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美控股的最後一道附加題
2020年03月25日22:32

原標題:星美控股的最後一道附加題

如今的星美控股,在艱難地做著留給它的最後一道附加題——如何從資金鏈斷裂和債務危機的困境中抽身?

股票繼續停牌,公司在內地的電影院暫時停業,債務重組等問題尚無重大進展,星美控股日前發佈的一則公告並未帶來令人興奮的消息。

3月25日,記者獲悉,從2018年9月開始盡調的中植系仍在討論是否要做星美控股的白衣騎士,保利去年不再插手星美院線的整合。2月26日,英皇公告收購星美文旅股權,危機中的星美在整合過程中敲響了數個資本大佬的大門。

曾經的院線龍頭之一,將要被一場資本遊戲給拖垮。經過在三四線城市的瘋狂擴張後,星美控股資本版圖逐漸擴大,泡沫也隨之產生,商譽吞噬利潤,資金鏈斷裂。如今的星美控股,在艱難地做著留給它的最後一道附加題——如何從資金鏈斷裂和債務危機的困境中抽身?

從保利到英皇,星美控股敲下資本大佬的門

2018年5月,新京報獨家報導了星美控股的欠薪事件,星美控股的資金鏈危局逐步浮出水面。當年9月3日,在港上市的星美控股開始停牌,至今未複牌。

3個月後,星美控股徹底告別了恒生指數。2018年12月10日,恒生指數公司發佈公告稱,由於星美控股持續停牌,公司於2018年12月7日收市後以系統最低價格0.0001港元將星美控股從恒生綜合指數中剔除。除了將星美從恒生綜合指數中剔除外,公司也把星美一併從恒生指數項下的恒生消費品製造及服務業指數、港股通指數、港股通中小型股指數、港股通小型股指數、港股通中國內地公司指數及港股通非AH股公司指數等系列指數中剔除。

生存,成為星美控股要面對的首要問題。白衣騎士能否出現,對於星美控股極其重要。經過近一年時間,從保利到英皇,星美控股挨個敲響了資本大佬的門,但從星美文旅收購星美控股核心資產的100億港元價格來看,星美控股的要價並不低。

2019年9月11日,星美文旅公告顯示,星美文旅擬作價30億港元,向保利文化收購保利影業全部股權,保利影業旗下有70多家影院正在運營;作價100億港元向星美控股收購成都潤運全部股權,成都潤運為星美影院的運營主體,目前有200多家影院正在運營。

彼時,星美對媒體表示,央企保利有望入主星美,進行資產重組。近日,保利內部接近交易的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保利曾有入主星美的打算,但並未成功,暫時沒有進一步進行資本運作的計劃。

今年2月26日,英皇文化產業公告其直接全資附屬公司Time Oasis Limited有意收購星美文旅8.29億股股份,約占公告日星美文旅已發行股本的52.51%。

試圖剝離影院資產的星美控股還在嚐試轉型移動通信。其於2019年12月4日發佈公告稱,已就收購新盟通信傳媒全部股權簽訂諒解備忘錄,公司擬以不超過9.8億港元的價格收購新盟通信傳媒全部已發行股本,新盟通信是柬埔寨首家推出4K質量的電視提供商、唯一的OTT電視服務提供者、也是柬埔寨唯一的三網合一運營商。

債轉股能否拯救懸崖邊的星美控股?

2020年2月28日,星美控股2018年年報姍姍來遲。

在2017年年報中,星美控股曾發出2018年將繼續強化主營業務,全力開創中國影院2.0時代的美好願景,並表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星美集團在中國擁有約365家影院,2290塊屏幕,預計到2018年底集團在全國的影院總數將變成約450家。2018年年報顯示,截至當年底,星美控股在中國擁有288家影院,1792家屏幕。

早在2018年9月7日,多名星美影院員工向新京報記者反映,位於深圳、成都、瀋陽等地的多家星美影城由於資金等原因被停業,據星美財務人員李美透露,截至當時星美僅100多家影院正常營業。

2018年,星美控股的財務狀況並不樂觀。報告期內,星美控股的收益減少55.87% 至約16.72億港元,年內虧損約50.82億港元,每股基本虧損為160.61港元。

