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簽約直播平台?羅永浩“不便宜”
2020年03月24日10:06

原標題:天價簽約直播平台?羅永浩“不便宜” 來源:新浪財經-自媒體綜合

原標題:天價簽約直播平台?羅永浩“不便宜” 來源:cnBeta.COM

時代耽誤了羅永浩?

羅永浩早年憤青的很徹底,敢於跳上舞台對資本加以羞辱,他說"80%的投資人都是傻子,風投的那幫孫子只要有錢賺就會撲上來,不用慣著他們,否則你去舔他們也是白舔。”

那時候,他梳著中分,穿襯衫不系扣子,邁著外八字,敢在離開新東方時嘲諷俞敏洪“你如果是一個商人,純粹是為了錢,大大方方賺錢當然沒有什麼不好,但總是披著理想主義的外衣,把自己塑造很高尚很純潔就太虛偽了,我很討厭虛偽”。

但是這些年輾轉數個風口後,羅永浩估計是想通了,想像個商人一樣大大方方賺錢了。

於是,自從3月19日羅永浩發微博稱“決定做電商直播”開始,網友就展開了激烈的兩極分化討論,要不樂見其成,要不極盡嘲諷。

對羅永浩轉型主播“看多”的羅粉始終認為:是時代耽誤了羅永浩。

老羅早年篩沙子、擺舊書攤、代理批發市場招商、走私汽車、做期貨,還以短期旅遊身份去韓國銷售過中國壯陽藥及其他補品。此後,他教英語、開網站、做手機、賣電子煙,論演講水平出類拔萃,論廣告創意業界一流,在轉型過程中逐漸成為一代互聯網名嘴,是步履蹣跚從社會底層往上翻騰的勵誌典型,是草根群體在鐵板社會翻身的樣板。

至於創業中的不如意,在粉絲看來,T1是敗給了王自如的馬後炮(收了錢做測試,等發售了以後開始各種黑);T2是敗給了代工廠的倒閉導致出貨延期(時間);M1和M1L是敗給了貼牌取代T3的設計失敗;而堅果R1輸在小企業的高價定位,Smartisan操作系統輸在了生不逢時。

總之,老羅的失利全是大環境的錯。

對羅永浩轉型主播“看空”的網友也有充足的事實支撐:這人一直不靠譜。

老羅剛進入手機行業就一副睥睨天下的姿態,比如做手機前去請教雷軍,雷軍推心置腹講了一大堆手機行業的知識,轉過身被羅永浩在微博罵“太土”。

不僅罵雷軍,當時羅永浩的眼裡蘋果是個大型鄉鎮企業;黃章太笨;奉勸餘承東不要硬撐了,天賦不夠。其對所有主流手機品牌,言辭間全是嘲諷和瞧不起。

結果,真到了自家錘子生產銷售上,前腳鄙視完別人,後腳又乖乖撿起來原封不動做一遍:

比如羅永浩厭惡土鱉的水粉色——堅果手機全是水粉色系;

比如羅永浩說:“手機低於2500我就是你孫子”——如願得到公孫浩的外號;

比如羅永浩說x99元的定價方式太猥瑣——堅果手機就是899元;

比如羅永浩說手機虛擬按鍵太醜,看了就想吐——堅果手機用的就是虛擬按鍵……

或許,老羅做手機熱衷鑽營的那些非實用工藝能強塞給粉絲炫耀的談資,也確實為手機行業帶來了一些耳目一新的產品,包括工業設計、簡潔UI設計、錘子便簽、閃念膠囊等。但其真正對手機行業產生的影響如今看還沒有黃章大,錘子也從來沒到過一線的水準。

那幾年,他東一鎯頭西一棒子,手機、充電寶、淨化器、手機殼、旅行箱啥都要插一腳,從資本手中奪過十幾億資金進行再分配,最終哪款產品都沒能兌現發佈時吹過“做最好”的牛皮。

當然,拋開具體業務層面,也有人覺得羅永浩不停轉型新產業賽道,牛鬼蛇神都練過手,這樣極具爭議又不服輸的人,豁出老臉後做賣貨主播結果不會太差。

要我說,這就是典型的屁股決定腦袋式的想當然了。如果相聲說得好就能成為賣貨頂流,郭德綱不比羅永浩有市場?

