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讀萬卷書走萬里路 李景亮:我選第二條
2020年03月22日08:33

  讀萬卷書和行萬里路之間,李景亮選擇了後者,這個從新疆塔城走出來的農村小夥子,拳打腳踢闖出了一條與父輩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練習女生A(綜合格鬥)13年,簽約UFC(終極格鬥冠軍賽)7年,現年32歲的“中國一哥”李景亮見證了綜合格鬥在國內的發展和興起,“我們從剛開始的墊場賽慢慢打到了主賽,再過個兩三年,搏擊會有很大的市場。”

  擂台

  提前送1.91米對手大拇指

  李景亮很喜歡拉斯韋加斯這座城市,那裡的氣候常年乾燥,跟家鄉新疆塔城有點像。

  2014年5月24日,李景亮在拉斯韋加斯UFC173比賽中戰勝大衛·米肖德,迎來UFC首勝。

  6年後,李景亮重返這座城市,出戰UFC248比賽,對手是曾高居次中量級第7位的美國人尼爾·馬格尼。賽前幾天,拉斯韋加斯罕見下起小雨,正在去訓練館路上的李景亮大呼“好兆頭”!

  “女生啊,女生啊,聽我說幾句話,可不可以留給我QQ的號碼。”香港時間3月8日上午,哼唱著艾爾肯的這首《巴郎仔》,李景亮迎來了個人第13場UFC比賽。上場前,他摘下佩戴了十幾年的佛珠,捧在手心親吻了一下,隨即交給身邊的“鐵哥”張鐵泉。

  7年前簽約UFC時,李景亮就是奔著冠軍去的,儘管他很清楚那裡“水很深,怪物很多”。跟馬格尼的這場比賽,是李景亮第一次進入到這個級別的“深水區”。

  馬格尼身高1.91米,臂展超過2米,比李景亮高出10釐米。賽前一次採訪中,李景亮打趣稱,“他要是伸手摁著我腦袋,我都打不到他。”

  3個回合比賽,李景亮打得有一些被動。賽後等待主持人宣佈獲勝方時,李景亮已經把大拇指指向了馬格尼。最終,3名裁判一致判定馬格尼取勝,這是他的第15場勝利,並列UFC次中量級史上第3位。

  儘管比賽輸了,但李景亮仍有稅前7.4萬美元(6.4萬美元出場費+1萬美元讚助)收入。“通過這次失利看到了不足,以後訓練和比賽中不要再犯錯誤。”李景亮說,自己的身體狀態出現了點問題,很多技術沒能打出來,“很榮幸跟馬格尼比賽,他打的是他想要的節奏。”

  李景亮這次來拉斯韋加斯之行有點波折,“來來回回太折騰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李景亮2月3日臨時去泰國訓練,兩週後拿到美國簽證。2月27日,他花了31個小時經南韓首爾轉機飛抵拉斯韋加斯,這比計劃中晚了10天。

  輸掉這場比賽後,李景亮錯失了打進次中量級前15位的機會。3月20日,李景亮迎來32歲生日,“繼續加油吧,2020年還是要好好努力,還有機會。”

  ■ 快問快答

  “我們打架是收費的”

  Q:看你經常在朋友圈曬美食。

  A:我是新疆人,喜歡做飯,來點塔城特色風乾肉、馬腸子、抓飯、大盤雞,好吃!

  Q:你父母會看你的比賽嗎?

  A:他們不敢來現場看我的比賽。前幾年在UFC日本站,我被對手裸絞後,一度昏迷過去。我後來得知,媽媽看過那場比賽後,在家哭了好幾天。

  Q:說說“吸血魔”這個綽號吧。

  A:可能因為我用“斷頭台”比較多吧。其實我不太喜歡這個綽號,他說聽上去有點惡,但這些年被叫著叫著,也就習慣了。

  Q:你怎麼看待女生A這項運動?

