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位四大分衛:他只是看夠了籃框上的風景
2020年03月25日10:01

  Original 生命菌 籃球即是生命

  卡達站在板凳的末尾,當他轉向人群時,州立農場體育館里的球迷大聲高呼:“我們要文斯!我們要文斯!”

  主教練皮雅斯心領神會,在比賽早就勝負已分的情況下,讓卡達脫下了訓練服上場。特雷楊帶球過場後傳給卡達,卡達在弧頂三分線外一記干拔,鋒利的三分從不因歲月而變鈍,“唰!”,球進了。

  雖然鷹隊輸了比賽,但球迷依舊送出了如季後賽贏波般的掌聲和尖叫聲。所有的鷹隊球員都興奮地跳起來舉手慶祝,卡達也第一時間雙手合十向全場致謝。

  22年了,這真的可能是卡達最後一次的飛行之旅了。

  春光乍泄

  時光回到2000年的奧克蘭場館,卡達生涯最高光的時刻,20年前的入樽大賽:

  霹靂風車、胯下換手、掛臂入樽……他的每一個動作,都成為了深深刻進球迷記憶的經典。

  驚詫、沉寂、隨後是歡呼和掌聲,響徹天際,震撼著整座場館。他成功向世人宣告:我是這個時代的空中霸主!

  他風頭一時無兩。

  自從1998年夏天,速龍用安托萬·賈米森換來了文斯·卡達後,緊接著的是一段如今多倫多人仍唸唸不忘的時光。

  北境之國的速龍球迷在寒夜裡找到了能點燃他們激情的蓋世英雄,球隊創造了那夢幻般的00-01賽季。

  在那個常規賽,卡達如入無人之境般地砍下生涯最高的場均27.6分,帶領速龍創下了當時隊史最佳戰績的47勝35負。那年東岸準決賽大戰了7場,卡達與當賽季MVP兼得分王的艾佛遜合力上演了NBA季後賽史上最激烈的巨星對決之一,艾佛遜場均爆砍33.7分6.9助攻3.1偷球,卡達也不遑多讓,場均拿到30.4分6籃板2封籃。這一戰被後人奉為了傳說。

  傳奇的英雄總是需要強大的對手來襯托,可惜的是這次卡達成為了襯托,速龍隊距離首次進入東岸決賽就差在卡達的一個壓哨三分上。在多年後的13-14季後賽上,卡達才得以在同樣的位置用同樣的壓哨三分去拿下勝利,彌補了當年的遺憾,只是代表的球隊已不再是速龍……

  那些夢幻的經歷都在最後的日子裡化為了烏有:卡達在季後賽期間為了學位證書險些遲到比賽,引起球迷的不滿;他反對球隊的重建思路並消極比賽。最終雙方分道揚鑣,球迷當初有多愛卡達,後來就有多恨卡達。

  是錯也罷,是對也罷。當歲月衝淡了這些的恩恩怨怨,當曾經的英雄再次回到“家”(2014賽季),結局是如此美好:加拿大豐業銀行場館球迷集體起立鼓掌,卡達潸然淚下,釋懷、感恩、懷念在此刻一次性爆發了。

  唏噓傷病

  上帝總是公平的,賦予了卡達無比爆炸的身體,就會適當地給他一些缺憾——傷病。

  卡達的傷病禍根在他巔峰期間就埋下了導火線。在01賽季初,卡達因為左腿四頭肌肌腱拉傷而缺席了7場比賽,他沒想到這是的噩夢開端。

  在02賽季的二月初,同樣因為左腿四頭肌肌腱拉傷,他被迫退下火線7場,只能坐在場邊為隊友呐喊助威。二月底歸隊後,卡達時常因為疼痛和缺乏機動性而嚴重地製約了他的比賽能力。其實,卡達從來就沒有真正恢復過,傳統的熱敷、冰鎮和休息對它沒有起什麼作用。皆因比賽的號召,他強忍受著疼痛上場了。

  “我拒絕為自己找藉口,你是知道的,”他說,“就像我很久以前說過的一樣,如果我選擇了留下打球,我就會留下來繼續比賽,不管我的狀況是怎樣的。我不會尋求任何的同情。如果我受傷後繼續留下來,並且表現很好的話,就沒有人會說什麼了。”

  直到三月份,他的身體終究跟不上他的倔強了,接受左膝手術,賽季提前報銷。由於頭號巨星的缺陣,速龍無奈地在季後賽第一輪搶五決戰中輸給了活塞(當時首輪是五場三勝製)。

  到了03賽季,卡達職業生涯里最黑暗的時期來了:3次被列入傷病名單,缺席39場比賽。賽季總得分在內的11項數據創個人職業生涯新低。球隊只是取得了可憐的24場勝利,無緣季後賽。

