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手術後回歸賽場 德國猛女盼重返大滿貫正賽
2020年03月25日09:31

  在巡迴賽受到新冠疫情蔓延而暫停之前,在里昂站攻入決賽的德國選手弗萊德薩姆給關注她的球迷帶來了久違的驚喜。在接受WTA官網專訪時,她談到了自己是如何在兩次肩部手術後找回狀態,以及接下來的目標。

  德國,新維德 - 一個月前,在法國裡昂進行的首屆第六感公開賽當中,作為非種子出戰的弗萊德薩姆接連擊敗排名比自己高的對手,從簽表下半區殺出一條血路。

  首輪對決,26歲的德國女生直落兩盤輕鬆淘汰科瑪迪娜,比賽當中被攝影師捕捉到了胯下擊球的精彩瞬間;緊接著,她先後淘汰了兩位前TOP10球員穆拉德諾域治和卡薩金娜,成功攻入了最後的爭冠戰。在四年多來的首個決賽中,弗萊德薩姆將新科澳網得主肯寧拖入決勝盤,最終以2-6 6-4 4-6遺憾落敗。儘管與冠軍擦肩而過,但這位曾在2016年8月創造最高排名來到第45位、可由於接下來三年兩次進行肩部手術一度消失在公眾視野的德國選手終於可以滿意地說:「我回來了。」

  弗萊德薩姆在德國新維德的家裡接受了WTA官網的獨家採訪,她回憶道:「從第一場比賽開始,我的手感就挺不錯的。第二輪對陣穆拉德諾域治,我充滿鬥志——我知道必須拿出最佳水準,告訴大家我同樣渴望勝利,因為她是法國本土的明星,觀眾都認識她、支持她,所以我比平時打得更加積極主動。這場比賽之後,我感覺自己真正地進入了狀態,也從那一刻開始打出了最好的水平。」

  這次里昂的決賽之旅對弗萊德薩姆來說也是一個突如其來的驚喜——兩週前,她剛剛在格拉斯哥舉行的ITFW25賽事第二輪輸給了17歲的前青少年世界第一陶森——與此同時,這也為剛剛調整教練團隊的德國人打了一針強心劑。弗萊德薩姆和教練梅拿合作了將近五年,她完全不想結束這段師徒關係:「我和薩沙(梅拿)認識了很久,他在我受傷的時候也幫了我很多——對我而言,他已經不僅僅是我的教練了。」然而梅拿表示,他沒辦法再繼續陪同弟子四處征戰——「去年有很多站比賽都是我自己一個人去打的,」弗萊德薩姆透露,她也坦承在這樣的情況下提升空間著實有限。在經過長期物色,她找到了同胞奧里克,後者目前跟隨德國女生參加各項賽事,而梅拿負責遠程在家指導。

  「我知道自己必須在比賽當中進步,有新成員加入團隊是一件好事,」弗萊德薩姆說道,「他也給我提供了新的視角,可能會為我指點新的前進方向。當然,他們兩個人的個性截然不同,看網球的角度也不一樣,我必須自己決定要走哪一條路,但我們可以一起探索。我覺得這比只詢問一個人的意見要好一些。」

  教練雙軌製在巡迴賽當中還是一個相對新鮮的概念,不過巴辛斯基在2018年底已經付諸實踐,並預言這種方式會慢慢流行起來,而目前世界第三卡·普利斯科娃也由瓦爾維杜和薩夫楚克共同執教。弗萊德薩姆對此還是保持審慎的態度——「這才剛過一個月,」她提醒筆者,但效果的確是立竿見影。「薩沙(梅拿)主要是負責體能方面的基本訓練,還有心理方面——他知道我的性格,也知道如何激發出我的最佳競技狀態。目前羅伯特(奧里克)更多是進行技戰術方面的指導,我覺得就這兩方面而言,他給我帶來了很多幫助。」

  在弗萊德薩姆職業生涯最灰暗的時刻,梅拿成為弟子主要的精神支柱之一。五年前,德國女生迎來了職業生涯的上升期:2015年10月,21歲的弗萊德薩姆在林茨站攻入了第一個巡迴賽決賽;三個月之後,她又在澳網首次殺入大滿貫第二周——當時德國人在決勝盤5-2領先A·拉德旺絲卡,可惜最終被4號種子反勝。隨著賽季推進,弗萊德薩姆的右肩持續疼痛,情況日益惡化。

  「當年在溫網之後,我決定停下來看看身體怎麼樣。不過當時做出的診斷顯然有誤,儘管我嘗試出戰美網,但是力不從心。直到2016年聖誕節之前,我一直在康復中心恢復,但事實上這依然是一個錯誤的決定。隨後我們決定做手術,直到那時才發現肌腱斷了。所以我在手術後花了很長時間才回歸賽場。我是在2017年9月回歸的,但4個月後,我又感到疼痛,結果又做了第二次手術。這真的很令人沮喪,而且持續了很長時間。」

  奇怪的是,第二次受到挫折的時候反而沒那麼麻煩。弗萊德薩姆表示:「很多時候我都感覺很簡單,每天我都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這是唯一管用的辦法。第一次手術後,我想盡快回歸賽場,我是如此迫不及待。但第二次手術後,我知道需要長時間的恢復,心態反而更放鬆了。」

  當沒有比賽時,弗萊德薩姆喜歡去咖啡館和餐館瞭解當地的風土人情,並且享受烹飪。她最喜歡的一道特色菜是泰國的馬莎曼咖喱,這是她在旅途中最常點的菜。弗萊德薩姆說:」我喜歡所有的新鮮香料和配菜,喜歡在家做飯。」作為體育紀錄片的愛好者,她最近在看的節目是《食、騎、贏》,講述的是知名廚師格蘭特如何為奧瑞卡-綠刃車隊準備環法單車賽期間的飲食。

  由於新冠疫情蔓延,弗萊德薩姆現在有更多的時間花在烹飪和紀錄片上。對此,德國人:「希望能重新回到賽場」。

  而當被問到2020賽季的目標時,她表示:「在賽季開始時我的目標主要就是入圍大滿貫正賽,我應該離這個目標不遠了。」德國人在里昂站後排名第106位,也是她自2017年1月以來的最高排名。

  即使目前情況並不穩定,她也沒有改變自己的長期目標:「我想達到2016年的狀態。我知道自己可以打好,但這需要耐性和保持穩定,這是我的主要目標。」

  (文/WTA)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