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黑老大何以盤踞地方30年?
2020年03月25日18:59

  原標題:這個黑老大何以盤踞地方30年?

  來源:瞭望智庫

  ◆ 從開賭場、搶地盤,到披上合法外衣、壟斷涉足縣域經濟多個行業,黃鴻發犯罪集團盤踞時間長、滲透領域廣且行業深,橫行霸道肆意欺壓群眾,就像籠罩在昌江上空的一片烏雲

  ◆ 以黑養商、以商培權、以權護黑,黃鴻發犯罪集團用經濟利益腐蝕拉攏幹部,滲透公安以及相關執法要害部門,其背後的保護傘多,尤其是警傘問題嚴重

  ◆ 30年間,黃鴻發犯罪集團為何會由小變大?最重要的原因是防線失守,相關部門監管缺失缺位

  文 |《瞭望》新聞週刊記者 王暉餘 李金紅

  3月11日,備受關注的海南建省以來最大涉黑案——海南昌江黃鴻發重特大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二審判決結果公佈,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判處該案主犯黃鴻發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該案是海南法院受理的組織成員最多(196人)、盤踞時間最長(30年)、攫取非法利益最多(20多億元)的案件,也是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以來海南唯一由中央政法委、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的涉黑案件。

  《瞭望》新聞週刊記者採訪該專案組負責人、當地黨政幹部以及基層群眾發現,黃鴻發家族涉黑組織盤踞時間長、背後保護傘多、滲透領域廣且深,對當地政治生態、經濟秩序、營商環境造成觸目驚心的影響和破壞。海南省在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堅決剷除這一毒瘤,當地老百姓無不拍手稱快。

  1

  “像籠罩在昌江上空的一片烏雲”

  2019年1月上旬,一則重磅消息震動海南昌江黎族自治縣——海南省公安廳從全省抽調警力1210餘人,車輛300餘輛,分兩批對黃鴻發黑惡犯罪團夥開展集中統一收網行動,一舉抓獲頭目黃鴻發、黃鴻明等100多名違法犯罪嫌疑人。

  “這是真的嗎?”消息發佈後,昌江當地幹部群眾奔走相告,甚至燃放鞭炮慶賀,也有一些群眾一時不敢相信。昌江縣位於海南省西部,在這個人口20多萬的小縣城,黃鴻發近30年來惡名遠颺,不少群眾聞黃色變。

  海南省公安廳副廳長劉海誌介紹,上世紀80年代末,以黃鴻發、黃鴻明為首的黃氏家族開始在昌江縣城活躍並逐漸稱霸一方,盤踞地方長達30年。2018年10月,海南省公安廳根據中央、省委巡視組移交關於昌江地區黃鴻發家族團夥涉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線索,抽調11名精幹警力成立“10·26”專案組,指定由瓊海市公安局異地管轄,開展秘密偵查。

  從開賭場搶地盤到披上合法外衣,壟斷涉足縣域經濟多個行業。經審理查明,上世紀80年代末,黃鴻發及黃鴻金、黃鴻明、黃鴻波(已死亡)憑藉其父親黃應祥任昌江建委建安組組長的公職身份,作風蠻橫,逞強爭霸,黃氏家族在昌江惡名初顯。

  1990年,黃鴻明糾集他人實施故意傷害行為致1人死亡、1人重傷,未被司法機關處理,黃氏家族在昌江地區惡名遠颺。1991年,黃氏家族開始在昌江開設賭場,1995年為打擊競爭對手,壟斷地下賭場,黃鴻發組織、指揮林某等人故意傷害薑某某致其重傷,至此,黃鴻發黑社會性質組織正式形成。

  隨後,該涉黑團夥開始對10多個行業、領域形成非法控製或重大影響。從鐵礦、混凝土到砂場、石場,從農貿市場到娛樂場所,從煙火爆竹到廢品回收……涉足縣域經濟的方方面面,並以現代化企業管理模式給所屬產業和企業披上合法外衣。

  “要想進入昌江市場,絕對繞不開他們。”白沙南鴻混凝土有限公司負責人蔡雲飛說,他原本想在昌江成立公司,但受到黃鴻發勢力的威脅,無奈將公司設在鄰近的白沙縣邦溪鎮。“我們的運輸車進入昌江時被他們打砸、恐嚇,強迫我們只能占有少量市場份額。”