  也拜卡達所賜,03賽季的糟糕戰績讓速龍在03大選年里挑來了下一個球隊領軍人——基斯·保殊。

  膝蓋、腳踝、肩膀等一系列傷病問題隨著年齡的增長,統統都在卡達身上出現了,他失去了彈跳、爆發力等一切和天賦有關的東西,用我們常說的一句話來形容:他,老了。卡達慢慢地從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籃球偶像,淪落到被球迷貼上“玻璃人”“易碎品”的標籤。

  但誰會想到,曾經受傷病困擾的卡達,最後成為了NBA歷史上唯一橫跨4個十年的球員。

  顛沛流離

  在最風光的時候,卡達對事業有一種“我命由我不由天”的主宰精神,但當他明白了舞台的中央不再是自己,每一次跳起無法再達到從前的高度時,他選擇了低空飛行,延緩歲月的腳步,要強調的是,他並不是向命運低頭了,而是與命運同行。

  速龍與網隊佔據了卡達前11年的時光,這也是卡達的巔峰期。在球員生涯後半段里,卡達效力了6支球隊,沒有一直球隊能效力超過3個賽季,11個賽季場均僅得9.5分,他的角色從球隊二當家變成輪換主力,再變成邊緣人,最後成為了球隊的年輕球員指導師。

  “在我的職業生涯里,我接受過很多次角色的變化,且都能接受。”卡達說到。“這就是我職業生涯如此長久的原因之一,我願意接受教練認為最好的安排,我願意接受的原因是,我真的愛著籃球。”

  在這11年間,他嚐遍了在巔峰期未有過的跌宕起伏經歷:魔術讓抓住巔峰尾巴的卡達嚐到東岸決賽的激烈,但也讓他成為了當年黃綠大戰的背景;在2000年被曝卡達與拿殊差點互換東家,但在11賽季他們成為了隊友,可惜那時的太陽過了巔峰,無緣了季後賽;去到達拉斯後,卡達在主教練卡萊爾的調教下,慢慢改變了打法,為延長生涯作了技術鋪墊;進入到灰熊後,轉型做球隊精神領袖;在帝王,卡達與戴夫-祖爾格上演了第二次的師徒合作。

  最後,落葉歸根於鷹隊,並在上賽季初宣佈:“我不想說下賽季是我的最後一個賽季,但現在改變主意已經太晚了,下賽季確實是我的最後一個賽季了。”

  輾轉六支球隊,嚐遍球場人生。

  夕陽黃昏

  每當踏上賽場,卡達就像一個音樂指揮家一樣,處於舞台的中心,演繹個人的藝術作品,享受每一次上場受球迷歡呼的夢幻感覺,享受每一次激戰後大汗淋漓的爽快,是的,只有留在NBA賽場上才能體會到這種感覺。

  卡達曾如此說:“我想說,對於任何一個超過40歲的人早上起來還要堅持運動事一件多麼難的事。當你知道有人43歲了還能在最高級別的籃球聯賽里打球時,你一定會愛上這個人。這才是我最想被記住的地方。”

  幾年前,有人勸他:“卡達,你生涯就快結束了,不如加入勇士拿一枚戒指再走吧。”但卡達卻說:“我這把年紀還站在球場上,就是因為這項運動帶給我的快樂,我現在很開心,對於總冠軍也不會過於苛求”。

  他擁有一種令人不戰而服的風骨,總冠軍自然是他非常渴望的東西,也是他生涯里最大的缺憾,但他還是按照了最初的心來走完這一段旅程,作為一個最純碎的球員來結束飛行之旅。

  作為一名22年的老將,能做不僅是場上十幾分鐘的賣力,他還能給隊友更多的精神指導,他樂於把自己的多年的經驗向年輕人傾囊相教,“作為一名運動員,我可以告訴其他隊友教練都不知道的事情,因為我知道一名運動員需要體會什麼、看到什麼以及感受什麼。”卡達說。

  在灰熊時期,卡達就經常指導新秀賈雷爾·馬田。馬田回憶道:“他經常帶我去吃飯,告訴我真正的NBA生活應該是怎樣的以及在工作中成功的關鍵。”

  回頭看一下他留下的那些令大部分球員望其項背的成就:歷史上第3的出場數,歷史第6的三分命中數,歷史第19的總得分。我們都知道,這位21世紀以來最偉大的扣將未來入選名人堂是鐵釘釘的事了。

  每躺列車總會有達到終點站的一刻,只是這一刻的到來對於卡達來說有點漫長,他只是想再看一眼籃框上的風景,而這一次,他終於看夠了。

  但任誰也想不到,22年傳奇生涯或許就這樣被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毫無徵兆地且無奈地畫上了句號。

  不管本賽季的常規賽會不會被撤銷,他都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夜晚,我真的很感謝這22年旅途中的每一個人。如果真的就這樣結束了,我仍要感謝大家這麼多年來對我的愛與支持。”

  我們見慣了他翱翔的姿勢,卻還沒有來得及接受他始終要落地的事實。我們只能自我安慰一句:從深愛開始,他的故事便永不落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