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擾素霧化治療新冠肺炎,如何正確使用?
2020年03月24日10:37

  原標題:干擾素霧化治療新冠肺炎,如何遵循規範正確使用?

  來源:光明網

  在國家衛健委連續下發的多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中,都提到了“可試用α-干擾素霧化吸入(成人每次500萬U或相當劑量,加入滅菌注射用水2mL,每日2次霧化吸入)”。

  我國目前上市的α-干擾素具有多品種、多劑型的特點。如何安全合理地進行α-干擾素霧化治療,這是醫生和藥師要特別關注的問題。

  干擾素(IFN)是病毒或其他因素,刺激脊椎動物組織細胞(體外或體內)產生的一種能幹擾病毒增殖的特殊蛋白質。它是一種廣譜的抗病毒製劑,並不直接殺傷或抑製病毒。

  干擾素依據其來源,主要分為3類:

  1、α-干擾素(IFNα)——來源於白細胞。

  2、β-干擾素(IFNβ)——來源於成纖維細胞。

  3、γ-干擾素(IFNγ)——來源於免疫細胞。

  α-干擾素可以提高主要組織相容性復合體(MHC)I抗原的表達水平,增加病毒抗原在受染細胞表面的提呈,促進機體免疫系統對受染細胞的識別;同時作用於干擾素受體,激活靶細胞表達蛋白激酶和2',5'寡聚腺苷酸合成酶等抗病毒蛋白,抑製病毒複製。α-干擾素有20多個亞型,目前臨床上常用的是α-2a干擾素和α-2b干擾素。

  劑型選擇

  中國藥學會發佈的《冠狀病毒SARS-CoV-2感染:醫院藥學工作指導與防控策略專家共識(第二版)》,列出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關鍵治療藥品參考清單,涵蓋了我國臨床上常用的α-干擾素的劑型及規格,包括重組人幹擾素α-2a注射液、注射用重組人幹擾素α-2a、重組人幹擾素α-2b注射液、重組人幹擾素α-2b注射液(假單細胞)、注射用重組人幹擾素α-2b、注射用重組人幹擾素α-2b(假單細胞)等。

  國內上市的部分α-干擾素注射液中含有防腐劑,比如對羥基苯甲酸甲酯、對羥基苯甲酸丙酯、苯甲醇、間二甲苯酚等,吸入後可誘發哮喘發作,不宜用於霧化治療。

  所以,霧化吸入α-干擾素時應避免使用含有防腐劑的α-干擾素注射液,減少呼吸道粘膜的損害和炎症。

  給藥裝置選擇

  目前臨床常用的霧化給藥裝置有3種:超聲霧化器、空氣壓縮式霧化器(射流霧化器)、振動篩孔霧化器。α-干擾素為基因重組蛋白,同時多數劑型輔料中含有白蛋白,遇熱可能發生變型。中華醫學會臨床藥學分會組織相關專家製定的《霧化吸入療法合理用藥專家共識(2019版)》指出,超聲霧化器工作時會影響混懸液霧化釋出比例,可使容器內藥液升溫,影響蛋白質或肽類化合物的穩定性。

  空氣壓縮式霧化器,也稱射流霧化器,其工作機製是根據文丘里(Venturi)噴射原理,利用壓縮空氣通過細小管口形成高速氣流,產生負壓帶動液體或其他流體一起噴射到阻擋物上,在高速撞擊下向周圍飛濺,使液滴變成霧狀微粒從出氣管噴出。

  振動篩孔霧化器是通過壓電陶瓷片的高頻振動,使藥液穿過細小的篩孔而產生藥霧的裝置,可以減少超聲振動液體產熱對藥物的影響。空氣壓縮式霧化器與振動篩孔霧化器均可滿足蛋白質類藥物霧化要求。

  因此,α-干擾素霧化給藥時,建議選擇空氣壓縮式霧化器、振動篩孔霧化器,不建議採用超聲霧化的方式。

  用法用量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規定了α-干擾素的用法用量:“成人每次500萬U或相當劑量,加入滅菌注射用水2mL,每日2次霧化吸入”。

  目前,成人ɑ-干擾素霧化的療程未見文獻報導,需要通過對臨床療效的評估來決定。在兒童用藥方面,國家兒童健康與疾病臨床醫學研究中心、國家兒童區域醫療中心、浙江大學院附屬兒童醫院專家組發佈的《兒童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診療指南(第二版)》,推薦兒童試用ɑ-干擾素霧化吸入,如霧化吸入干擾素α-2b注射劑:普通型每次10萬~20萬IU/kg,重型每次20萬~40萬IU/kg,每日2次,療程5~7天。

  流感樣症候群:臨床表現為發熱、寒戰、頭痛、肌肉痠痛和乏力等,偶見噁心、嘔吐等消化症狀。

  骨髓抑製:常發於用藥2周-2個月後,表現為外周血白細胞(中性粒細胞)和血小板減少,血紅蛋白下降等。

  精神異常:較為少見,表現為抑鬱、妄想症、重度焦慮等精神症狀。

  其他不良反應:腎臟損害、心率失常、視網膜病變等。

  對幹擾素及輔料過敏的患者,妊娠或短期內有妊娠計劃的人群,有精神病史、未能控製的癲癇、失代償期肝硬化、嚴重腎功能衰竭、未控製的自身免疫病、嚴重感染、視網膜疾病、心力衰竭、慢性阻塞性肺病等患者禁用。

  有過敏史的患者在初次使用α-干擾素時,應嚴密檢測過敏反應。霧化過程中應注意避免接觸眼睛。

  保存和運輸過程中應注意2-8℃避光保存,不宜冷凍。

  國家衛健委下發的多版《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都提到可試用α-干擾素(IFNα)霧化吸入。實際上,IFNα並不是直接殺滅病毒。在自然情況下,IFNα是人類應對病毒感染非常重要的免疫保護性細胞因子,可以誘導同種細胞產生抗病毒蛋白,形成抗病毒狀態,限製病毒的進一步複製和擴散。從機製上說,干擾素可加強固有免疫系統和適應性免疫系統相關不同環節,從而起到積極清除病原菌的作用。但IFNα的臨床療效取決於藥物用量、用藥途徑、預防療程等,還有許多細節有待明確。

  霧化吸入IFNα藥物主要分佈於呼吸道。有研究結果顯示,霧化吸入IFNα-1b和IFNα-2b的生物活性保留率約為96%,2小時(h)後肺組織中就有IFN分佈,以後在肺組織中的含量逐漸增高,保持較高濃度約12h,IFNα基本上在肺中分解代謝。因此,霧化吸入IFNα能夠到達肺,併發揮生物作用。相對於其他給藥方式,霧化吸入IFNα更安全,不良反應發生率更低。

  由於我國尚無霧化吸入用IFNα製劑,臨床將注射劑型作為霧化製劑使用,屬於超說明書用藥,存在一定的安全隱患。在無其他可替代藥品的情況下,IFNα的使用應遵循超說明書用藥的規定和流程,並優先選擇不含防腐劑的注射劑用於霧化吸入。

  需注意:滴眼劑、滴鼻劑、氣霧劑、噴霧劑及長效注射用IFN不可霧化吸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