  除了壟斷礦產、砂石等高利潤行業,廢品收購也不能倖免。黃鴻發曾放言:“沒有我同意,任何一袋垃圾都不能運出昌江。”昌江一名廢品收購站老闆說,黃鴻發要求所有的廢品收購站必須賣給指定的收購商,所得利潤要與他五五分成。

  調查顯示,該組織以商養黑、以黑護商,攫取20餘億元的巨額非法收益,用於支持組織的運行、發展。海南警方官方微博發佈的一段黃鴻發案涉案資產視頻在網上廣為傳播,一處廣場上停放著一排排保時捷、奔馳等豪車;一個房間的桌面上擺放著槍支、子彈、大量銀行卡和存摺、價值不菲的玉白菜、價值數十萬元的名表,以及大量房產證。

  橫行霸道肆意欺壓群眾,不少群眾談黃鴻髮色變。海南省高院發佈的消息顯示,該涉黑團夥長期在昌江地區通過暴力、威脅等手段有組織地實施大量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稱霸一方。截至案發時,共實施違法犯罪活動58起,其中刑事犯罪高達53起,導致2人死亡、2人重傷、13人輕傷、5人輕微傷的嚴重後果,造成昌江地區人民群眾極大的心理恐懼,大量被害人不敢報案。

  “黃鴻發涉黑團夥就像籠罩在昌江上空的一片烏雲。”昌江縣委常委、縣公安局局長林雄說,當地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即使在黃鴻發被捕後,一些證人和受害人仍心有餘悸。一名湖南商人曾被黃鴻發犯罪團夥剁掉手指,公安機關找其取證時,他卻也不願談、不敢談。黃鴻發住宅院內有一塊玉石,辦案民警請10位民工幫忙搬運,僅有1人敢去而且要求戴面罩。

  “提起黃鴻發,昌江沒人不怕。”曾從事水產品批發的李丹花說,2000年,黃鴻發為壟斷市場,搶奪她的生意,她兒子被黃鴻發的打手連捅了6刀喪命。另外兩個兒子怕遭其毒手,被逼外走他鄉。

  顛倒是非黑白,扭曲年輕人崇拜黑色文化、霸道文化。昌江多位幹部群眾表示,黃鴻發團夥盤踞多年,扭曲了當地不少年輕人的是非觀和價值觀。昌江中學一位老師說,黃鴻發家族團夥圈養馬仔,出手闊綽,後期不僅為馬仔配豪車,還交社保,“有的學生輟學加入其涉黑團夥。”

  “黃鴻發成為所謂‘成功’的象徵,誰拳頭硬就跟著誰混,有的年輕人認為跟著他有寶馬奔馳開,有茅台酒喝,有中華煙抽。”昌江縣一位鎮黨委書記說,這使昌江一些年輕人和學生崇尚黑色文化、霸道文化。

  2

  “以結識黃鴻發而沾沾自喜”

  記者採訪調研發現,黃鴻發家族涉黑組織對當地政治生態的滲透和破壞觸目驚心。昌江縣委原常委、公安局局長麥宏章,昌江縣原副縣長周開東等7名保護傘,以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受賄罪、濫用職權罪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二年半不等刑期。

  “黃鴻發犯罪集團最顯著的特點是以黑養商、以商培權、以權護黑。”昌江縣委常委、紀委書記林琳說,該團夥用經濟利益腐蝕政府官員,滲透公安以及相關執法要害部門。甚至從基層開始扶持、培植官員,“扶上馬送一程”,因此有的公職人員同時也是該犯罪團夥的骨幹成員,比如,當地水務等執法部門負責人。

  林雄介紹,黃鴻發集團早年依靠打架、火並等確定勢力範圍後,開始賄賂各級幹部,織密織牢關係網。一些幹部和部門為其經濟活動許可證開綠燈乃至“站台”,使其從小變大,其中涉及到一大批保護傘。

  據介紹,該案保護傘尤其是警傘問題嚴重。劉海誌說,黃鴻發團夥不少成員違法犯罪後在保護傘的庇護下逍遙法外。有的案件明顯屬於刑事責任,卻被當時的辦案人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的案件甚至不做筆錄,有的找小馬仔頂包替罪,有的故意輕判;有案不立、有案不破的問題突出;一些案件卷宗都找不到,取證困難。