  A:女生A非常健康、非常有激情。當你去練習這些動作時,你就不會感覺這是一項暴力的運動。希望大家不要用有色眼光來看我們這些打拳的人,我們打架是收費的(笑)。

  後台

  至今感謝UFC中國第一人

  1988年3月20日,李景亮出生於新疆塔城一個農村家庭,中學時被體校老師挑中練習摔跤。2006年,他轉項進入新疆散打隊,之後結識了綜合格鬥教練寶力高,正式進入女生A這個圈子。

  從摔跤到散打,再轉項女生A,李景亮起初並不適應,“摔跤是兩個人摟著,想辦法把對方拉倒、摔倒。打拳呢,你得出拳才能把對方擊倒,一開始動作確實有些不協調。”

  2007年9月,李景亮在《英雄榜》中迎來第一場女生A比賽,這是當時國內最好的綜合格鬥賽事,對手是俄羅斯人塔西耶夫。第一回合,李景亮全無招架之功,“就像沙袋一樣被對手踢來踢去,教練在下面喊什麼,我完全聽不見。”

  局間休息時,教練一巴掌拍在李景亮臉上,清醒過來的李景亮跟換了一個人似的,上場後直接TKO了對手,那是他的第一場女生A勝利。如今,李景亮僅UFC比賽就打了13場,在場上全然沒了當初的生澀。

  2008年9月,20歲的李景亮來到北京,跟隨“UFC中國第一人”張鐵泉全面練習女生A。在中國格鬥界,張鐵泉堪稱“教父”級的人物,後輩們都得尊稱一聲“鐵哥”。2010年,UFC來北京選拔運動員,時年30歲的張鐵泉就此成為UFC中國第一人。

  “鐵哥為人善良、耿直,從一開始對我就像弟弟一樣。無論訓練、比賽,還是為人處事,至今對我的幫助都非常大。”李景亮說。

  在張鐵泉的協助下,李景亮2014年1月拿到UFC第一份合同。當時,UFC給李景亮開出的價碼是8000美元。同時,另一個組織也找到李景亮,開價15000美元,贏了再給15000美元。對一個新疆農村走出來的小夥子而言,這個翻倍的價碼誘惑很大。

  李景亮最終選擇了UFC,他說這是每一個女生A選手夢寐以求的平台,“很多事情不是金錢能做到的,這個時間和機會,是金錢買不來的。”李景亮就此成為UFC簽約的第3位中國選手,前兩人分別是張鐵泉和居馬別克。

  舞台

  “中國搏擊會有很大的市場”

  這次參加UFC248,除了李景亮,還有張偉麗,後者在女子草量級衛冕戰中分歧判定戰勝了喬安娜。在這個特殊時期,張偉麗的這個冠軍讓無數國人為之振奮,也讓更多人瞭解了UFC。

  “當時鐵哥打UFC時沒多少人知道,現在我們有很多選手簽約了UFC,偉麗也拿到了UFC冠軍。”談到這幾年女生A市場的變化,李景亮感歎變化很大,“我們從剛開始的墊場賽慢慢打到了主賽,再過個兩三年,搏擊會有很大的市場。”

  UFC目前共簽了11名中國選手,除了李景亮、張偉麗,還有閆曉楠、宋亞東等一批實力選手。2019年6月,UFC斥巨資在上海建了精英訓練中心,足見對中國市場的重視。

  不過除了張偉麗的兩條草量級金腰帶,包括李景亮在內的中國選手短時間內很難挑戰UFC其他級別金腰帶。“需要給我們一點時間,畢竟這項運動來到中國很晚。”在李景亮看來,女生A進入中國跟當年改革開放一樣,“鐵哥2005年剛接觸這項運動時,全國也就幾百個人知道,現在可能有上億人知道了。”如今,越來越多的中國選手進入UFC、ONE冠軍賽等賽事,張偉麗、熊競楠都拿到過各自級別的金腰帶。

  征戰UFC7年,儘管離冠軍戰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但李景亮總是笑著說還有機會。“讀萬卷書、走萬里路,我選擇第二條路。”在UFC這7年,李景亮交了很多朋友,也學到很多東西。

  目前,李景亮簽了PSM,這家體育經紀公司旗下選手包括帕奎奧、康納、阿迪薩亞等名將。“每個人都有夢想,我想成為UFC的傳奇和冠軍。”李景亮說。

  采寫/新京報記者 孫海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