上述兩難局面,FIFA於19日在官網透露,正討論疫情期間及以後的對策。FIFA主席因凡蒂諾表示,將評估修改或臨時豁免《國際足聯球員身份和轉會條例》的必要性,以保護球員和俱樂部的合同,並調整球員的註冊期限。但截至目前,並無實施細則出台。

針對合同到期情況,全球球員工會秘書長若納斯·巴爾·霍夫曼建議,全球俱樂部建立統一機製,允許在賽季結束前將合同“適當延長”,但要避免俱樂部只給需要的球員延期合同,對不需要的球員乾脆無視。

簡而言之,必須一視同仁,且提供醫療保障。

切爾西前鋒吉魯也即將成為自由身。

免簽大牌紮堆,急壞經紀人

作為賽事大年,2020歐洲盃後,原本是球員流動、交易開啟的“大日子”。但由於新冠肺炎,往年此時已基本確定去向的大牌們,現在卻只能百無聊賴地幹等。

今夏自由人市場上,不乏業績彪炳的名字:切爾西鋒線三老吉魯、威廉和佩德羅將一齊進入免簽市場,熱刺中衛維爾通亨、利物浦中場拉拉納、曼聯後腰馬蒂奇也都是久經沙場的宿將,而兩位老門將布拉沃(曼城)和卡瓦萊羅(切爾西),也都有一戰之力。

而紐卡斯爾和謝菲爾德聯兩隊,分別有7人和6人成為自由人,幾乎占到了一隊名單的近1/3。

在其他四大聯賽,伊布、卡瓦尼、默滕斯、格策、馬圖伊迪、蒂亞戈·席爾瓦、納喬、庫爾紮瓦的名頭更無須贅述,這批自由身球員組成的11人,在任何聯賽打進歐戰都綽綽有餘。

但如今,除去努貝爾、默尼耶確定轉會拜仁慕尼黑和多特蒙德,其他自由人的簽約消息,少之又少。

自由人簽約乃至整個轉會市場的按兵不動,受損最大的或許不是球員,而是經紀人。

停擺之後,不少中小型球員經紀業務代理機構,都面臨著生存危機,因為通常情況下,他們不被視作俱樂部的債權人,目前各大聯賽減薪乃至停發工資漸成常態,這也意味著經紀人拿到的佣金同步“跳水”。

但由於經紀人在業內普遍欠佳的口碑,眼下他們的遭遇,並未引起各界更多同情。而停擺期間,能維持正常運轉的,仍是那些旗下明星眾多、和豪門關係密切的經紀大鱷。

但對於佔據球員經紀行業底層的多數小經紀人、經紀公司而言,人均年入5萬鎊的抗風險能力,能保證他們捱過復工前近2個月的空窗期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