  “我去昌江任職後,有很多朋友提醒我要謹慎,黃鴻發家族已經滲透到昌江方方面面。”林雄介紹,2016年中秋節,他剛剛到任縣公安局局長兩個月左右,黃鴻發就派人到其辦公室送來20萬元見面禮,被他拒絕後仍多次試圖託人請吃飯等。

  昌江縣公安系統一批幹部在黃鴻發的利益誘惑腐蝕下淪陷,其中包括內設科室、派出所、各大隊的領導幹部和骨幹力量。“我們初期的摸排調查只用了極少數忠誠可靠的幹警,就像在重重迷霧中打著手電筒前進。”林雄說。

  黃鴻發團夥建設的昌江大型違建攬金酒店高達12層,由於保護傘的庇護,一直矗立在市區地段,直至該團夥被打掉後,2019年4月才最終拆除。

  隨著對當地政治生態的滲透和影響加大,黃鴻發逐漸成為昌江的非法權威,從基層開始腐蝕、扶持、培植官員。受訪幹部說,有一段時間,有的當地幹部甚至以認識黃鴻發為榮,以被黃鴻發認可而沾沾自喜。“有的公安幹警甚至認為,和他吃個飯就能前途一片光明。”一位受訪紀檢幹部說。

  3

  監管失守教訓深刻

  黃鴻發家族涉黑團夥給當地帶來的負面影響,海南省高院在通報中連用數個“嚴重”來形容:

該組織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嚴重擾亂了當地社會生活秩序,

嚴重影響了人民群眾安全感、幸福感、獲得感,

嚴重毀損了當地自然生態環境,

嚴重破壞了昌江的政治生態和當地公平、有序的營商環境,給當地政府及司法機關的公信力造成了極其不良的負面影響。

  多位黨政幹部和基層群眾表示,打掉黃鴻發家族涉黑團夥,彰顯了中央和海南省委省政府掃黑除惡的堅定決心,贏得了當地老百姓的稱讚和擁護,全縣故意傷害案件、盜竊案件、治安案件均大幅下降。但案件暴露出的一些深層次問題令人深思,教訓深刻。

  一是凸顯監管失守,致使坐大成勢。“最應該反思的是,為什麼在長達30年的時間里,會任其坐大成勢?”多位受訪黨政幹部和基層群眾認為,一方面是由於該犯罪組織後期採取企業化公司化運作,黃鴻發等人以成功企業家示人,具有迷惑性。另一方面是防線失守,相關部門監管缺失缺位,任其腐蝕拉攏黨員幹部,導致該涉黑團夥在昌江地區大肆實施違法犯罪活動,長期未被打擊處理。

  二是深挖嚴查案件背後保護傘,恢復當地政府及司法機關公信力。海南省高院介紹,為尋求非法保護,該組織以非法收益為餌,引誘、拉攏、收買當地多名黨政機關、政法職能部門領導幹部為其充當保護傘,甚至還通過實施幫助買官等活動,為該組織在黨政機關中安插親信、扶植代理人。昌江縣委原常委、公安局局長麥宏章,政委陳東,副局長王忠東,副局長蘇東彬,刑警大隊大隊長鍾海東,縣水務局副局長黃海平等人均被其腐蝕墮化,幫助該組織逃避偵查打擊,導致該組織猖獗實施違法犯罪活動近30年。

  受訪基層幹部和群眾認為,面對黑惡勢力毒瘤,這些黨政領導和公檢法幹部失職失守,甚至助紂為虐,損害了群眾對當地政府和司法機關的信心,必須通過深挖背後保護傘的方式彰顯掃黑除惡的決心和力度,恢復老百姓的信心和地方政府的公信力。

  三是加強基層社會治理和治安體系建設。“如果沒有中央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和省委省政府、縣委縣政府的決心和支持,光靠昌江公安部門是打不掉該犯罪團夥的。”林雄認為,基層社會治理和治安體系建設僅靠公安一家不夠,必須靠黨委政府領導,部門統籌協同。黨委政府對公檢法等司法機關履職情況要加強監督監管,在黑惡勢力的萌芽階段就要打早打小,敢於動真碰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