星美控股最近一次公佈自己的債務情況是在2019年9月2日,截至當年8月31日,其尚未向其部分僱員支付的工資總額約為人民幣8100萬元,尚未支付的物業租金總額約為人民幣940萬元;尚未向供應商支付的已在集團影院上映電影的版權費用總額約為人民幣2000萬元。這隻是冰山一角,此前星美控股公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星美控股計息債務總額約60億港元。

巨額債務壓頂,擅長資本運作的星美系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星美控股於是選擇了債轉股。星美控股多次在公告中表示,正在就債務重組與各方積極磋商,引入包括債轉股等手段。

某參與過債轉股的上市公司前高管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市場化債轉股是解決企業不可扭轉的債務危機的最好解決辦法,對於債權人來說,也是不得已為之的一種手段。特別是影視股在近兩年遭遇政策和市場環境的壓力以後,國家也鼓勵非剛性兌付的手段,比如債轉股解決企業難題。說到底這是一個用時間換空間的博弈,債務方希望債權人能夠在核銷一部分利息的情況下,參與到上市公司的進退當中來;而債權方因為由不同主體構成,信託、私募、金融機構其實訴求都是不一樣的,他們可包容的債務減價程度也不一樣,最終訴求也不一樣。

截至今年3月3日,星美控股還未能與相關債權方簽訂實質性條款。

橫亙在債轉股中的還有香港老牌影視公司電視廣播(即TVB)的清盤訴求。2019年4月25日晚,星美控股公告顯示,截至公告日,星美控股擁有未償還的主要可換股債券金額累計達13.50億元(以4月25日彙率計算),其中,TVB為最大“債主”,尚未償還金額為8300萬美元,折合人民幣55990萬元。TVB在2018年業績預告中披露,當年股東應占溢利為3.01億港元,就星美控股所發行的8.3億港元的債券而確認減值金額為5億港元,導致其報告期內虧損1.99億港元。據wind數據,這是TVB上市近20年來首次虧損。

一旦清盤,星美控股的債轉股計劃也將落空,截至3月3日最新公告,星美控股是否遭遇清盤還沒有定論。

2019年4月3日,盧永仁辭任星美控股董事會執行董事及主席,理由是其獲任TVB獨立非執行董事或會涉嫌利益衝突。

與星美淵源頗深的中植系願意當白衣騎士嗎?

在星美向保利和英皇求援的時候,與星美素有淵源的中植系依舊按兵不動。

2017年,星美控股在試圖回A的過程中中植系也有參與。當年3月15日,成都潤運與中泰創展控股有限公司、合盛一號(深圳)投資中心(有限合夥)、東證歸鼎(上海)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及建銀國際(深圳)投資有限公司訂立增資協議。據此,投資者有條件同意出資合計人民幣25億元,以換取成都潤運經擴大股權合計約15.625%。星美控股擁有的成都潤運股權被攤薄至84.375%。中泰創展的大股東為解茹桐,持股比例為83.65%。

此次增資也為覃輝試圖借助宇順電子回A埋下了伏筆。

2018年1月,上市公司宇順電子公告稱,擬由上市公司通過發行股份、支付現金或兩者相結合的方式購買成都潤運100%股權,作價200億元,本次交易構成借殼上市。本次交易完成後,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將變更為星美聖典或星美國際,實際控製人將從解植坤變更為星美系實控人覃輝。

3個月之後,宇順電子發佈終止重大資產重組的公告,因重組標的實控人覃輝或將被證監會處罰,決定終止本次重大重組事項。

在星美控股遭遇財務危機後,2018年9月14日,星美控股發佈公告,執行董事兼董事會主席魏裕泰及三名執行董事鄭吉崇、任曉楠、孔大路集體請辭。幾乎同時,2018年9月初,星美員工內部盛傳中植系將要投資星美控股,此前一直在全國做盡職調查。

3月25日,據接近中植系的內部人士表示,中植系是否將對星美控股伸出援手仍在討論過程中。

新京報記者 張妍頔 編輯 趙澤 校對 付春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