用戶不會慣著羅永浩

李佳琦也好,薇婭也罷,表面看光鮮亮麗,實際上都背靠著一個成熟團隊,每件商品都在體驗、流量、性價比方面精益求精。

體驗層面,如今名聲大噪的李佳琦成名前做了多年歐萊雅導購,在當地化妝品市場頗有名氣,其性格、話語體系培養了與粉絲的親和力;帶貨女王薇婭早年開了好幾家服裝店,懂得如何互動、促單形成銷售,其丈夫更是深諳運營、供應鏈運作。

流量層面,對於各大平台的頂流帶貨主播流量並非只是注意力那麼簡單,對他們而言流量都是平台的,主播的核心競爭力在於賣貨能力。畢竟,如果轉化率還不如一個活動促銷頁,平台圖什麼花幾千萬讓你杵在屏幕前,品牌也不樂意。

性價比層面,2020年,賣貨主播之間的競爭早已進入白熱化,李佳琦、薇婭背後都有一個數百人的成熟團隊在維持運轉。

網友@德二作為李佳琦鑽粉,解釋過李佳琦身上的馬太效應,“有一次他直播間賣理膚泉的修護乳液沒搶到,去官網直播間里搶同款乳液,折扣甚至不如李佳琦一半。佳琦的粉絲購買力越強,他的折扣力度就越大,這樣的粉絲正反饋使得那些二三線小主播真的很難跟他搶資源。”

所以直播賣貨,有曝光和流量才能拿到低價,反過來因為低價才會吸引觀眾才有曝光和流量。說白了,直播帶貨最核心的還是便宜,如果不是因為優惠,怎麼可能讓挑剔的消費者乖乖掏腰包?

反觀羅永浩雖然是話題人物,即便直播當天湊熱鬧的網友格外多,擠爆了直播間,但羅粉中“下一部支持”的占了絕大多數,還能一直指望路人拉升轉化率嗎?

闌夕曾在文章《堅果手機:羅永浩的強弩之末》一針見血指出:羅永浩的擁躉熱衷於將其個人的影響能力等同於企業家的經營能力,這被稱為“聚光燈的幻覺”,過度沉迷基於某種特定族群之內的眾星捧月,會使對象高估自身行為的顯著性。

說人話就是,羅永浩自我膨脹的產生了幻覺。

而在體驗層面,朋友們覺得老羅像是會慣著哄著直播間網友的人嗎?此前問候全家、各種髒話狂飆的名場面還少嗎?撕逼手法之淩厲,輕而易舉就能搗毀一眾擁躉的三觀。

網友@陳小胖猴 都幫他想好了成功後的台詞:“我想讓在場的朋友們知道一句話:如果有那麼一天,我淘寶直播賣了幾百幾千萬的時候,傻逼都在買我帶的貨,你要知道這個其實是給你們帶的!”

即便直播過程中轉化和體驗都能勉強說的過去,老羅怎麼搞定供應鏈?此前,他在錘子手機上摸爬滾打這些年最怯的就是供應鏈管理,解決產能、產品線甚至價格問題並非一蹴而就的事情。

況且,此前錘子陷入困局,老羅“賣身”去陌陌做直播、去得到大學里賣課,銷售量上來耐力不足,搞到一半不搞了又開始退款。

說白了,老羅現在才進入主播行業,多少有點投機心理,有了投機心理證明沒十足把握,那稍有頹勢或者被嘲諷,很可能繼續撂挑子。

按照羅永浩的性格,骨子裡那股所謂“工匠精神”、“憤青病”,壓根不可能和直播帶貨產生化學反應,絕無可能做好服務品類的再創業。

這次故事的結尾很可能還是那句:理解萬歲吧。

作者/黃青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