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中國遊客 日本"旅遊大年"難為繼
2020年03月25日02:06

  原標題:失去中國遊客 日本“旅遊大年”難為繼

  來源:北京商報

  3月24日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正式決定東京奧運會推遲一年,猶如一顆重磅炸彈投向了日本旅遊業。有經濟學家測算,東京奧運會推遲將導致日本損失超3.2萬億日元,其中原本被寄予厚望的日本奧運遊將受到嚴重衝擊。此外,原本應與東京奧運會共同形成今年旅遊熱點的日本“史上最早櫻花季”,也因疫情重創而成為了2011年3月日本大地震以來的“最慘淡櫻花季”。在業內看來,日本旅遊業在受到多方衝擊後,怎樣挽回流失的出境遊客,尤其是消費力較高的中國遊客,將成為日後的工作重心。

  4000萬入境遊客“夢碎”

  “2020年,日本將吸引4000萬境外遊客赴日旅遊。”這是日本政府基於今年東京奧運會、最早櫻花季等一系列旅遊利好曾立下的豪言壯誌。如今,這一目標恐難如期實現了。新冠肺炎疫情出現以來,日本入境遊客量大幅減少,當地旅遊業迅速“入冬”,有觀點認為,日本的遊客量將出現自2011年3月大地震以來最大的降幅,短期內恢復難度較大。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全球疫情防控形勢越發嚴峻的當下,東京奧運會推遲的消息,更讓日本旅遊業失去了一個重要的複蘇之機。3月24日,作為東京奧運會中國奧委會轄區官方票務代理機構的凱撒旅遊明確表示,只要東京奧運會沒有結束,凱撒旅遊的代理就不會改變。凱撒旅遊體育奧運項目負責人席瀚回應稱,一切工作將根據東京組委會的通知推進。

  實際上,由於今年日本櫻花季提前12天到來,加上中國春節假期、東京奧運會的影響,日本本該在上半年迎來數輪境外遊客熱潮。然而,受疫情影響,今年,日本櫻花季風光不再,不僅當地的“花下野餐”賞櫻活動被叫停,而且,東京都政府也取消了舉辦多年的“櫻花祭”,此外,“千代田櫻花節”點燈活動也未能如期舉辦。

  受旅遊業遇冷的影響,日本航空、郵輪等行業也紛紛步入低穀。據日本國內航空公司加盟的定期航空協會統計數據顯示,預約取消、新訂單的減少導致2-4月日本各家公司的旅客收入低於預期3000億日元;3月2日,日本神戶夜光郵輪公司還宣告破產,成為日本首家因新冠疫情破產的郵輪公司。

  日本政府觀光局發佈的數據顯示,2月訪日遊客約有108萬人,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約58%,降幅破曆史紀錄。而且,截至今年2月,赴日遊客已連續5個月減少,其中,2月中國遊客僅為8.72萬人,同比降幅高達88%。

  被寄予厚望的“旅遊大年”

  近年來,颱風、地震等自然災害接踵而至,日本旅遊市場屢受重創。2018年9月,訪日外籍遊客還出現了過去五年多以來的首次下降。在此背景下,當地不少商家都將下一個重點發力目標鎖定在了2020年提前到來的櫻花季及東京奧運會。從旅企到政府,日本旅遊業摩拳擦掌,計劃要在今年實現旅遊大“豐收”。

  此前,日本當地媒體曾報導稱,隨著2020年東京奧運會臨近,東京酒店價格大幅上漲,部分民宿甚至將奧運會開幕式當天(7月24日)的住宿價格上調至平日的23倍。日本當地旅行住宿網站信息顯示,7月24日-25日,東京市中心地區民宿價格普遍上漲,收費超過10萬日元(約合6400元人民幣)的民宿不在少數,甚至有研究人員表示,儘管酒店建築業蓬勃發展,由於奧運相關旅遊業的預期激增,東京仍會出現客房供應短缺。

  有OTA曾預測,2020年東京奧運會期間,赴日遊客對旅遊內容的需求量將較同期增長11倍。而且,在櫻花季距離鼠年中國春節較近等原因的帶動下,2020年日本將迎來新的旅遊高峰。

  值得注意的是,在日本原本的2020年旅遊業發展計劃中,中國遊客將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據統計,去年中國內地赴日遊客數達959萬人次,占訪日外國遊客總人次的30%,消費額所占比例接近40%。如今,中國遊客數量驟降,直接給部分日本商戶帶來了“致命一擊”。據悉,受中國遊客大量減少影響,日本老字號旅館“富士見莊”向地方法院提出了破產申請。據悉,這家創立於1956年的老牌住宿企業近年來一直以接待中國團隊遊客為主,此前每月房間一直是呈滿員狀態。

  “回血”牌該怎樣打

  在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中國文化和旅遊產業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興斌看來,東京奧運會的推遲會讓日本旅遊業“很受傷”。“現階段,疫情衝擊著全球旅遊業,其中,日本的情況則更為特殊。為了迎接奧運,當地很多旅行社較早地製定了相關的旅遊路線,在售出了相關產品的同時也產生了一定費用,大量的退訂訂單給企業的資金流帶來了巨大壓力,甚至有部分企業面臨破產風險。”

  尚遊彙文旅董事長鍾暉則表示,“奧運會作為一項體育賽事,對舉辦地形成的旅遊拉動力還是頗為可觀的,而且會在奧運閉幕後持續較長時間”。鍾暉舉例稱,比如賽前的酒店和相關產品的預訂、門票銷售以及賽後奧運場館的參觀等都是境外遊客消費的重點。他進一步介紹:“同時,除了旅遊業本身,奧運會還衍生出不少業態,如文創商品、周邊銷售等產業鏈的延伸。但正因為奧運的準備週期較長,也拉長了旅遊業的準備工作並產生了大量的資金投入。”除奧運會外,據鍾暉介紹,此次提前的櫻花季也與奧運會形成了“疊加效應”,但受疫情影響,日本的主要客源中國、韓國等周邊國家的出境遊客大幅減少,加上日本本國的疫情形勢不斷加劇,短時間內日本旅遊業恐“元氣大傷”。

  那麼,全球旅遊業“首當其衝”的日本旅遊市場,到底應如何“回血”呢?鍾暉表示,日本旅遊經過長期的發展,擁有較完整的體系,入境遊品類相對豐富,想要恢復元氣並非難事。“日本旅遊業的一大優勢就是一年四季皆可出遊,櫻花季、溫泉遊、跨年、初詣等大型活動使其受時間和季節的限製相對較少,也更具彈性。”他進一步分析,想要挽回流失的客源,日本可從提升簽證便利、密織航線等方面入手。同時,日本的曆史、文化等對遊客也具有一定的吸引力,在疫情得到有效控製後,日本可針對中國遊客適當增加大型活動的組織、推出機酒產品優惠、增加海島遊線路、適當推出免稅店減價活動等,“喚醒”旅遊市場。

  北京商報記者 蔣夢惟 楊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