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再度跌破萬億美元,Apple至暗時刻來臨?
2020年03月24日18:56

原標題:市值再度跌破萬億美元,Apple至暗時刻來臨?

文|鄰章

兜兜轉轉,Apple公司市值似乎正回到2019年iPhone 11發佈前的原點——昨晚,美股開盤後Apple公司股價下跌近5%,並致其總市值跌破1萬億美元,較其歷史最高點已跌去30%。而Apple此番跌落萬億市值,是否又一次到了至暗時刻?

對此,鄰章認為:此番Apple市值跌落萬億市值與2018年末Apple公司跌落萬億市值有著本質區別,但此番Apple跌落萬億市值或也是市場對其消費級公司實行價值重估的一次縮影。

同是跌落萬億市值,但此跌落非彼跌落

今次Apple公司市值跌落,從本質上是受到了疫情這隻黑天鵝帶的影響,這與Apple公司2018年因產品價格高昂創新不足繼而銷量不及預期而導致的市值跌落有著本質區別。

眾所周知,在Apple發佈2020財年第一財季這份創紀錄的財報時,Apple同時也對其2020財年第二財季的營收表現做出了非常樂觀預期,當時Apple預計其第二財季營收將在630億美元到670億美元之間,這較於其2019財年第二財季580.15億美元的營收有著大幅提升。而也由此可見Apple對其iPhone 11系列、iPad、Mac、AirPods等產品組合的市場競爭力的自信。

那麼疫情如何影響Apple,從現實來說,鄰章認為疫情的全球肆掠,對Apple的直接影響至少體現在這樣幾個方面。

1、直接影響Apple二季度的營收表現

如我們所見,疫情黑天鵝帶來的全球股市大跌、美股數次熔斷等大盤的影響,對於Apple公司的影響顯然也是直接的,正所謂覆巢之下 複有完卵乎。宏觀經濟的疲軟必然會帶來消費的下跌,這對於本就具備較高價格的Apple產品而言,更或如此。

所以在疫情在我國爆發之際,Apple就下調了營收預期,促使投資者評估疫情疫情對公司和經濟的影響。而今,在我國對疫情已實現有效控製之際,但國外疫情卻正處大爆發階段。而為了防止傳染,Apple延續了其在中國的策略——在其官網宣佈:“將無限期關閉中國以外的所有Apple Store,直至另行通知(Until Further Notice)”。這種停擺對Apple產品的銷售顯然會產生衝擊。此前,統計機構IDC和Canalys就給出了全球智能手機一季度銷量將大跌40%的悲觀預期,這對於主要營收靠硬件支援的Apple而言自是重大打擊。

2、干擾Apple產品部署

疫情不僅直接影響了Apple公司的硬件銷售,從業界消息來看,其也影響了Apple公司的新品部署。

若是按照慣例,Apple公司將會在春季召開一場新品發佈會,而期間Apple極有可能發佈傳聞已久的廉價版iPhone ,用於帶動iPhone 6等數以億計的老用戶的換機需求。但疫情爆發而導致的供應鏈產能不足以及代工廠延期復工等影響,已迫使其發佈日期延後。

但相對於廉價版iPhone而言,事實上受影響最大的可能還是WWDC開發者大會的取消(改為線上)以及居家辦公可能拖慢Apple核心產品研發進度。

眾所周知,近年來WWDC 開發者大會一直是Apple聚集開發者,對外公佈旗下若幹個操作系統重大升級和更新的盛會,但受疫情影響,今年已變為線上直播;而為防止人員聚集帶來的感染風險,Apple已經讓員工居家辦公,這或將拖慢Apple核心新品的研發進度,此前就有報導稱:Apple公司嚴格的安全政策和保密製度,使其他員工無法在家訪問公司內部關鍵的信息系統,這讓居家工作變得非常困難。而這對於iOS 系統和新款iPhone的研發,顯然是不利的。

市場對消費級公司價值重估的縮影

但從現實來說,受疫情影響的不止Apple公司一家,並且疫情終將過去,而Apple公司的產品競爭力依然強勁,新款iPhone從目前產業鏈消息來看也將會是重大升級產品。所以從這個層面來看,鄰章認為Apple的未來依舊光明,其競爭力依然強勁。對於精明的投資人而言,這些顯而易見的。

那麼Apple公司的市值為何還是從萬億美元跌落了下來?是Apple再次到了至暗時刻嗎?鄰章認為這或是業界對消費級公司和企業級公司實行了一次價值重估,Apple公司的市值下跌,只不過是市場對消費級公司進行價值重估的一個縮影,這從微軟依舊能成為美股唯一總市值超過萬億美元的上市公司或可見一斑。

事實上近年來Apple和微軟,一直都在角逐科技公司市值第一的寶座,二者在這場角逐中可謂是有來有往。但從整體來看,似乎還是微軟在穩定性上稍占上風,比Apple更為穩固,其股價波動幅度遠小於Apple。

他們的不同表現,事實上也很好的代表了消費級公司與企業級公司的不同——從某種層面來說,消費級公司距離用戶更近,其股價表現也更容易受到短期波動的影響,但企業級公司相對而言有著更強的客戶關係穩固性,這也使其更具備超越週期的能力,所以我們能夠在企業級公司中看到許多“老店”,而在消費級公司中卻較少見到,但企業級公司所具備的這種客戶關係的穩固性也容易使其走下坡路時下滑速度更快,更容易一蹶不振。

也正是這兩種不同的公司業態,使他們在投資的收益上容易產生區別——消費級公司更可能會大起大落,企業級公司則多數是小步慢跑。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多數的投資者其實更為喜歡消費級公司,畢竟對於多數投資者而言,快速的漲跌才更有獲利的空間。

如今微軟市值與Apple平起平坐,並且表現得相對穩固,這也或是投資者投資價值轉變的一個縮影——從追求多變性逐步轉為追求穩固性,這種轉變對於優質的企業級公司而言,顯然是利好。

當然,在此需要特別強調的是,消費級公司與企業級公司並沒有所謂的優劣之分,並不是消費級就比企業家公司差或是好,他們只不過是具備不同的特性。所以對於投資者而言,需要考慮的其實是自己的投資風格取向。

寫在最後:

回到Apple,鄰章依舊認為Apple公司是一個非常優質的標的,事實上這從諸多國際投行依舊對Apple股票維持“持有”或是“買入”評級就可見一斑。其中建議繼續買入Apple股票,同時維持其368美元的目標股價不變的摩根士丹利的觀點,個人覺得是很有代表性的。其當時指出:iPhone生產速度放緩只是Apple的特定問題,而不是iPhone需求出了問題。相關問題也只是短期的。並且Apple服務業務和可穿戴設備業務的強勁增長,以及今秋即將發佈的5G iPhone手機,都是推動Apple業績繼續增長的動力。所以鄰章依舊認為:雖然Apple此番再度跌落萬億市值,但這並不是其所謂的至暗時刻,看衰Apple依舊是短視行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