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連任危矣?
2020年03月23日20:10

  原標題:特朗普連任危矣?

  文/陶短房

  1月中下旬,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暴發之初,美國朝野普遍將之視作“遙遠外國暴發的一次流感”,事不關己,漠然視之。

  直到3月11日,即疫情已越來越嚴重,美聯儲已為此宣佈降息,美股指觸發曆史上第二次熔斷(3月9日)後,美國宣佈全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13日)前僅兩天,特朗普對疫情的公開言論基調才發生了顯著變化。

  2020年是美國大選年,謀求連任的特朗普,其疫情應對思路,自然也始終圍繞選舉展開和變化。

  3月11日以前,他認定“疫情對美國影響不大”,因此其側重點一是“表功”,即極力淡化疫情威脅,強調“總統和政府的出色應對”,意在自我炫耀,二是“駁斥危言聳聽”,將任何“誇大疫情”的言論都歸納為“民主黨的陰謀”和“假媒體的詭計”。簡單說,他和他的團隊當時認定“疫情在美國就那麼回事”,因此將“渲染疫情嚴重性”的“罪責”一律扔給民主黨,而把“美國疫情如此之輕”的功勞歸於現任政府、共和黨,尤其他自己。

  但隨著疫情越來越緊迫、越來越現實,繼續上述策略顯然已不合時宜,因此11日特朗普的言論有了明顯的改變,即開始正視疫情的嚴重性(不正視也不行了),但當天論調的核心仍然是“典型特朗普式”的選舉邏輯,包括一切“特朗普選戰要素”,如“我們(美國、特朗普政府、尤其是特朗普本人)是最棒的”“我們已經做得足夠好了”“問題是微不足道的”“即便微不足道的問題也是外來的”“應對微不足道的、外來的威脅,最好的辦法是弄堵牆把美國和外國隔斷”“凡是不同意上述觀點的媒體就是假媒體、新聞就是假新聞”,以及最重要的“相信特朗普就是相信美國”,等等。

  正如許多分析家所指出的,在大選年,謀求連任的特朗普自認為“大事絕對錯不得”,因此11日他一邊開始悄然增加“抗疫言論”(不然被人直接指出“總統和政府抗疫做得並不好”就不免難堪),另一方面繼續塞入“特朗普老調”,並照例借呼籲“黨派團結”夾槍帶棒,試圖將公眾對疫情與日俱增的恐慌,解讀為“民主黨的謠言惑眾”——一言以蔽之,投票給特朗普,就無須擔心包括疫情在內的一切。

  當發現這一切仍然不靈時,他不得不一方面繼續在國內“做減法”,減少對民主黨和“假新聞”的攻訐,另一方面他試圖挑起國際“口水戰”,進而刺激國內、尤其自己鐵杆擁躉的狹隘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情緒,為自己的選情保駕護航。

  特朗普上述“選戰式防疫”做法,多少還是起到一些作用的。

  首先,他終於壓製了美聯儲的反抗,迫使後者近乎賭氣式地不等議息會議,就一步到位地按照特朗普夙願,把利率降到“近乎零”的低水平;其次,“駁斥假媒體、民主黨陰謀論”的做法仍然起到凝聚基本盤的作用,NBC/WSJ近期民調顯示,68%的民主黨人擔心家人會感染新冠病毒,但如此擔心的共和黨人僅40%;最後,援引“戰時權力法”,自稱“戰時總統”,讓權力進一步向自己手中集中。

  但總體上效果並不理想。

  首先,美國疫情數據繼續惡化。截至美國東部時間3月22日下午6點,美國共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2717例,死亡409例,治癒178例。目前,美國確診病例數位居全球第三。作為現任總統和執政黨,疫情緩和可以“自我表揚”,但疫情嚴峻勢難“甩鍋”,而這勢必會直接影響選情。

  其次,經濟和就業形勢不佳,刺激措施隔靴搔癢。儘管連施重手,美股卻多次熔斷,股指已吞盡特朗普上任以來的累計漲幅。如前所述,長期以來,特朗普一直將經濟和股指過度緊密聯繫,並將“股指漲得高”作為對內炫耀“特朗普治理經濟能力強”和對外誇飾“美國優越性”的標杆,股指如此表現,後果可想而知。宏觀經濟方面,疫情無論如何應對,都勢必嚴重影響國民經濟和貿易,此前高盛和摩根大通都做出“二季度美國經濟可能負增長”的悲觀預計,倘果真如此,勢必直接影響選情。更要命的是,近日特朗普接連向市場注入流動性,飲鴆止渴且不去說,如此病急亂投醫,實際上已近乎耗盡“宏觀金融措施杠杆”這杆“美國經濟救命槍”的彈藥,未來情況倘進一步惡化,就連“救命槍”都不見得響了。

  反觀民主黨方面,自疫情“國際化”並在美國呈爆炸式蔓延後,迅速調整了自彈劾失敗後、初選白熱化以來的混亂,將“火力”集中到借疫情抨擊現政府和現任總統這個選舉社會屢試不爽的“笨招數”方向。3月17日,民主黨出線呼聲最高的拜登接連贏下佛羅里達、伊利諾伊和亞利桑那三個州黨內初選,領先優勢進一步擴大。儘管僅存的主要對手桑德斯否認退選傳聞,但也明顯降低了對拜登的抨擊,轉而對特朗普“火力全開”。不難看出,民主黨內整合已告一段落,拜登出線在即,且看來無須如特朗普團隊所期待的那樣,在黨內初選中拚到油盡燈枯,被以逸待勞的現任總統漁翁得利,這或許不足以確保民主黨一定勝選,但一度嚴重偏向共和黨和特朗普一側的選舉天平,如今已在疫情不期而至的干擾下趨於平衡。

  還應特別注意到,不論特朗普、拜登或桑德斯,都是七旬以上老人,而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對老年人又特別“不友好”,一旦他們中某一位被疫情“撂倒”,2020年美國大選選情就會出現更加戲劇性的變化。

  作者為著名評論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